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冠昏丧祭释奠等汉族基本礼仪

[复制链接]
木兮 发表于 2018-8-28 13: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木兮
2018-8-28 13:59:52 1357 0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文内容较长,请耐心读完。

摘要:冠昏丧祭释奠等汉族基本礼仪

简目:
●冠(笄)礼
●丧礼
●祭礼
●汉服基本礼仪 ●冠(笄)礼
●冠礼:
冠礼就是在男子十五到二十岁之间举行的为他束发簪缨,加冠服的仪式,以此宣告他获得了成人的资格。同时,庄重的仪式,冠服的三加也向冠者展示了华夏的形象,从而树立了他对华夏的理解与对华夏的归属感。我们认为,人所以为人者,礼义也。而礼义对于孩子是有外达内的过程,从而,由加冠而服备,由衣冠整而容体正,由容体正而颜色齐、辞令顺,然后才能礼仪备,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这便是自小而大的修为过程。所以今人视衣冠为小事,而古人却每于细微处见精神——如此,乃能为礼仪之邦啊。
综合礼记,冠礼之后,乃开始学礼,可以衣裘帛(也就是穿华美的服装,小孩怕他们败坏,所以是不准穿的),可以与人行礼(孩子行礼是根从大人的,没有自己意义),可以与人交往,接见乡党,直至继承宗庙,拜见国君……从这点上说,冠礼意味着学礼行礼的开始,意味着冠者从此进入了人生的礼仪。
1、冠服:
天子冠礼:周礼,公冠篇言:公冠礼四加,天子亦四加。五礼精义曰天子五加衮冕。汉天子四加,魏乃以天子至尊无加进之礼,故一加衮冕。唐明皆一加。
汉顺帝初加缁布进贤,再加爵弁武弁,三加通天冠。东晋用冕帻。北齐先着空顶帻,次介帻绛纱袍,次衮冕。唐初着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玉导绛纱袍,次加衮冕服。明朝先服空顶帻绛纱袍,次加衮冕服。
皇太子冠礼:家语以为四加。魏再加。宋一加。北齐再加。隋复三加。唐宋明三加。
北齐空顶帻公服加进贤三梁冠,再加远游冠。隋空顶帻远游冠,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唐初服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玉导宝饰采衣,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宋初加折上巾,再加远游冠十八梁,三加衮冕。民超一加折上巾,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
亲王冠礼:皆三加唯刘宋一加。
魏初加皮弁,次长冠,次进贤冠。唐初服双童髻,初加缁布冠,再加远游冠,三加衮冕。宋初加折上巾,再加七梁冠绯罗大袖衫,三加九旒冕青衣朱裳九章。明朝一加折上巾,再加七梁冠,三加九旒冕。
品官冠礼:唐一品至五品初加缁布冠,再加进贤冠,三品以上进贤冠三梁缨青緌(rui2)导,四品五品两梁,六品以下一梁,三加冕,一品衮冕,二品鷩冕,三品毳冕,四品絺冕,五品元冕,六品以下用爵弁。宋同唐。明则初加缁布冠,再加进贤冠,三加爵弁。
士庶冠礼:
仪礼冠服:
1、冠者初服:采衣、紒。采衣,大概深衣制,采缘(据深衣,太父母、父母皆在,纯缋,即此意也。)一说,朱红色缘。梳双丫髻,用带系起。
2、冠者加冠前:缁纚、笄。纚黑色,宽终幅(古制布幅二尺二寸,约今50厘米),长六尺。笄长尺二寸。
3、冠者一加:玄端。根据父亲身份,用玄裳、黄裳或杂裳。缁带、爵鞸。冠缁布冠,用缺项固定,加青组缨。用黑屦,青色絇(鞋头装饰,有空可串鞋带)繶(鞋底边饰)纯(鞋口边饰),边饰半寸。
4、冠者再加:皮弁服。素积(素衣、素裳),用白缁布为之。素鞸、缁带。皮弁用白鹿皮,加白色笄。配白屦,缁絇繶纯,边饰半寸。
5、冠者三加:爵弁服。丝制玄衣,纁(浅红)裳,缁带,韎鞈(赤黄色蔽膝)。爵弁外玄里红,加笄,加缁色纁边的纮。纁屦,黑絇繶纯,边饰半寸。
《开元礼》、新旧《唐书》、《宋史》的礼仪志皆不载庶人冠礼,唯《宋史》舆服志有朱子定冠礼之证。然则朱子之制亦取法前贤,其渊源待考。
宋朱子重更定,后代尊之:
