中国123国学网 国学幼儿园联盟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7826条微博

家人记录

查看: 47|回复: 1

[原典学习] 《论语·先进第十一》原文、注释、翻译与解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3 06: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篇引语】
本篇共有26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过犹不及”等。这一篇中包括孔子对弟子们的评价,并以此为例说明“过犹不及”的中庸思想;学习各种知识与日后做官的关系;孔子对待鬼神、生死问题的态度。最后一章里,孔子和他的学生们各述其志向,反映出孔子政治思想上的倾向。
【原文】
11•1 子曰:“先进(1)于礼乐,野人(2)也;后进(3)于礼乐,君子(4)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注释】
(1)先进:指先学习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
(2)野人:朴素粗鲁的人或指乡野平民。
(3)后进:先做官后学习礼乐的人。
(4)君子:这里指统治者。
【译文】
孔子说:“先学习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是(原来没有爵禄的)平民;先当了官然后再学习礼乐的人,是君子。如果要先用人才,那我主张选用先学习礼乐的人。”
【评析】
在西周时期,人们因社会地位和居住地的不同,就有了贵族、平民和乡野之人的区分。孔子这里认为,那些先当官,即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在为官以前,没有接受礼乐知识的系统教育,还不知道怎样为官,便当上了官。这样的人是不可选用的。而那些本来没有爵禄的平民,他们在当官以前已经全面系统地学习了礼乐知识,然后就知道怎样为官,怎样当一个好官。
【原文】
11•2 子曰:“从我于陈、蔡(1)者,皆不及门(2)也。”
【注释】
(1)陈、蔡:均为国名。
(2)不及门:门,这里指受教的场所。不及门,是说不在跟前受教。
【译文】
孔子说:“曾跟随我从陈国到蔡地去的学生,现在都不在我身边受教了。”
【评析】
公元前489年,孔子和他的学生从陈国到蔡地去。途中,他们被陈国的人们所包围,绝粮7天,许多学生饿得不能行走。当时跟随他的学生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孔子回鲁国以后,子路、子贡等先后离开了他,颜回也死了。所以,孔子时常想念他们。这句话,就反映了孔子的这种心情。
【原文】
11•3 德行(1):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2):宰我、子贡。政事(3):冉有、季路。文学(4):子游、子夏。
【注释】
(1)德行:指能实行孝悌、忠恕等道德。
(2)言语:指善于辞令,能办理外交。
(3)政事:指能从事政治事务。
(4)文学:指通晓诗书礼乐等古代文献。
【译文】
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有:宰我、子贡。擅长政事的有:冉有、季路。通晓文献知识的有:子游、子夏。
【原文】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译文】
孔子说:“颜回不是对我有帮助的人,他对我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评析】
颜回是孔子得意门生之一,在孔子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孔子的学说深信不疑、全面接受。所以,孔子多次赞扬颜回。这里,孔子说颜回“非助我者”,并不是责备颜回,而是在得意地赞许他。
【原文】
11•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1)于其父母昆(2)弟之言。”
【注释】
(1)间:非难、批评、挑剔。
(2)昆:哥哥,兄长。
【译文】
孔子说:“闵子骞真是孝顺呀!人们对于他的父母兄弟称赞他的话,没有什么异议。”
【原文】
11•6 南容三复白圭(1),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注释】
(1)白圭:白圭指《诗经•大雅•抑之》的诗句:“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兰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白玉上的污点还可以磨掉,我们言论中有毛病,就无法挽回了。这是告诫人们要谨慎自己的言语。
【译文】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的诗句。孔子把侄女嫁给了他。
【评析】
儒家从孔子开始,极力提倡“慎言”,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因为,白玉被玷污了,还可以把它磨去,而说错了的话,则无法挽回。希望人们言语要谨慎。这里,孔子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南容,表明他很欣赏南容的慎言。
【原文】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译文】
季康子问孔子:“你的学生中谁是好学的?”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很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没有像他那样的了。”
【原文】
11•8 颜渊死,颜路(1)请子之车以为之椁(2)。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3)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4),不可徒行也。”
【注释】
(1)颜路:“颜无繇(yóu),字路,颜渊的父亲,也是孔子的学生,生于公元前545年。
(2)椁:音guǒ,古人所用棺材,内为棺,外为椁。
(3)鲤:孔子的儿子,字伯鲁,死时50岁,孔子70岁。
(4)从大夫之后:跟随在大夫们的后面,意即当过大夫。孔子在鲁国曾任司寇,是大夫一级的官员。
【译文】
颜渊死了,(他的父亲)颜路请求孔子卖掉车子,给颜渊买个外椁。孔子说:“(虽然颜渊和鲤)一个有才一个无才,但各自都是自己的儿子。孔鲤死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我没有卖掉自己的车子步行而给他买椁。因为我还跟随在大夫之后,是不可以步行的。”
