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典学习] 《论语》雍也篇

[复制链接]
白澈 发表于 2019-5-4 12:57:18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澈
2019-5-4 12:57:18 378 29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文: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翻译: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啊,可以让他去做一个部门或一个地方的长官。”

解读:
在本章中,孔子给予自己的弟子冉雍以极高的评价,说他有堪为诸侯的治国之才,那么,冉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历史上关于他的事迹记载不多,只知道他做过鲁国权亞季氏私邑的长官。治政期间,他“居敬行简",王张“以德化民”,收到不错的效果。但是,这个官职他仅仅做了三个月。因为季氏聘他仅仅看中他的名声,用作政治花瓶,而不是真心用他做管理,所以对他的建议和主张并不采纳。看清形势以后,冉雍便辞去职务,继续跟随老师修身进学。在孔子去世后,唯恐圣道失传,他与闵子骞等共同编撰《论语》。他自己还单独著有《敬简》六章,可惜在秦朝焚书时散佚了。

在孔门弟子之中,冉雍以德行著称,为孔门十哲之一。除了这些评价,据说孔子在临终之时还曾对弟子说:“贤哉雍也,过人远也。,后来,战国大儒荀子对他很推崇,把他与孔子相提并论,说他:“通则一天下,穷则独立贵名,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桀跖之世不能污,非大儒莫之能立,仲尼、子弓是也。”可见,冉雍确实是孔门德行卓著的高徒。

撇开冉雍不谈,通读《论语》我们会发现,在很多时候,孔子总是大力赞美自己的弟子,不遗余力地向社会、向当政者推荐他们,这与孔子一向低调谦和的风格不太相符。孔子为什么要这样做,其目的何在?仔细分析,我们会发现,孔子的这个做法背后大有文章。我们都知道,孔子一生修德求学,最终的目的是一展才华,在各国推行自己的政治王张,使天下太平。但是,周游列国十多年,孔子处处碰壁,不仅政治主张备受冷遇,有时甚至有性命之忧。孔子彻底明白,自己的政治抱负在有生之年已是无法实现了,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弟子,由他们发扬自己的学说,推行自己的主张。此乃孔子曲线从政的道路,是孔子的无奈,也是他超越跬的长远智慧。

孔子的做法启迪我们,做事不要一条胡同跑到底,此路不通,就改走他途。要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同样的事情,我们可以采用不同的方法解决。坚持不懈虽然很重要,但是当你选择的万向是错误的时候,就应果断地放弃这条“死胡同”,选择一条更加适合自己、更有前途的路走。而且,当你在那条“死胡同”上摔得遍体鳞伤、跌得头破血流,却依然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没必要固执地坚持下去。此路不通就换条路,说不定你想要的就在新的征程上等着你呢!就像孔子,从政之路堵死以后,他毅然投身到教育事业当中,通过栽培弟子,将自己的王张发扬光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4 12:58:22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4 12:58:22 看全部
原文:
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翻译:
仲弓问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个人不错,他办事简约:”仲弓说:“如果态度严肃认真,而办事简约不烦,这样来治理百姓,不也可以吗?如果态度马虎粗疏,办起事来又简约,那不是太简单了吗?”吼孔子说:“你的话很对。”

解读:
在本章中,冉雍请孔子对桑伯子作些点评,孔子说桑伯子的成功主要依靠的是“简",意在赞美其政令简明而不扰民,为人豁达而不拘小节。孔子对于桑伯子的评价只涉及到了为政方面,而冉雍的发问则是将为人处世的态度牵涉进去,孔子对此还是比较赞许的。

我们先来谈谈为政之简。所谓为政,就是官员治理国家或治理地方。表面上看,一个社会有着极为复杂内部结构,存在着种种利益冲突,其中的各种问题更是千头万绪,似乎需要极为复杂的治理机构来管理,但事实并非如此。秦朝崩溃以后,刘邦起义军攻人咸阳。为了稔定地方,刘邦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与秦朝烦琐细密的法律与数以万计的法条相比,刘邦的法令简单得不值一提。但是,这个简明法令却受到关中父老的热烈欢迎,得到了百姓坚定的信任、拥护和支持。正是得益于法令的简明和百姓的支持,刘邦最终夺得天下。约法三章之所以取得良好的效果,固然得益于特殊的历史条件,但是区区三条法令却能稳定已经陷于混乱的社会秩序,足以说明社会根本不需要太过繁密的法律条文。孔子之所以肯定“简政”,就是出于类似认识。

在西方管理界有这样一句话:管理者爱复杂,因为复杂让经理人觉得工作起来乐趣无穷。因此,管理层总愿意把管理程序设计得尽可能的庞杂,尤其是当企业取得了一些发展和成就时,这些人就会忙着让企业变得史复杂。因为只有把组织搞复杂,制定出细密烦琐的管理制度,领导者和管理者才会有事可做,虽然这一切大可不必。企业如此,社会管理更是如此。各级各类的官员,更倾向于制定各种法令制度,以显示自己的管理价值,或者利用复杂的乃至相互矛盾的律令来为自己谋取私利。也就是说,复杂的法令和制度有利于官员们的团体利益,而不利于社会的整体利益。政令简明则相反,有利于社会的整体利益,而对官员和管理者的团体利益不利。