1、童子服:双丫髻,也叫总角,这是最普遍的儿童发式,一般绘作左右两个发髻,但也有认为是将发髻做成两个环,发髻用朱红色锦绦扎系,这叫紒。童发式还有“鹁角”:留前发及两侧发,其余剃去,前发下垂至额,两侧头发编成辫,下垂。宋代还有童子剃发只留钱大,偏于左侧,叫“偏顶”;还有留在顶前,束以彩缯,名“鹁角”。穿四衩衫,显然这是便于活动,与童子不裘裳、不帛襦袴是相同的。童子衣一般叫采衣,该用缁布为衣,而饰以锦缘,锦一般用朱红。一说,童子衣不加腰带,但在两襟有带子系束,但明代是用带子的。采履,但明代有用白鞋。
2、初加缁布冠、深衣、大带、纳履,见《朱子家礼中的深衣详考》。宋代,好以幅巾代缁布冠。
3、再加帽子、皂衫、革带、系鞋。帽子为纱帽,或绉纱帽。宋史-舆服志说:士大夫尝好帽以乌纱,衫以皂罗,角带,系鞋,皂衫大概为直裰一类。明代用襕衫。襕衫唐代出现,以当时衣率通裁,由于古代布幅较窄,故而衣前后正中皆有缝合线,唯这类衣服于下摆处加一幅布作缘或者在膝部加一幅作装饰,像是用一条布拦断,故而称为襕。襕衫多圆领。宋史上说,襕衫用白细布,腰间有襞积。明代则所谓帽子的,用巾。也有说明代用对襟衫的(类似背子的,合领或直领),但没有图画为佐证,待考。鞋,说到系,可能是与深衣配套的黑履。
4、三加幞头、公服、革带、纳靴(四库版家礼上说用庶人用襕衫、革带,但参考《宋史》,品官自有平冕为三加,则庶人应准以公服进之)。幞头又名折上巾,有漆、纱二种,宋明公服同之,较有棱角,展脚各长一尺二寸。公服用贮纱或纱罗绢,袖长回肘,袖宽三尺(约合今一米二)。明代公服有摆,从戏曲书上看应当是连在后片上,然后在后边左右有系绳辅助固定,想来摆应当是加了衬的吧。宋代公服下摆处也有襕。革带,有的在身后左右有两块长出来的带子,叫抹布。也有执笏的。
2、仪程:
1、男子年十五至二十,父母无期丧,则可行冠礼。
2、前期三日主人告于祠堂,这里主人当为冠者祖父辈的宗子,如不行,则请冠者父辈的宗子,实在不行,则父亲主持,如果冠者是已孤的宗子,则自为主人。
3、戒宾:择朋友贤而有礼者一人。主人深衣诣其门,啜茶,一番谦逊,宾从命。如果地远,可以具书派亲戚做使者去请,宾同意后复书。
4、前一日具书宿宾。
5、陈设:设盥帨于厅事如祠堂之仪,以搭帷幄于厅事东北。若厅事无两阶,则画出来。
6、当天天初亮,设冠服。三加的服装按照一加再加三加,依次由南向北放到帷幄中的桌子上,领子朝东,在北面再放置盏盘。冠帽则各以一盘盛之,蒙以帕,以桌子陈于西阶下。长子则布席于阼阶上之东少北,西向;众子则少西,南向。宗子自冠则如长子之席,少南。
主人以下盛服就位。主人阼阶下,少东,西向。子弟亲戚童仆在其后,重行西向北上。择子弟亲戚习礼者一人为傧立于门外西向,将冠者童子装在房中,南向。若非宗子之子则其父立于主人之右,尊则少进,卑则少退。宗子自冠则服如将冠者,而就主人之位。
宾至,主人迎入升堂。宾择其子弟亲戚习礼者为赞。宾盛服至门外,东向立。赞者在右,少退。傧者入告主人,主人出门左,西向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者,赞者报揖主人,遂揖而行。宾赞从之入门,分庭而行,揖让而至阶,又揖让而升。主人由阼阶,先升,少东西向。宾由西阶继升,少西东向。赞者盥帨,由西阶升,立于房中,西向。摈者筵于东序,少北西向。将冠者出房,南向。若非宗子之子,则其父从出迎宾入,从主人,后宾而升,立于主人之右,如前。
7、三加:宾揖将冠者,将冠者出房立于席右,向席。赞者取栉,置于席左,兴,立于将冠者之左。宾揖将冠者,即席西向跪。赞者即席如其向跪,进为之栉,合紒,施掠。宾降,主人亦降,宾盥毕,主人揖,升复位。执事者以冠巾盘进,宾降一等受冠笄,执之正容,诣将冠者前,向之祝曰:“吉月令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毕福。”乃跪加之。赞者以巾跪进,宾受,加之,兴,复位,揖。冠者适房,释童子服,服深衣,加大带,纳履出房,正容南向,立良久。若宗子自冠,则宾揖之就席,宾降盥毕,主人不降。
宾揖。冠者即席,跪。执事者以帽子盘进,宾降二等受之,执以诣冠者前,祝之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谨尔威仪,淑顺尔德,眉寿永年,享受胡福。”乃跪加之,兴,复位,揖。冠者适房,释深衣,服皂衫革带,系鞋,出房立。
三加幞头,公服革带,纳靴执笏。若无官,襕衫,纳靴。礼如上,惟执事者以幞头盘进,宾降没阶受之,祝辞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赞者彻帽,宾乃加幞头。执事者受帽,彻栉入于房。