【评析】
颜渊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孔子多次高度称赞颜渊,认为他有很好的品德,又好学上进。颜渊死了,他的父亲颜路请孔子卖掉自己的车子,给颜渊买椁。尽管孔子十分悲痛,但他却不愿意卖掉车子。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大夫一级的官员,而大夫必须有自己的车子,不能步行,否则就违背了礼的规定。这一章反映了孔子对礼的严谨态度。
【原文】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译文】
颜渊死了,孔子说:“唉!是老天爷真要我的命呀!是老天爷真要我的命呀!”
【原文】
11•10 颜渊死,子哭之恸(1)。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2)人之为恸而谁为?”
【注释】
(1)恸:哀伤过度,过于悲痛。
(2)夫:音fú,指示代词,此处指颜渊。
【译文】
颜渊死了,孔子哭得极其悲痛。跟随孔子的人说:“您悲痛过度了!”孔子说:“是太悲伤过度了吗?我不为这个人悲伤过度,又为谁呢?”
【原文】
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1)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2)。非我也,夫(3)二三子也。”
【注释】
(1)厚葬:隆重地安葬。
(2)予不得视犹子也:我不能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3)夫:语助词。
【译文】
颜渊死了,孔子的学生们想要隆重地安葬他。孔子说:“不能这样做。”学生们仍然隆重地安葬了他。孔子说:“颜回把我当父亲一样看待,我却不能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这不是我的过错,是那些学生们干的呀。”
【评析】
孔子说:“予不得视犹子也”,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能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儿子那样,按照礼的规定,对他予以安葬。他的学生仍隆重地埋葬了颜渊,孔子说,这不是自己的过错,而是学生们做的。这仍是表明孔子遵从礼的原则,即使是在厚葬颜渊的问题上,仍是如此。
【原文】
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译文】
季路问怎样去事奉鬼神。孔子说:“没能事奉好人,怎么能事奉鬼呢?”季路说:“请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子回答)说:“还不知道活着的道理,怎么能知道死呢?”
【评析】
孔子这里讲的“事人”,指事奉君父。在君父活着的时候,如果不能尽忠尽孝,君父死后也就谈不上孝敬鬼神,他希望人们能够忠君孝父。本章表明了孔子在鬼神、生死问题上的基本态度,他不信鬼神,也不把注意力放在来世,或死后的情形上,在君父生前要尽忠尽孝,至于对待鬼神就不必多提了。这一章为他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做了注脚。
【原文】
11•13 闵子侍侧,訚訚(1)如也;子路,行行(2)如也;冉有、子贡,侃侃(3)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注释】
(1)訚訚:音yín,和颜悦色的样子。
(2)行行:音hàng,刚强的样子。
(3)侃侃:说话理直气壮。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孔子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样子;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样子;冉有、子贡是温和快乐的样子。孔子高兴了。但孔子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评析】
子路这个人有勇无谋,尽管他非常刚强。孔子一方面为他的这些学生各有特长而高兴,但又担心子路,惟恐他不会有好的结果。师之爱生,人之常情。孔子的这种担心,就说明了这一点。
【原文】
11•14 鲁人(1)为长府(2)。闵子骞曰:“仍旧贯(3),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4)不言,言必有中。”
【注释】
(1)鲁人:这里指鲁国的当权者。这就是人和民的区别。
(2)为长府:为,这里是改建的意思。藏财货、兵器等的仓库叫“府”,长府是鲁国的国库名。
(3)仍旧贯:贯:事,例。沿袭老样子。
(4)夫人:夫,音fú,这个人。
【译文】
鲁国翻修长府的国库。闵子骞道:“照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何必改建呢?”孔子道:“这个人平日不大开口,一开口就说到要害上。”
【原文】
11•15 子曰:“由之瑟(1)奚为于丘之门(2)?”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3)也。”
【注释】
(1)瑟:音sè,一种古乐器,与古琴相似。
(2)奚为于丘之门:奚,为什么。为,弹。为什么在我这里弹呢?
(3)升堂入室:堂是正厅,室是内室,用以形容学习程度的深浅。
【译文】
孔子说:“仲由弹瑟,为什么在我这里弹呢?”孔子的学生们因此都不尊敬子路。孔子便说:“仲由嘛,他在学习上已经达到升堂的程度了,只是还没有入室罢了。”
【评析】
这一段文字记载了孔子对子路的评价。他先是用责备的口气批评子路,当其它门人都不尊敬子路时,他便改口说子路已经登堂尚未入室。这是就演奏乐器而言的。孔子对学生的态度应该讲是比较客观的,有成绩就表扬,有过错就反对,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时又树立起信心,争取更大的成绩。
【原文】
11•16 子贡问:“师与商(1)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2)与?”子曰:“过犹不及。”
【注释】
(1)师与商:师,颛孙师,即子张。商,卜商,即子夏。
(2)愈:胜过,强些。
【译文】
子贡问孔子:“子张和子夏二人谁更好一些呢?”孔子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一些吗?”孔子说:“过分和不足是一样的。”
【评析】
“过犹不及”即中庸思想的具体说明。《中庸》说,过犹不及为中。“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这是说,舜于两端取其中,既非过,也非不及,以中道教化百姓,所以为大圣。这就是对本章孔子“过犹不及”的具体解释。既然子张做得过份、子夏做得不足,那么两人都不好,所以孔子对此二人的评价就是:“过犹不及”。