这就牵扯到第二个问题,也就是冉雍所说的“居敬',。作为官员,最大的美德是“敬''。官员之''敬”,是指能够理解自己职位设置的由来、本意以及做好本职工作的原则和标准。也就是说,每个官员都应该明白,职位的设置本意是协调社会关系、减少社会摩擦和矛盾,以增大社会福祉。做好本职工作的标准是减少社会运作成本,使社会利益最大化。显然,要达到这样的目的,符合这样的原則,必须忘掉个人私利,简化所有的办事程序。这便是'恬敬而行简”。为了自己偷懒省事,对治下事务不管不问,这就是“居简而行简”,是应该受到批评的。几千年前,冉雍能有这样的认识,说明他本人具有关爱社会的高尚情怀和认识问题的超人智慧。由此可见,他得到老师的高度赞誉,绝非浪得虚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4 12:59:08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4 12:59:08 看全部
原文: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翻译:
鲁哀公问:“你的学生中谁最爱好学习?”孔子回答说:“有个叫颜回的最爱学习。他从不迁怒于别人,也不犯同样的过错。只是他不幸短命死了。现在没有这样的人了,再也没听到谁爱好学习的了。”

解读:
孔子在本章中深深赞许了颜回的好学。颜回的好学不仅仅指他爱好学习,而且还包括他不迁怒、不贰过的心性修养。自己有了过失而不反省修正,反而怨恨别人,就是迁怒,是人所共有的逃避心理。对自己同样的过错照旧再犯而不思改正,或者对他人犯过的过失不加借鉴,自己也犯,是为贰过,这同样是人所常犯的。但颜回却能做到不迁怒、不贰过,可见他的德行、涵养极深。而他有此涵养,是由于他的好学。所以孔子在他英年早逝后悲恸至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4 12:59:59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4 12:59:59 看全部
原文: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翻译:
子华出使齐国,冉有替子华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小米。孔子说:“给她六斗四升。”冉有请求冉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她二斗四升。”冉有却给了她八百斗。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骑肥马,穿着又轻又暖和的皮袍。我听人说:君子应该救济有紧急需要的穷人,而不应该给富人添富。”

解读:
孔子以'七爱"为出发点,提出了“君子周急不继富"的观点。在他看来,最需要帮助的人是那些穷人,而不是那些富人。当你接济穷人的时候,就好比是“雪中送炭”,救人于危难之间,能真正起到作用。如若你去接济富人,充其量只是锦上添花,没有什么意义。而且,有些“锦上添花"的事,完全是趋炎附势,还不如雪中送炭,给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带去一些实际帮助的好。所以,孔子认为雪中送炭还是君子应当具备的美德。

在北宋年间,有一年的雪非常大,天气也是异常地寒冷。当时的宋太宗赵光义突然想起了穷苦的老百姓,在如此环境下,生活质量定极为恶劣。想到这些后,他马上召集官员,派人准备好粮食和木炭给京城的那些穷苦人和孤苦伶仃的老人送了过去,以保证他们能有饭吃,有木炭取暖。别看这件事情不大,但却为宋太宗赢得了民心,稔固了自己的统治。

现代社会上,许多人却喜欢锦上添花,不惜重金去巴结讨好权贵,目的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像这些被巴结的权贵,若是他们真的敢说穷的话,那么他们也是道德的“穷人”,最应恶补的就应是道德和良心,而不应是物质上的接济。

另外,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应当及时。不要等到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才假惺惺地跑出来,说自己没能赶上,此时冉摆马后炮又有什么意思呢?庄子曾经讲过一个“氵固辙之鲋"的寓言,他说自己曾经遇到一条东海来的小鱼,独自躺在干涸的车辙之中。他出于好奇地问道:“小鱼,你想干什么啊?,小鱼说:'称能给我点水,让我活下去吗?,'庄子回道:“可以,不过你得我等先去劝说吴、越两国的国君,让他们引西江水来救你,你看行吗?,小鱼十分气愤地道:“我现在只需一点水便可活下去,若是照你说的那样,我早就变成鱼干了,还等你来接济吗?,'这则寓言就是在告诉我们,若是你想帮助别人的话,就应及时地做出行动。除非你是不想施以援手,才会故意拖沓。

总之,大家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应当看看对方是否真的需要。就像孔子教训冉有的一样,自己不是不想接济公西赤的母亲,而公西赤也并非没有能力养育老母,这种情况下的接济就显得有些多余,还不如拿着粮食去周济一下身边更需要的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4 13:04:59 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4 13:04:59 看全部
原文: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翻译:
原思做了孔子家的总管,孔子给他报酬小米九百斗,他推辞不要。孔子说:“不要这样推辞!多余的就给你的邻里乡亲吧!”

解读:
此章和上一章一样,都反映了孔子处理钱财的态度,自己有所富余,便去周济邻里乡党中穷困的人。原思为孔子的弟子,他做孔子的家臣,孔子给他九百斗粟的俸禄。原思生活简朴,要不了那么多,就加以推辞。孔子便体贴地教导他将多余的粮食分给乡里邻居,因为君子在独善之后,有能力还应该去兼善他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白澈
国学会员给TA私信

查看:378 | 回复:29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