8、醮子:若为长子,则宾者改席于堂中间少西,南向。众子则仍故席。赞者酌酒于房中,出房立于冠者之左。宾揖,冠者就席右,南向。乃取酒诣席前北向祝之曰:“旨酒既清,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冠者再拜,升席,南向,受盏。宾复位,东向答拜。冠者进席前,跪祭酒,兴,就席末,跪,啐酒,兴,降席,授赞者盏,南向再拜。宾东向答拜。冠者遂拜赞者。赞者在宾左,东向少退答拜。
9、字冠者:宾降阶东向。主人降阶西向。冠者降自西阶,少东,南向。宾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曰伯某父。”仲叔季唯所。冠者对曰:“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宾或别作辞,命以字之之意亦
可。
10、宾请退。主人请礼宾,宾出就次。
11、主人以冠者见于祠堂。若冠者私室有曾祖、祖以下祠堂,则各因其宗子而见;自为继曾祖以下之宗则自见。
12、冠者见于尊长:父母堂中南面坐,诸叔父兄在东序,诸叔父南向,诸兄西向,诸妇女在西序,诸叔母姑南向,诸姊嫂东向。冠者北向拜父母,父母为之起。同居有尊者,则父母以冠者诣其室拜之,尊长为之起。还就东西序,每列再拜应答,拜者答拜。若非宗子之子,则先见宗子及诸尊于父者于堂,乃就私室见于父母及余亲。 若宗子自冠,有母则见于母如仪,族人宗之者皆来见于堂上,宗子西向拜其尊长,每列再拜,受卑幼者拜。
13、礼宾:主人以酒馔延宾,及宾赞者。酬之以币而拜谢之。币多少随宜,宾赞有差。
14、冠者遂出见于乡先生及父之执友。冠者拜,先生执友皆答拜。若有诲之,则对如对宾之辞,且拜之,先生执友不答拜。
3、要义与沿革:
自仪礼有成文,历代汉政权、汉化政权皆有礼仪行之,泽被殊俗,至今,韩国、日本,犹存遗意。冠礼之核心乃为冠者加冠,示成人也,为冠者醮酒,示行礼也。仪礼,缁布冠、玄端为成人燕居之服;皮弁、素积为朝会天子之服;爵弁、爵鞸为祭祀之服。一如宋代,深衣为通用礼服;皂衫为处士服,襕衫为进士服,表冠者之进学;公服为官服,示以学而优则仕……仪礼士冠礼曰:“无大夫冠礼……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可谓振聋发聩,惜后世未能继承……另外,由于古人删繁就简或趋于世俗,冠礼往往不确,有婚前匆匆加毕者,有两加而尽者,有三加用四方平定巾、襕衫者,亦有为诸子集体冠礼者……明代冠礼颇盛,有以学业为据者,故有弟已加冠,而兄犹总角者。明代庶人冠礼虽无网巾,但明代成年皆网巾,此与童子区别。明代有字学,专为冠礼取字用。至满清剃发后,犹有冠礼者——呜呼!三加之后便是剃头之始;礼仪之始,卒成衣冠之终……不知其详也。
附笄礼:女子许嫁,或年十五,虽未许嫁亦笄。母为主,若女子父亲为宗子,或虽非宗子而与宗子不同居,则在中堂举行笄礼;若非宗子而与宗子同居,则在私室举行。其礼仪与冠礼基本一样。只是宾要选姻亲之贤达知礼的妇人,且不需要赞者。服装历来缺少资料,唯朱子家礼中说用背子冠笄,不知是否也有三加,存疑��
●丧礼
1、丧服:
斩衰(cui1):用最粗的生麻布做,衣边散着线头,不加修饰。首绖粗约九寸,根端在左耳,然后绕过额、颈,末端压在根部上。腰绖,粗为首绖的五分之一。丧冠用一条绳子屈绕之,多余部分垂下为缨,绳是缝在冠的右侧的。冠密度六升(每升八十缕),冠前后多余部分向外缝纳。衰密度二百四十缕。用菅草做鞋,鞋两头多余部分向外缝纳。竹子做杖,高与心脏平。丧带用粗麻绞合而成。
女子斩衰:用密度四百八十缕的布做总束发,束发后留下六寸长。用做箭的竹子做笄,一尺长。髽(zhua1,去掉纚,用麻盘发),余同上。
(三年。主要是为父丧,妻为夫。从明代开始,母丧也以斩衰。)
2、齐(zi1)衰:用粗麻布做,锁衣边。首绖同斩衰腰绖,一端在右耳,从前额绕至颈后,再回到右耳,麻的末端压在麻根下,束起。腰绖再减五分之一。绖用牡麻。丧冠以略粗的布,布缨带。丧杖用桐木削制而成。丧带用布。
(三年:周代,父卒为母,母为嫡长子。唐代,为母皆三年齐衰。明代则母丧用斩衰了。)
(杖期(一年):主要是为嫁母、出母,夫为妻。)
(不杖期(一年):不用丧杖,穿麻屦。很复杂,主要为兄弟吧。)
(五月,周礼没有这一项。为曾祖父母。)
(三月,边侧缝齐,绖用牡麻。为高祖父母,为不同居的继父。)
3、大功:用粗的熟麻布做。首绖如齐衰腰绖,腰绖再减五分之一。绖用牡麻。
(九个月,首绖有缨,或七个月,无缨。周制主要为长中殇(12到19岁夭折的孩子),明制为亲戚,从略。)