【原文】
11•17 季氏富于周公(1),而求也为之聚敛(2)而附益(3)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4)可也。”
【注释】
(1)季氏富于周公:季氏比周朝的公侯还要富有。
(2)聚敛:积聚和收集钱财,即搜刮。
(3)益:增加。
【译文】
季氏比周朝的公侯还要富有,而冉求还帮他搜刮来增加他的钱财。孔子说:“他不是我的学生了,你们可以大张旗鼓地去攻击他吧!”
【评析】
鲁国的三家曾于公元前562年将公室,即鲁国国君直辖的土地和附属于土地上的奴隶瓜分,季氏分得三分之一,并用封建的剥削方式取代了奴隶制的剥削方式。公元前537年,三家第二次瓜分公室,季氏分得四分之二。由于季氏推行了新的政治和经济措施,所以很快富了起来。孔子的学生冉求帮助季氏积敛钱财,搜刮人民,所以孔子很生气,表示不承认冉求是自己的学生,而且让其他学生打着鼓去声讨冉求。
【原文】
11•18 柴(1)也愚(2),参也鲁(3),师也辟(4),由也喭(5)。
【注释】
(1)柴:高柴,字子羔,孔子学生,比孔子小30岁,公元前521年出生。
(2)愚:旧注云:愚直之愚,指愚而耿直,不是傻的意思。
(3)鲁:迟钝。
(4)辟:音pì,偏,偏激,邪。
(5)喭:音yàn,鲁莽,粗鲁,刚猛。
【译文】
高柴愚直,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仲由鲁莽。
【评析】
孔子认为,他的这些学生各有所偏,不合中行,对他们的品质和德行必须加以纠正。这一段同样表达了孔子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思想,调和与折衷是事物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相对的、暂时的。孔子揭示了事物发展过程的这一状态,并概括为“中庸”,这在中国古代认识史上是有贡献的。
【原文】
11•19 子曰:“回也其庶(1)乎,屡空(2)。赐不受命,而货殖(3)焉,亿(4)则屡中。”
【注释】
(1)庶:庶几,相近。这里指颜渊的学问道德接近于完善。
(2)空:贫困、匮乏。
(3)货殖:做买卖。
(4)亿:同“臆”,猜测,估计。
【译文】
孔子说:“颜回的学问道德接近于完善了吧,可是他常常贫困。端本赐不听命运的安排,去做买卖,猜测行情,往往猜中了。”
【评析】
这一章,孔子对颜回学问道德接近于完善却在生活上常常贫困深感遗憾。同时,他对子贡不听命运的安排去经商致富反而感到不满,这在孔子看来,是极其不公正的。
【原文】
11•20 子张问善人(1)之道,子曰:“不践迹(2),亦不入于室(3)。”
【注释】
(1)善人:指本质善良但没有经过学习的人。
(2)践迹:迹,脚印。踩着前人的脚印走。
(3)入于室:比喻学问和修养达到了精深地步。
【译文】
子张问做善人的方法。孔子说:“如果不沿着前人的脚印走,其学问和修养就不到家。
【原文】
11•21 子曰:“论笃是与(1),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注释】
(1)论笃是与:论,言论。笃,诚恳。与,赞许。意思是对说话笃实诚恳的人表示赞许。
【译文】
孔子说:“听到人议论笃实诚恳就表示赞许,但还应看他是真君子呢?还是伪装庄重的人呢?”
【评析】
孔子希望他的学生们不但要说话笃实诚恳,而且要言行一致。在第五篇第10章中曾有“听其言而观其行”的说法,表明孔子在观察别人的时候,不仅要看他说话时诚恳的态度,而且要看他的行动。言行一致才是真君子。
【原文】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1)?”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2),故退之。”
【注释】
(1)诸:“之乎”二字的合音。
(2)兼人:好勇过人。
【译文】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有父兄在,怎么能听到就行动起来呢?”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孔子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你回答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吗?’你回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明白。”孔子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我鼓励他;仲由好勇过人,所以我约束他。”
【评析】
这是孔子把中庸思想贯穿于教育实践中的一个具体事例。在这里,他要自己的学生不要退缩,也不要过头冒进,要进退适中。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孔子针对子路与冉求的不同情况作了不同回答。同时也生动地反映了孔子教育方法的一个特点,即因材施教。
【原文】
11•23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译文】
孔子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后才逃出来。孔子说:“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原文】
11•24 季子然(1)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2)由与求之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3)矣。”曰:“然则从之(4)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注释】
(1)季子然:鲁国季氏的同族人。
(2)曾:乃。
(3)具臣:普通的臣子。
(4)之:代名词,这里指季氏。当时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译文】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算是大臣吗?孔子说:“我以为你是问别人,原来是问由和求呀。所谓大臣是能够用周公之道的要求来事奉君主,如果这样不行,他宁肯辞职不干。现在由和求这两个人,只能算是充数的臣子罢了。”季子然说:“那么他们会一切都跟着季氏干吗?”孔子说:“杀父亲、杀君主的事,他们也不会跟着干的。”
【评析】
孔子这里指出“以道事君”的原则,他告诫冉求和子路应当用周公之道去规劝季氏,不要犯上作乱,如果季氏不听,就辞职不干。由此可见,孔子对待君臣关系以道和礼为准绳的。这里,他既要求臣,也要求君,双方都应遵循道和礼。如果季氏干杀父杀君的事,冉求和子路就要加以反对。
【原文】
11•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1)夫人之子(2)。”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3)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4)夫佞者。”
【注释】
(1)贼:害。
(2)夫人之子:指子羔。孔子认为他没有经过很好的学习就去从政,这会害了他自己的。
(3)社稷:社,土地神。稷,谷神。这里“社稷”指祭祀土地神和谷神的地方,即社稷坛。古代国都及各地都设立社稷坛,分别由国君和地方长官主祭,故社稷成为国家政权的象征。
【译文】
子路让子羔去作费地的长官。孔子说:“这简直是害人子弟。”子路说:“那个地方有老百姓,有社稷,治理百姓和祭祀神灵都是学习,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吗?”孔子说:“所以我讨厌那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原文】
11•26 子路、曾皙(1)、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2)。居(3)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4)?”子路率尔(5)而对曰:“千乘之国,摄(6)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7)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8)。”夫子哂(9)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10),如(11)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12),如会同(13),端章甫(14),愿为小相(15)焉。”“点,尔何如?”鼓瑟希(16),铿尔,舍瑟而作(17),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18)春者,春服既成,冠者(19)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20),风乎舞雩(21),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22)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释】
(1)曾皙:名点,字子皙,曾参的父亲,也是孔子的学生。
(2)以吾一日长乎尔,毋以也:虽然我比你们的年龄稍长一些,而不敢说话。
(3)居:平日。
(4)则何以哉:何以,即何以为用。
(5)率尔:轻率、急切。
(6)摄:迫于、夹于。
(7)比及:比,音bì。等到。
(8)方:方向。
(9)哂:音shěn,讥讽地微笑。
(10)方六七十:纵横各六七十里。
(11)如:或者。
(12)宗庙之事:指祭祀之事。
(13)会同:诸侯会见。
(14)瑞章甫:端,古代礼服的名称。章甫,古代礼帽的名称。
(15)相:赞礼人,司仪。
(16)希:同“稀”,指弹瑟的速度放慢,节奏逐渐稀疏。
(17)作:站起来。
(18)莫:同“暮”。
(19)冠者:成年人。古代子弟到20岁时行冠礼,表示已经成年。
(20)浴乎沂:沂,水名,发源于山东南部,流经江苏北部入海。在水边洗头面手足。
(21)舞雩:雩,音yú。地名,原是祭天求雨的地方,在今山东曲阜。
(22)唯:语首词,没有什么意义。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四个人陪孔子坐着。孔子说:“我年龄比你们大一些,不要因为我年长而不敢说。你们平时总说:‘没有人了解我呀!’假如有人了解你们,那你们要怎样去做呢?”子路赶忙回答:“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常常受到别的国家侵犯,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我去治理,只要三年,就可以使人们勇敢善战,而且懂得礼仪。”孔子听了,微微一笑。孔子又问:“冉求,你怎么样呢?”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家,让我去治理,三年以后,就可以使百姓饱暖。至于这个国家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施行了。”孔子又问:“公西赤,你怎么样?”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做到,而是愿意学习。在宗庙祭祀的活动中,或者在同别国的盟会中,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赞礼人。”孔子又问:“曾点,你怎么样呢?”这时曾点弹瑟的声音逐渐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他们三位说的不一样。”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也就是各人讲自己的志向而已。”曾皙说:“暮春三月,已经穿上了春天的衣服,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去沂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来。”孔子长叹一声说:“我是赞成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个人的都出去了,曾皙后走。他问孔子说:“他们三人的话怎么样?”孔子说:“也就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曾皙说:“夫子为什么要笑仲由呢?”孔子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可是他说话一点也不谦让,所以我笑他。”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孔子说:“哪里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子说:“宗庙祭祀和诸侯会盟,这不是诸侯的事又是什么?像赤这样的人如果只能做一个小相,那谁又能做大相呢?”
【评析】
孔子认为,前三个人的治国方法,都没有谈到根本上。他之所以只赞赏曾点的主张,就似因为曾点用形象的方法描绘了礼乐之治下的景象,体现了“仁”和“礼”的治国原则,这就谈到了根本点上。这一章,孔子和他的学生们自述其政治上的抱负,从中可以看出孔子的政治理想。