(首绖有缨,丧带用布,三月后换小功,用葛制绖带,九个月除服,这是周礼特有的。)
(细而疏的麻布,既葬除服,周礼特有的。)
4、小功:用稍粗的熟麻布做。首绖如大功腰绖,腰绖再减五分之一。绖用洗过的麻。
(五个月。周礼主要为下殇(8到11岁夭折的孩子),明制为亲属。)
(三个月后换葛绖,共服五个月,这是周礼特有的。)
5、缌麻:用较细的熟麻布做,密度为朝服一半,缕细如丝,可洗之使白,但不加石灰爽滑。首绖如小功腰绖,腰绖再减五分之一。绖用牡麻。
(三月,这是为很疏的亲戚了。)
6、袒免:袒,或为肉袒。不用冠,用一寸宽的布带从颈项向上在额上相交,然后缠在发髻上。(为朋友。)
7、锡衰:经过整治爽滑的细麻布,密度是朝服一千二百缕的一半。(周礼特有,大夫吊命妇,命妇吊大夫。)
【衰衣的边幅都向外折倒一寸,裳的边幅向内折倒一寸。每幅布三褶裥。如果要缝边,则裳边向内折,衣边向外折。背上的方布(负)宽度超出领子一寸。领子宽四寸,两侧都超出胸前衰的宽度。衰,长六寸,宽四寸。上衣当腰带处,缀以布带,下垂一尺。上衣两端遮裳际的布(衽),长二尺五寸。衰衣,从领至腰二尺二寸。袖口宽尺二寸。】
仪程:
临终前就要迁往正寝,男子由男子打点,女子由女子照看。
去世后,哭,复:一人持死者生前穿过的盛装(有官用公服无官襕衫、皂衫、深衣皆可,妇人则大袖背子),从东边屋檐爬上房,站在中间,向北召唤死者,然后下来将衣服覆在死者身上,男女哭。
立嫡长子为丧主,如果死者有妻尚在则为丧主,否则以丧主之妻。以族众子弟知礼能干者护丧,并选定司书、司货。
有服之人,未冠者除外,皆去除修饰男子徒跣,将衣服前摆插入带中。诸子三日不食,近亲三餐或两餐不食。
治棺,以油杉为上,柏次之,土杉为下。其制房直,头大尾小,仅取容身即可。内外皆用灰漆,内乃用沥青溶泻,厚半寸以上,炼熟秫米灰,铺其底,厚四寸许,加七星版底,四隅各钉大铁环,动则以大索贯而举之。
讣告于亲戚僚友。
执事者以帷幄遮住死者的床,内侍者设床于尸床前,竖放,设席枕,迁尸其上,头朝南,被子盖上。挖坑。
陈袭衣,以桌子陈于堂前东壁下,领朝西,南上。幅巾一,充耳二,用白纩如栆核大,所以塞耳者也。幎目,帛方尺二寸,所以覆面者也。握手,用帛,长尺二寸,广五寸,所以裹手者也。深衣一,大带一,履二,袍袄、汗衫、裤袜、勒帛裹肚之类,随所用之多少。
沐浴饭含,侍者以热水入,主人等全部在帷外面朝北等候。侍者为死者沐发,束髻,擦拭全身,剪指甲。沐浴完的水倒入挖的坑中,掩埋。
袭,侍者设袭床于帷外,铺好席褥,枕头,方好大带、深衣、袍袄、汗衫、袴袜、勒帛、裹肚之类,然后卷起进帷中,放置浴床之西,迁尸其上,去掉病时衣服及复衣,换成新衣,但不加幅巾,未着履。
徙尸床于堂中间,设奠(脯醢、酒),各就位而哭,死者的尊长做在垫席上,其他要坐在藳席上(位子见图)。
饭含:主人脱左袖,并从前边掖入右侧腰间。从右侧用勺子喂米,并放入铜钱,然后到左侧和中间同样加米加钱。然后穿上袖子,复位。
侍者为死者加幅巾、充耳,设幎目,穿鞋,加深衣,结大带,设握手,并以被子盖好。
设灵座,以白绢为魂帛,以绛绢为铭旌,广二尺二寸,三品以上九尺,五品以下八尺,六品以下七尺,书曰:某官某公之柩,无官则随生时称呼。
此时亲友可以入哭,不过此时丧主并未成服,一般不出见。
从这一夜起,孝子要寝苫枕块——铺藳草,枕土块。期服以下的亲戚也要睡在侧室,当然男女不同房。
小敛:第二日天明,执事将小敛用的衣服用桌子陈列于堂东北壁下。以桌子于阼阶东南设奠馔与盏注,于馔东设盥洗、帨巾。以麻绳括发,裂布或缝绢绕头上,以竹木为簪。在西阶之西设好敛床,床上先铺席子,再盖以被子,然后放好横三条纵一条的用来捆扎被褥的布绞。侍者盥手,举尸,男女共助之,迁于敛床,拿去枕头,改垫叠好的衣服,把死者肩、腿、股的空隙用衣服塞满,然后用剩下的衣服盖在尸体上,要左衽,用死扣系住,然后用背子裹起,用布绞扎紧,再盖上被子。主人主妇哭、擗踊。各于别室换服,应斩衰的男子袒开上衣,用麻绳系住散发;齐衰以下有服者袒上衣,用布缠头,或用布巾。妇女以麻绳撮发,插竹木簪。迁尸床于室中。将有香炉烛台的奠案抬至灵前。主人以下哭尽哀。
大殓:翌日天明,执事者设大殓衣衾,设奠。举棺置于堂中稍西。侍者、子孙妇女一起盥手,结绞举尸,置于棺中,将死者生时所落发齿、指甲、趾甲放于棺角。有以衣物塞满空隙。然后将垂于棺外的棉被四边按照先掩足,次掩首,次掩左,次掩右的顺序覆盖。主人主妇哭尽哀,然后妇人退入幕中,主人召匠人加盖下钉。撤去大殓床,同时在灵柩以东设灵床,床上用具一如生时。再设奠如前。奠后,丧主以下各归丧次。丧次,男子在中门外选几个简陋之室,服斩衰者要寝苫枕块,不脱绖带,不与人坐,除非见母亲,否则不到中门。齐衰者寝席,大功以下不与主人同居者,既殡则归居,但要在卧房外住三个月。妇女丧次在中门之内别室或居殡侧,去帷帐衾褥等华丽者,不得无故去男子丧次。
成服:翌日天明(死后第四
日),各具丧服哭吊。成服之日,主人及兄弟方能食粥。
此后每日朝夕哭奠、上食:晨起,具服就位,长者坐哭,卑幼立哭,执事设蔬果脯醢,祝盥手焚香斟酒,主人以下再拜,哭尽哀。吃饭的时候上食。晚上祭奠如朝,但主人以下奉魂帛入就灵床。
遇初一,朝奠则用肉鱼面米食羹饭为馔。
吊丧:皆素服,幞头、衫带皆以白生绢为之。奠用香茶烛酒果,赙用钱币,具刺通名,入哭,奠讫乃吊而退。
奔丧:闻父母之丧,易服,裂布为四角束发,穿白布衫,绳带麻制,然后奔丧。望其州境、县境、其城、其家皆哭。及入门,诣柩前再拜,先换初丧之服就位哭,再变如小敛之服,再哭。后四日成服。若为得行,则为位不奠,也于闻后第四日变服。如果到家时已葬,则先到墓前哭拜。闻齐衰以下丧,为位而哭,若奔丧,则至其家而成服,不奔丧则四日成服。
治葬:三月而葬。择日开墓穴,祠后土。穿地直下为圹,布炭末于圹底,后二三寸,然后拌石灰、细纱、黄土布其上,厚二三寸。再用薄板为灰隔,内涂沥青,厚三寸许,两壁上高出棺四寸。刻志石,用石两片,前片刻“某朝某官某公之墓”,无官者刻“某君某甫”,妇人,夫在则刻“某朝某官姓名某封某氏之墓”无封称妻,无官书夫姓名。夫亡刻“某官某公封某氏”无官称“某君某甫妻某氏”。另一块书籍贯、仕途,及立碑人。
造明器:刻木为车马、仆从、侍女各执奉养之物,比真的要小。五六品可做三十个,七八品二十个,非朝官十五个。还做小的床帐、茵席、桌椅之类,也要比平日小。用竹制器皿苞(盛脯)、筲(shao1,盛五谷),还有个什么盛酒脯醢。
大举(就是盛灵柩的,用来抬的东西):丧车要牢固,用长杠,长杠上加伏兔,附杠处为圆凿。另用小方床载柩,足高二寸,旁立两柱,接近上端处更加方凿,加横扃,扃两头往外出,再加小扃。杠两头施横杠,杠上施短杠,短杠可再上加小杠,多做新麻大索,以扎紧。一般来说,这样再以衣覆棺就可以了。但也可以用竹为格子,扎出亭子一样,结彩设帷幔,四角垂流苏。但不要太高,若道路远,则不应当如此,但要多用油单裹柩,以备雨水。
翣:以木为框架如扇子状,方两角,广二尺,高二尺四寸,裹以白布,柄长五尺,布上分别画黼、黻、云气,边缘皆画云气。
做主:用栗木,底座方四寸厚一寸二,凿洞受主身。主身高一尺一寸,宽三寸,后一寸二分,上五分削为圆,从顶量出一寸刻出深四分的颔,从颔下正中,开出长六寸宽一寸,深四分的陷中。在距顶三寸六分的位置,从两侧开窍,圆径四分,其下端具底座七寸二分。正面涂粉。
迁柩前一日,设馔如朝奠,北面跪,告以迁柩。役者入,妇人退避,主人揖杖立。祝以箱奉魂帛先谒祠堂,执事奉奠及桌椅、铭旌,役者举柩入,主人以下从哭,男子由右,妇人在左,哭尽哀。
然后迁柩于厅事,头朝南,过程大体同上。
亲宾致奠赙(钱)。
陈器:方相在前,冠服如道士,执戈扬盾。后边跟着用床抬明器的,然后是铭旌,奉魂帛、香火的灵车,大举,旁有翣。
日脯时设祖奠,告知永迁。
遣奠:翌日天明,迁柩,纳入大举中。然后遣奠,祝奉魂帛升车,焚香。
发引:方相等前行,如陈器之序。主人以下男女哭,徒步。尊长在后,五服亲戚又次之,宾客又次之。途中,遇哀则哭,亲宾在道旁设幄祭奠。
下棺:执事先行设灵幄,在墓道西南设桌椅,在灵幄前十数步,设男东女西的场所,皆南向,在灵幄后,圹西设妇人幄。方相至,以戈击圹四隅。明器等至,陈于圹东南,北上。灵车至,祝奉魂帛就幄,主箱也放在帛后,于是设酒菜脯醢。柩至,执事者提前在圹南布席,柩在于席上,头朝北。去杠,取铭旌置柩上。主人等男子立圹东,西向;主妇等妇女立圹西,东向,皆北上,哭。宾客拜辞而归。
下棺:先用木杠置圹内灰隔上,用索四条穿柩底环上(无环则兜棺底),不打结,以细布如生绢一类兜棺底,顺下圹,索抽出,而布留下。主人以玄六纁四各长一丈八尺,贫家则用练带,置于柩旁,再拜稽颡,在位者皆哭尽哀。其他金玉之类,不许入圹。埋棺,先加灰盖,涂以油灰,然后少灌沥青,这样大约厚三寸许,乃加外盖,如前治圹时,先用搅拌的料填好,再加炭灰,然后以酒洒之,然后小心地填土。下土,每下一尺便小心夯室,但勿令振动柩中。祠后土于墓左。填土一半时,藏明器于侵房,以板塞门。在圹内近南布砖一重,置志石于其上,然后以砖四面围起。然后下土,高出地面尺许,并夯实。然后主人盥手于灵座前题主。奉神主升车,魂帛箱在后。执事撤灵座遂行。
坟高四尺,立小石碑于其前,亦高四尺,座高尺许。