该帖已经同步到中国123国学网微博 国学幼儿园加盟的微博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1
48°C
1
  • 国学幼儿园加盟
过: 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3 06: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先进第十一》原文、注释、翻译与解读

本篇谈论的是孔子对众弟子的具体评价以及鼓励和教诲。

【原文】11.1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译文】孔子说:"先学习礼乐而后做官的人,是普通百姓。后学习礼乐的人,是世袭的贵族。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就遵从前者"。

【解读】对这一章的解读各家不一,就目前我读过的书来看,我还不能完全赞同那一家的说法,于我个人而言,坦率地说我还没有完全参透孔子的原意,暂且这样理解吧。

【原文】11.2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译文】孔子说:"跟从我周游陈蔡之间受苦的学生现在都不在我身边了。道德修养好的人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和仲弓。善于辞令、口才好的有宰我、子贡。长于政事的学生有冉有和季路(子路)。文学才华突出的有子游和子夏。"

【解读】我的理解,孔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晚年回到鲁国的时候了。他带着满怀的感情回忆和他一起颠沛流离的那些学生和那些过往的岁月。有感慨、有惋惜、也有留恋,万般情感皆在心头。接下来他对自己的弟子做了一个总评,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孔门"四科十哲",这十哲也就是孔子一生的学生中最优秀的十个人。十哲的优秀不像我们今天所说的一定奖学金获得者,而是各具特色和突出长处的学生。这一点对于我们今天的教育怎样培养真正的人才很值得思考。

【原文】11.3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译文】孔子说:"颜回这个学生不是对我有帮助的人,对我所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解读】颜回是孔子最喜爱的弟子,视之如子、如生命之友,但他为什么说颜回是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呢?这里直接反映了孔子在教学过程中的一个观念,那就是"教学相长",孔子不但希望弟子能在师生之间的交流中得到提高,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在教学中有所成长。颜回好学,完全相信老师,从不提出质疑和反驳,所以,孔子就难有新的提高。从另一个方面看这对师徒关系,能够感觉到颜回对老师的虔诚信仰。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亲其师,信其言,行其道",于此,我们更可以看出颜回与孔子师生之间的笃深的感情。

【原文】11.4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译文】孔子说:"闵子骞真是大孝子啊!人们从来不挑剔和怀疑他的父母兄弟称赞他孝顺的话。"

【说明】闵子骞是孔门德行科的高材生,小孔子15岁。性格沉静寡言,为人恭谨端正,终身以修德为目标。《韩诗外传》记载这样一件事,闵子骞早年丧母,他的父亲续娶了妻子后又生了两个孩子,闵子骞的后妈对他特别不好,过冬的时候这个后妈给闵子骞做的棉衣是用芦花絮的,所以闵子骞就挨冻。又一次,闵子骞给父亲赶车,因为太冷马鞭没有拿住,掉在了地上。父亲责打他发现了其中的原因,然后他的父亲生气就要休了他的后妈。闵子骞说:"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足见闵子骞的宽容仁爱。故曰:"孝哉闵子骞,一言其母还,再言三子温"。

【原文】11.5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译文】南容经常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的诗句,孔子就把自己哥哥的女儿嫁给了他。

【解读】南容就是南宫适,白圭指《诗经·大雅·抑》中的四句诗:"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白圭的污点还可以磨掉,言语中的错误,就无法收回了。"南容叨念这句话是为了警醒自己说话做事要小心谨慎。因此,孔子赏识他,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

【原文】11.6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译文】季康子问孔子:"你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最为好学,可惜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没有像他那样好学的弟子了。"

【解读】季康子是鲁哀公时政治上最有权势的一个人。"弟子孰为好学?"这句话在《论语·雍也第六》篇中记载鲁哀公也问过,孔子的回答却多了"不迁怒不贰过"六个字。季康子这个人专横跋扈,权倾朝野,孔子不愿理他,所以问什么答什么。而对鲁哀公之问,则针对现实,意在告诫鲁哀公在三桓那里受气,不必迁怒他人,犯同样的错误。我们还可以注意《论语》中孔子对鲁哀公和季康子其他方面的答问,同样具有不同的感情色彩,也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原文】11.7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译文】颜渊死的时候,颜渊的父亲颜路要求卖掉孔子的车来为颜渊准备外椁。孔子说:"无论有无才华,对个人来说都是自己的儿子。我儿子孔鲤死的时候,也只有内棺而没有外椁。我卖掉车不能步行来替颜渊买外椁。因为我做大夫职位后是不能步行的呀。"

【解读】我一直对这一章的解读存有疑问,为什么颜路请求卖掉孔子的车为颜渊准备外椁呢?孔子的回答我也觉得理由不够充分。仍需要我们进一步体会其中的含义。

【原文】11.8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译文】颜渊死的时候,孔子说:"啊!苍天灭我啊!苍天灭我啊!"

【解读】颜渊死的时候,孔子已经是老年晚境时刻。《论语》中没有记载孔子父母离世,甚至儿子死的时候的情感表现。唯独记载了弟子颜渊死的时候,他悲恸欲绝。为什么会表现出这样的极端情感?我们要知道孔颜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师徒关系,是亦师亦友、亦父亦子、亦兄亦弟的关系,是生命想通、心灵相通的朋友,更为重要的是孔子一生的努力和探寻的学问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唯恐都系于颜回一身,文化的延续是孔子生命的根,断绝这些,孔子能不锥心的悲恸吗?

【原文】11.9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译文】颜渊死,孔子哭得过分悲恸。跟随的人说:"您过分伤心了!"孔子说"过分伤心了吗?这样的悲恸不为他还为谁呢?"

【解读】孔子为这样的一个弟子悲恸,伤心伤情,也因为这样的失去伤了身体。不全是为了师生之间的亲亲情感,更是为了文化的断续而悲。

【原文】11.10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译文】颜渊死,同学们想要以厚礼埋葬他。孔子说:"不可以这样。"他的同学还是厚礼埋葬了他。孔子说:"颜回把我想父亲那样看待,我却未能把他当儿子那样看待。不是我要这样,是那些同学要这样啊。"

【解读】理解这一章需要考虑什么是真正的尊重,世人大多会认为葬礼隆重就是对死者的尊重。然而,孔子认为对死者的尊重应该体现在对死者意愿的尊重。颜渊生前节俭,不喜欢铺排。所以,隆重的葬礼并非颜回的生前意愿,而这样做也不是孔子这样做的。

【原文】11.11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译文】子路问老师如何侍奉鬼神。孔子说:"还不能很好地侍奉现世的人,怎么能侍奉好鬼神呢?"子路说:"冒昧地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子说:"你还不知道生,又怎么能知道死呢?"

【解读】这是不断被后世研究者引用说明孔子思想认识的一章。后世大多认为孔子对鬼神存而不论,认为儒家文化关注现实人生。我却不这样看,要知道这一章记录的是孔子与子路的对话,子路的性格急躁,有些过。孔子这样回答实在是在教育子路要脚踏实地。懂得对待生死问题,是人生的一个很高境界。子路急于了解,才如此发问。在孔子的思想观念里,生死是一个大事。本来生死就是哲学的终极问题,这两者是一体的。但理解这两者需要一个过程,孔子的意思过好活着的这段时间,就自然会懂得死的问题了。

生死问题是哲学的终极问题,它包括了人生观和人死观问题。对比儒道佛三家文化就会发现,儒家持有入世的思想观念,道家持有避世的观念,佛家持有出世的观念,从这里我们就不能看出孔子之所以持有这样的认识,是因为孔子重视现实人生。这一看法与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是一致的。死是人生之外的事情,所以孔子不是认为不探讨,而是要过好现实人生,在此基础上才能探讨死的问题。对死亡的认识涉及了人的宗教信仰问题。而宗教信仰问题由于现实人生密切相关。从孔子对"学"的认识和体验来看,其路径就是"下学而上达","下学"的是人事,"上达'的是命理,没有充分的"下学"就难以真正的"上达",这正是孔子强调生的最本质原因。

【原文】11.12闵子侍侧,訚訚(yín)如也;子路,行行(hàng)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译文】闵子骞侍奉在孔子一侧,恭敬和悦的样子;子路表现出刚强的样子;冉有和子贡体现出从容不迫,侃侃而谈的样子。孔子很高兴。又说道:"像子路这个样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解读】这一章让我们看到,在孔子这个老师的周围洋溢着祥和欢欣的氛围,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这就是孔子的课堂。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孔子课堂之上的众生图,所有的学生表情丰富,生动活泼,洋溢着生命的气息。孔子随和,雍容典雅,一派师长之风。随口说出一句话点评子路的神态,不幸孔子的话一语成谶,道出了子路未来的命运。子路后来在卫国的内乱中战死,未得善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足见孔子的眼光锐利。

【原文】11.13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译文】鲁国人翻修长府。闵子骞说:"老样子,怎么样?何必改建呢?"孔子说:"这个人不轻易发表意见,一开口说话就很中肯。"