反哭:主人以下奉灵车,沿途行哭,望门即哭,祝奉神主入置于灵座,主人以下哭于厅事,至灵座前哭。有吊者,拜之如初。此时,期、九月丧者可以饮酒食肉,但不得宴乐,小功以下异居者回家。
虞祭:奠之于中午,如果墓远,当天就行,如果墓很远,就在旅馆中虞祭。主人以下皆沐浴,如果时间来不及,也要擦洁。执事者陈器具馔,祝出神主于座,主人以下皆入哭。然后降神、进馔、初献、亚献、终献、侑食,主人以下皆出,阖门,启门,入哭辞神,祝埋魂帛——以上程序大略同于祭礼(详后),然后不在朝夕设奠。乙丁巳辛癸为柔日,遇柔日再虞,甲丙戊庚壬为刚日,遇刚日三虞。
卒哭:三日后遇刚日卒哭,前一日具陈器具馔,其他礼入虞祭,从此日夕间哀至不哭。主人兄弟疏食水饮,不食菜果,寝席枕木。
袝:卒哭明日而袝,天将明,设菜果酒馔,天初明,主人哭于灵座前,行祭礼。
小祥:自丧至此,不计闰为十三月。前一日主人以下沐浴,陈器具馔,设次陈练服。男子以练服,去首绖负版、辟领衰。妇人截长裙,不令曳地。应服期者改吉服。天将明,设蔬果酒馔,天初明,入哭,然后出易服如上,复入哭,然后行三献礼。从此唯初一十五未除服者哭。从此可以吃菜果。
大祥:至此不计闰为二十五月。前一日沐浴具馔,陈禫(dan4)服:男子,垂脚黑纱幞头,黑布衫,布裹角带。妇人冠梳假髻,以鹅黄、青碧、皂白为衣履。金珠红绣皆不可用。乃告迁于祠堂,天初亮,行事入小祥之礼。毕,祝奉神主入祠堂,撤灵座,断杖并弃之,奉迁主埋于墓侧,始饮酒食肉,复寝室。
禫(平安之意):大祥之后一月而禫,前一月下旬卜日,前一日沐浴设位,陈器具馔。天将亮,行事如大祥之仪��
●祭礼
古代的吉礼基本都可以归入祭礼,程序大体上看也是接近的,这里只展开家祭礼。家祭的情况:四时祭,继始祖之宗于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初祖以下高祖以上之祖),继祢之宗以上季秋祭祢(父亲),忌日,墓祭。此处只以四时祭为例:
前一月下旬卜日,定一个丁日或亥日:主人盛服立于祠堂中门外,西向,兄弟立于主人之南少退,北上,子孙立于主人之后,同辈西向,北上。置桌子于主人之前,设香炉、杯珓(占卜工具,分为两半,看掷出的情况判断)香合、盘于其上,主人搢笏,焚香,纁珓而掷于盘,以一俯一仰为吉,若吉则定为上旬,不吉则卜中旬,中旬又不吉则直接取下旬。既得日,祝开中门,主人以下北门立,再拜,主人升,焚香再拜。祝执辞跪于主人之左,读曰:孝孙某将以来月某日,祗荐于祖考,卜既得吉,敢告。用下旬日则不言卜既得吉。主人再拜,降复位,与在位者皆再拜,祝阖门,主人以下复西向位。执事者立于门西,皆东面,北上,祝立于主人之右。命执事者曰:孝孙某将以来月某日,祗荐与祖考。有司、执事应诺,乃退。
前三日斋戒。
前一日设位陈器:主人帅众男子着深衣,与执事洒扫洗拭桌椅,勿令洁净,设高祖考妣牌位于堂西北壁下,南向,考在西,妣在东,各用一桌一椅而并在一起。曾祖考妣、祖考妣、考妣以次而东,皆如高祖之位,世各为位,不相接。袝祭的牌位皆于东墙,西向,北上,或两边相向,尊者居西,妻以下则于阶下。设香案于堂中,置香炉、香合于其上,于香案前及每位前地上设茅沙,设酒架于东阶上,设桌子于其东,设酒注一,酹酒盏一,盘一,受胙盘一,匕一,巾一,茶合、茶筅、茶盏、托盘、碟、醋瓶于其上。设火炉、热水瓶、香匙、火箸于西阶上,别置桌子于其西,设祝版于其上。设盥盆、帨巾各二于阼阶下之东,其西设台架,再设陈馔大床于其东。
主人帅男子着深衣省牲,主妇帅妇人着背子洗祭器,具祭馔。每位果品六,菜及脯醢各三品,肉鱼、馒头、糕各一盘,饭各一碗,肝各一串,肉各两串。
天将明,设蔬果酒馔:着深衣,盥手,南端蔬菜、脯醢相间,然后盏盘、醋碟于北,盏西碟东,匙箸居中。设玄酒及酒各一瓶于架上,取井花水充于酒之西。在炉中烧炭,瓶中灌满水。主妇服背子,炊馔,领极热,以盒盛出,放东阶下大床上。
天初明,奉神主就位:主人以下各盛服盥手帨手,至祠堂前,男子序立如告日之仪,主妇西阶下,北向立,主人有母则特位于主妇之前,诸伯叔母,诸姑继之,嫂及弟妇、姊妹在主妇之左,其长于主母、主妇者皆少进,子孙妇女、内执事者在主妇之后,同辈皆北向,东上。主人升自阼阶,搢笏焚香,出笏,告:孝孙某,今以仲春之月有事于皇高祖考某官府君,皇高祖妣某封某氏袝食
,敢请神主,出就正寝,恭伸奠献。搢笏,敛椟,正位、袝位各置一笥,各以执事者一人捧之,主人出笏,前导,主妇从后,卑幼在后,回至正寝,至于西阶桌子上,主人搢笏启椟,奉诸考神主出就位,主妇盥帨升,奉诸妣神主如上,其他袝位,则有弟子一人奉之。既毕,皆降复位。
参神:主人以下叙立如祠堂之仪,立定再拜,若尊长老疾者,休于他所。
降神:主人升,搢笏,焚香,出笏,稍退立。执事者一人开酒取巾,拭瓶口,实酒于注,一人取东阶桌上盘盏,立于主人之左,一人执注立于主人之右,主人搢笏跪,奉盘盏者亦跪进盏盘,主人受之,执注者亦跪斟酒于盏中,主人左手执盘,右手执盏,灌于茅沙上,以盘盏授执事者,出笏,俛伏,兴,再拜,降复位。
进馔:主人升,主妇从之,执事者一人一盘奉鱼肉,一人以盘奉米面食,一人一盘奉羹饭从升,至高祖位前,主人搢笏,奉肉奠于盘盏之南,主妇奉面食奠于肉西,主人奉鱼奠于醋碟之南,主妇奉米食奠于鱼东,主人奉羹奠于醋碟之东,主妇奉饭奠于盘盏之西,主人出笏,以次设好正位,使诸子弟妇女各设袝位,皆毕,主人以下降复位。
初献:主人升,诣高祖位前,执事者一人就酒注,立于其右,主人搢笏奉高祖考盘盏位前,东向立,执事者西向斟酒于盏。主人奉之,奠于原处。然后奉高祖妣盘盏,如上。出笏,位前北向立,执事者二人奉高祖考妣盘盏立于主人之左右,主人搢笏,跪,执事者亦跪,主人受高祖考盘盏,右手取盏,祭之茅上,以盘盏授执事者,送回原处。受高祖妣盘盏亦如之,出笏俛伏,兴,稍退立。执事者炙肝于炉,以碟盛之,兄弟之长一人奉之,奠于高祖考妣前匙箸之南。祝取版,立于主人之左,跪读曰:维年岁月朔日,子孝元孙某官某敢召告于皇高祖考某官府君,皇高祖妣某封某氏,气序流易,时维仲春,追感岁时,不胜永慕,敢以洁牲柔毛,菜盛醴斋,祗荐岁事,以某亲某官府君某亲某封某氏祗食,尚飨。毕兴。主人再拜,退诣诸位,献祝如初,每位读祝毕,即由兄弟众男之不为亚献、终献者,以次分诣本位,酌献如仪,但不读祝。献毕皆降,复位,执事用其他的器皿撤酒和肝,盏放回原处。
亚献:主妇为之,诸妇女奉炙肉及分献如初献仪,但不读祝。
终献:兄弟之长男或亲宾为之,众子弟奉炙肉及分献如亚献礼。
侑食:主人升,搢笏,执注就斟,诸位之酒皆满,立于香案之东南。主妇升,把匙插入饭中,柄朝西,正放箸,立于香案之西南,皆北向,再拜,降复位。
阖门:主人以下皆出,祝阖门,若无门,即降帘。主人立于门东西向,男子在其后。主妇立于门西东向,妇人在其后,如有尊长,则稍休息于他处。
启门:祝咳三声,乃开门。主人以下皆入,尊长亦入。主人主妇奉茶分进于考妣之前,袝位使诸子弟妇女进之。
受胙:执事者设席于香案前,主人就席,北面,祝诣高祖考前,举酒盘盏诣主人之右,主人跪,祝跪,主人搢笏受盘盏,祭酒,啐酒,祝取匙和盘,从祭祀的诸位那里各取一点饭,以奉主人之左。祝福曰:祖考命工祝承致,多福于汝孝孙,使汝受禄于天,宜稼于田,眉寿永年,勿替引之,主人置酒于席前,出笏,俛伏,兴,再拜,搢笏,跪受饭,尝之。实于左袂,挂袂于小指,取酒卒饮,执事者受盏,自右置注旁,受饮自左也同样。主人执笏,俛伏,兴,立于东阶上,西向祀,立于西阶上,东向告利成,降,复位,与在位者皆再拜,主人不拜,降复位。
辞神:主人以下皆再拜。
纳主:主人主妇升,奉主纳椟中,主人以笥敛椟,奉归祠堂如来时仪。
撤:主妇回来,监督撤酒,酒要倒入瓶中并封口,即所谓福酒。果蔬肉食皆入燕器中。主妇监督洗涤祭器,并归藏。
馂:主人监督分祭品和酒,并令仆人携书带给亲友,这就是归胙。然后设席,男女异席。尊长坐于一列南面。自堂中,东西分,若一人则当中而坐,其余以次相对分东西向。尊者一人先就座,众男叙立,一辈为一行,东为尊,皆再拜。子弟之长者一人少进,立执事者一人执注立于其右,一人执盘盏立于其左,献者搢笏,跪,受注斟酒,反注受盏,祝曰:祀事既成,祖考嘉飨,伏愿某亲,倍膺五福,保族宜家。授执盏者,置于尊者之前,长者出笏,尊者举酒,长者俛伏兴,退复位,与众男皆再拜,尊者命取注及长者之盏置于前,自斟之,祝曰:祀事既成,五福之庆,与汝曹共之。命执事者以此就位,斟酒皆遍。长者进,跪受饮毕,俛伏,兴,退立,众男进,揖,退,立饮。长者与众男皆再拜。诸妇女献女尊长于内如众男之仪,但不跪既举。乃就座荐肉食,诸妇女诣堂前献男尊长寿,男尊长酢之。众男诣中堂献女尊长寿,女尊长酢之。乃就座,荐面食。内外执事者各献内外尊长寿而不酢,遂遍为在坐者斟酒,大家皆具备,执事者再拜,退,遂荐米食。然后泛行酒。祭祀用酒馔不足,就用别的酒馔补上。将撤宴,主人颁胙于外仆,主妇颁胙于内执事者,遍及所有人,受者皆再拜。乃撤席��
古代礼仪
【朝仪】古代帝王临朝的典礼。按规定:天子面向南,三公(太师、太傅、太保)面向北以东为上,三孤(少师、少傅、少保)面向东以北为上,卿大夫面向西以北为上,王族在路门右侧,面向南以东为上,大仆大右及大仆的属官在路门左侧,面向南以西为上。朝仪之位已定,天子和臣子行揖礼,礼毕退朝。後世也称人臣朝君之礼仪为“朝仪”。