【解读】闵子骞是孔门德行科的高材生,孔子在这里高度赞扬了闵子骞的美德。

【原文】11.14子曰:"由之瑟,奚为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译文】孔子说:"仲由弹的这手瑟,怎么是我的门徒呢?"因为这个,学生们便不尊敬子路。孔子说:"子路的水平已经进入厅堂了,但还没有进入室内罢了。"

【解读】我们知道"升堂入室"是指学问或技能由浅入深,逐步达到高深的水平。孔子以琴瑟的弹奏水平来点评子路对学问的认识水平,有玩笑的成分在内,实际上可能孔子担心子路骄傲才这样说。熟料老师的一句话学生们全当真了,并因此不敬重子路。大家知道,子路是孔子弟子中最为年长的弟子之一,大家这样的态度,自然会有违孔子教育的本意。为了挽回影响,孔子就换了一种说法评价子路,既肯定了子路的进步,也指出了还有不足。促成了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和,这正是孔子教育的艺术。

【原文】11.15子贡问:"师与商也熟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译文】子贡问:"子张和子夏这两个人谁更贤能?"孔子说:"子张有些过头,子夏有些不足。"子贡接着说:"那么说就是子张要好一些了?"孔子说:"过头和不足是一样的。"

【解读】师指的是就是子张,姓颛(zhuān)孙,字子张。春秋末陈国人,小孔子48岁。商,姓卜,名商,字子夏。春秋末卫国人,小孔子44岁。这里体现了孔子所奉行的中道原则,要恰到好处,过和不及一样,都不是最好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孔子的弟子都是个性极其鲜明的人。

【原文】11.16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译文】季孙氏比周公还富有,而作为季孙氏的家臣的冉求还帮助季孙氏聚敛搜刮更进一步增加财富。孔子说:"冉求不是我的门徒,你们可以大张旗鼓地声讨他。"

【解读】《大学》篇有"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冉求虽是孔门政事科的高材生,但他帮助季孙氏搜刮民财,已经"堕落"为季氏家里的"聚敛之臣",已经成为一个不仁的"以利为利"的"小人"了。孔子非常不满冉求的行为,号召门徒讨伐冉求。有人说冉求是孔门的叛徒,也有人说孔子批评最重的就是冉求,这个问题很复杂,不能简单的就下这样的断言。但这一章确实反映了孔子反对暴敛的思想。

【原文】11.17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yàn)。

【译文】高柴愚笨,曾参迟钝,子张偏激,子路鲁莽。

【解读】柴,姓高,名柴,字子羔;参,姓曾,名参,字子舆;师,姓颛孙,名师,字子张;由,姓仲,名由,字子路。"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曾子是"质"的一面比"文"的一面要多,所以"鲁"。这四个人性格各有优长,放在一起对比又各有其短。王弼说:"愚,好仁过也;鲁,质胜文也;辟,饰过差也;喭,刚猛也。"《四书全义》说:"有其病则有其善,愚者必厚重,鲁者必诚朴,辟者才必高,喭者性必直,此皆圣门气质有偏而未为习染所坏者。愚者充以学问,鲁者励以敏求,辟者敛以忠信,喭者文以礼乐,只因其好处,克去其偏处,便可至于中庸,故语之使知自励也。"

【原文】11.18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译文】孔子说:"只有颜回差不多,可他经常缺衣短食。子贡却不相信命运去做生意,猜测行情经常很准确。"

【解读】这一章有的人把它和上一章放在一起来解读,也很有道理。单纯的理解这一章感觉有些突兀。如果将其与前一章放在一起看,孔子评价颜回的意思应该是说只有颜回的综合素质差不多,只是常常陷于精神的困顿。子贡不安于学问却热心买卖,还能经常获利。我看此章讲述的子贡,孔子有强调兴趣的意味。

【原文】11.19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译文】子张问孔子怎么做好人。孔子说:"不跟着前人的脚步走,就很难进入很高的境界。"

【解读】我理解这一章子张是向孔子讨教如何做好人、善良的人的问题。孔子给出的答案是要向圣人、伟人学习才能实现这样的愿望。事实上,一个人的成长最快速、最简洁的办法就是虚心向好人学习,这也符合孔子的"见贤思齐"的思想。回到今天来看,我们除了向身边的好人学习之外,还应该多读名人传记,这是促使自我快速成长的重要途径。

【原文】11.20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译文】孔子说:"言论笃实的人可以称许他为善人,但还要进一步判断,是真君子呢?还是伪装出来的呢?"