【朝聘】古代宾礼之一。为诸侯定期朝见天子的礼制。诸侯朝见天子有三种形式:每年派大夫朝见天子称为“小聘”;每隔三年派卿朝见天子为“大聘”;每隔五年亲自朝见天子为“朝”。
【朝觐】古代宾礼之一。为周代诸侯朝见天子的礼制。诸侯朝见天子,“春见曰朝,秋见曰觐”,此为定期朝见。春秋两季朝见天子,合称为朝觐。
【揖让】一指古代宾主相见的礼节。揖让之礼按尊卑分为三种,称为三揖:一为土揖,专用於没有婚姻关系的异姓,行礼时推手微向下;二为时揖,专用於有婚姻关系的异姓,行礼时推手平而置於前;三为天揖,专用於同姓宾客,行礼时推手微向上。一指禅让,即让位於比自己更贤能的人。
【长揖】这是古时不分尊卑的相见礼,拱手高举,自上而下。
【拱】古代的一种相见礼,两手在胸前相合表示敬意。《论语 · 微子》中有这样的记载:“子路拱而立。”
【九拜】我国古代特有的向对方表示崇高敬意的跪拜礼。《周礼》谓“九拜”:“一曰稽首,二曰顿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动,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肃拜。”这是不同等级、不同身份的社会成员,在不同场合所使用的规定礼仪。
【顿首】古时一种拜礼,为“九拜”之一,俗称叩头。行礼时,头碰地即起。因其头接触地面时间短暂,故称顿首。通常用於下对上及平辈间的敬礼,如官僚间的拜迎、拜送,民间的拜贺、拜望、拜别等。也常用於书信中的起头或末尾,如丘迟《与陈伯之书》:“迟顿首。陈将军足下无恙,幸甚幸甚……丘迟顿首。”
【稽首】古代的拜礼,为“九拜”之一。行礼时,施礼者屈膝跪地,左手按右手,拱手於地,头也缓缓至於地。头至地须停留一段时间,手在膝前,头在手後。这是九拜中最隆重的拜礼,常为臣子拜见君王时所用。後来,子拜父,拜天拜神,新婚夫妇拜天地父母,拜祖拜庙,拜师,拜墓等,也都用此大礼。
【再拜】先後拜两次,表示礼节之隆重。旧时书信末尾也常用“再拜”,以表示敬意。
【膜拜】古代的拜礼。行礼时,两手放在额上,长时间下跪叩头。原专指礼拜神佛时的一种敬礼,後泛指表示极端恭敬或畏服的行礼方式。今人多用“顶礼膜拜”形容对某人崇拜得五体投地。
【折腰】即拜揖。鞠躬下拜,表示屈辱之意。《晋书 · 陶潜传》载:陶渊明曾为彭泽县令,州郡派督邮巡视至县,县吏劝陶束带迎见,他感叹地说:“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後来引申为倾倒、崇拜。
【跪】两膝著地,挺直身子,臀不沾脚跟,以示庄重。如《廉颇蔺相如列传》:“於是相如前进瓿,因跪请秦王。”
【坐】古代席地而坐,坐时两膝著地,臀部贴於脚跟。为了表示对人尊重,坐法颇有讲究:“虚坐尽後,食坐尽前。”“尽後”是尽量让身体坐後一点,以表谦恭;“尽前”是尽量把身体往前挪,以免饮食污染坐席而对人不敬。
【座次】古时官场座次尊卑有别,十分严格。官高为尊居上位,官低为卑处下位。
古人尚右,以右为尊,“左迁”即表示贬官。《廉颇蔺相如列传》:“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
古代建筑通常是堂室结构,前堂後室。在堂上举行的礼节活动是南向为尊。皇帝聚会群臣,他的座位一定是坐北向南的。因此,古人常把称王称帝叫做“面南”,称臣叫做“面北”。
室东西长而南北窄,因此室内最尊的座次是坐西面东,其次是坐北向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是坐东面西。《鸿门宴》中有这样几句:“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项王座次最尊,张
良座次最卑。
【席次】古代宴会席次,尊卑很有讲究。一般筵席用的是八仙桌,桌朝大门,其位次如下:位尊者居前,8是主人席位。如果客多,可设两桌、三桌或更多,有上桌与散座的区别:上桌与单席的位次相同,散座则不分席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木兮
注册会员给TA私信

查看:1357 | 回复:0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 )
Copyright © 2009-2018 123guoxue.com   Powered by 123国学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