【解读】这一章我采用了孙钦善的解释。言论笃实得到赞许也不一定就是真君子,需要进一步的分析。实质说的是看人怎么看的问题。

【原文】11.21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译文】子路问:"听说一个道理就去做吗?"孔子回答说:"有父兄在,怎么能够听到就去做呢?"冉有也问:"听说一个道理就去做吗?"孔子回答说:"听到了就要去做。"公西华问老师:"子路问'听到了就去做吗?您的回答是有父兄在;冉有问听到了就去做吗?您的回答是听到了就去做。我很疑惑,敢问这是为什么?'"孔子说:"冉有做事退缩不前,所以我就鼓励他大胆地做;子路胆子太大,好勇争胜,所以我要约束他。"

【解读】我们说孔子是圣之时者,在这一章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同一个问题,孔子的回答就因人而异。作为老师,孔子熟悉每一个学生的个性特点,根据没人的不同特点而给予恰当的点拨和指点,这就是因材施教的做法。孔子做事从不拘泥,因人、因时、因事、因地而变,这就是智慧。

【原文】11.22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译文】孔子在匡地被围困,颜渊最后一个逃出来。孔子见到他后说:"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颜渊回答说:"您还活着,我怎么敢去死呢?"

【解读】我们可以仔细体会当时的情境,师徒在那样紧张的困境中,还能依然幽默风趣地对面对,非常难得。这其中的情感百味混杂,师生之间,环境与人之间,需要体会才能明白。

【原文】11.23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译文】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说是大臣吗?"孔子回答说:"我以为你问谁呢?原来是问仲由和冉求啊。所谓的大臣,就是以道义侍奉国君,如果行不通就辞职不干。现在仲由和冉求,只能算是具备做臣子的条件罢了。"季子然说:"那么他们是听从长上的人吗?"孔子说:"杀父弑君的人,他们是不会跟从的。"

【解读】季子然这个人是季氏子弟,孔子对季氏家族没有好感,孔子的弟子子路和冉求又在季氏手下做事,问话背后有话,孔子也是巧妙地回答。

【原文】11.24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译文】子路让子羔做费地的长官。孔子说:"这是坑害别人家的子弟!"子路说:"那里有老百姓可以治理,有社稷可以祭祀,为什么一定要读书,才算学问?"孔子说:"因为你这样狡辩,所以我讨厌巧嘴利舌的人。"

【解读】子羔,也就是高柴,是子路的小师弟,小子路21岁。孔子的为学观注重修德,但孔子认为子羔年龄尚小,还不懂得权变。而子路的令孔子极为恼火,说他是狡辩。

【原文】11.25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shěn)之。

"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而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yú),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晳后。曾晳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译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着孔子闲坐。孔子说:"不要因为我比你们年岁稍长就受拘束。平常你们总说 '没人了解我呀!'如果有人了解,你们要怎么做呢?"

子路抢先回答说:"有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两个大国之间,外有大国军队的进犯,内有灾情饥荒,如果由我来治理,等满三年,我就能使民众勇敢并且明白道义和法规。孔子微微一笑。

"冉求,你会怎么样?"冉求回答说:"方圆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地方,如果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就能让老百姓富足。至于礼乐教化,只能待君子去推行了。"

"公西赤,你呢?"公西赤回答说:"不敢说能做什么,但我愿意学习。宗庙祭祀之事,或者外交会见仪式,自己穿好礼服戴好礼帽,我愿意做个这样的小相。"

"曾点,你会怎么样?"曾点正在鼓瑟,瑟声渐渐稀落,铿的一声,放下瑟站起来回答说:"我和他们三个人想的不一样。"

孔子说:"没关系,我们不过是各自谈谈志向罢了。"

曾点说:"先在沂河沐浴斋戒,然后登上雩台,唱歌跳舞吟诵,以此奉献上苍,求得垂怜,得保风调雨顺。"

孔子感叹地说:"我赞成曾点的想法。"

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个人都出去了,曾皙留在了后面。他问孔子说:"他们三位说的话怎么样?"孔子说:"也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愿望罢了。"

曾点又问:"您为什么笑子路呢?"孔子回答说:"治理国家要靠礼让,他出言不谦让,所以我笑他。"

曾点接着问:"难道冉求说的就不是治理国家的事吗?"

孔子说:"怎么能说方圆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

曾点又问:"只有公西赤谈论的不是国家吗?"

孔子说:"宗庙祭祀,外交会见,不是诸侯国的事又是什么?公西赤说他愿意做一个小相,那还有谁能做大相呢?"

【解读】这一章是整部《论语》中较长的一章,集中谈论的是师徒五人的愿望。有述有评,人物个性鲜明,画中有画。曾点的回答很有道家的意味,儒道两家文化,很值得细细品味。

该帖已经同步到中国123国学网微博 国学幼儿园加盟的微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您再次来到 123国学网。【登录】【注册】

法律顾问|我的微博|小黑屋|中国123国学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31号 )

GMT+8, 2017-5-22 23:39 , Processed in 0.366917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中国123国学网

© 2001-2017 123guo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