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典学习] 《论语》泰伯篇

[复制链接]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澈
2019-5-7 12:49:32 188 20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原文: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翻译:
孔子说:“泰伯,那可以说是道德最崇高的人了。他多次把社傻辞让给季历,人民简直都找不出恰当的词语来称颂他。”

解读:
泰伯是周文王姬昌的伯父。为了让才大德高的姬昌有机会治理国家,他多次让出自己应得的王位。这种只为天下苍生计,而不为个人功名富贵的让贤之举,堪称至德。孔子对这种美德非常推崇,在多个场合予以赞美。

禅让之礼古已有之,但在不同的时代却有着不同的意义。在尧舜之时,由于生产水平极其低下,君主并没有太多的权力和利益,禅让可能是要将更重的责任交出去。但是,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君主位高权重,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和财富,禅让的事情基本上就不存在了。综观中国历史,从春秋时期诸侯国的内部兄弟之争,到后来封建社会为争夺皇位时的父子相残,历朝历代充斥着灭绝人伦的惨剧。争夺权力失败者,不仅自己性命不保,全家乃至全族都会被灭。不去争权夺利,已经是罕见的高尚了,哪里还会有泰伯这样的让国之举?由此可见,孔子对泰伯的高度赞美,确实是有的放矢。

一个政权要想巩固,必须有政治的合法跬、施政的正义跬,以及当政集团深厚的道德基础,否则的话,这个政权就不会长久。泰伯让国所成就的周朝,周文王积善行仁,政化大行。武王去世后,周公任劳任怨,一饭三吐哺,天下归心。天子之家的高风美仪,不仅感化了贵族阶层,而且赢得了天下民众的拥戴。因此,周朝的国运绵延800余年。

反观那些为争权夺利而父子猜忌、手足相残的王朝,能长久者十分罕见。曹操的两个丿L子曹丕和曹植,为争夺世子之位明争暗斗,曹丕即位后对曹植十分猜忌,多方迫害。曹植不堪其辱,写下'体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沉痛诗句。这样一个缺少道德号召力的政权,只存在了四十多年便被司马氏取代。之后,宋、齐、梁、陈,皇室内部无不充斥着可怕的阴谋与血腥的杀戮,它们没有一个能存在一百年的。

由此可见,孔子对泰伯的赞美,不仅仅着眼于他个人,而是有更广阔的视野。这种美德,对整个社会风气起着引导作用,有利于形成良风美俗。特别是对于天子之家,其意义更是重大。有没有这种美德,意味着这个政权是否会得到民众的拥戴和认同。观察这一点,我们甚至能判断一个王朝的国运如何。礼让是一种高尚的品德,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别人,同样也是为了一个政府乃至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孔子之所以说这种行为是一种至德,也正是因为如此。

这种美德,在现代社会意义尤为重大。在一个企业或组织内部,领导者如果能让位于贤,往往意味着一个组织具有创新、改革与发展的能力。一个领导者,如果思想跟不上时代,根本无法适应激烈的竟争,不要说为企业、为人民带来更大的利益,就连守成都有问题。而让位于贤能之人,则能保证一个企业、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的繁荣与昌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1:49 看全部
原文: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翻译:
孔子说:“一味恭敬而不知礼,就未免会劳倦疲乏;只知谨慎小心,却不知礼,便会胆怯多惧;只是勇猛,却不知礼,就会莽撞作乱;心直囗快却不知礼,便会尖利刻薄。君子能用深厚的感情对待自己的亲族,民众中则会兴起仁德的风气;君子不遗忘背弃他的故交旧朋,那民众便不会对人冷淡漠然了。”

解读:
第一句话有几对关键字,“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恭敬、谨慎、勇敢、直率四种个性都是褒义的,但如果缺失了对礼的内涵的认知,那么就会转化为心机、窝囊、冲动、刻薄。这四对字词表现出来的外在不同,是源于内心对礼的认知,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修养”的不同。太恭敬了变成劳累,太谨慎了树叶掉下来都怕砸了脑袋,太勇敢了容易冲动误事,太直了往往会形成尴尬局面导致错失时机。所以,过犹不及,分寸就是修养。

“君子笃于亲,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我们可以从团队领头人的角度来思考,如果我们自己是真诚的,不唯利的,我们团队成员才会是积极的、重感情而不寡薄。

孔子说明礼的重要性,虽是好的德行,也要以礼来加以节制,才会没有流弊。凡事过犹不及,孔子重视适度合宜,讲究尺度,人情味和理性要完美结合。恭敬、谨慎、勇敢、直率,都是很好的德行,但这些德目的实践要符合中庸的准则,它们之间互相联系,互相补充。如若恭敬而不合乎礼,就会出现疲劳;谨慎而不知礼则会懦弱不前;勇敢而不讲究礼就会做事过分,扰乱社会的正常秩序;直率而无礼,便如绞绳一样愈绞愈紧,责备人深切尖刻,令人不堪忍受。

孔子认为,做到了礼,社会就会兴起仁德的风气,人与人之间便不会冷漠淡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3:01 看全部
原文: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翻译:
曾子生病,把他的弟子召集过来,说道:“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上说:战兢兢,好像面临着深渊,好像走在薄薄的冰层上。以今以后,我才知道自己可以免于祸害刑戮了!学生们!”

解读:
这则故事,讲的是曾子向弟子传达遗言和遗训。他教导给门人的,是他总结出的人生经验。对曾子的遗训,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解读。第一做人应全身而没,完成大孝。第二,终生进德修身不容易,做人要时刻保持着危机感。

中国古人重视孝道,强调“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到死的时候,保持身体的完整,才算是尽孝。这一点,说起来不是难事,但是仔细想来绝非易事。人的一生多灾多难,即便是谨慎做事,也难免磕磕绊绊,一不小心就会伤及身体。这是第一难。其次,人生在世,严重依赖物质财富,为了维持生命,很有可能与人发生利益争夺。一旦与人争斗,身体受到伤害在所难免。第三,行为不慎则会触犯刑法,而古代刑罚肉刑很多,受刑就会毁伤身体。当然,受伤的情况远不止这些,任何一个意外,都可能受伤。在漫长的一生中,想全身而没,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曾子临终之时,对自己能尽孝而终颇为宽慰,有如释重负之意。关于这一点,古今观念已有重大差异,不冉多说。

第二点才是我们要讲的重点,那就是一辈子做好人更不容易。作为孔门高徒,曾子致力追求仁道,渴望成为君子乃至圣人。但是,要真正做到心归仁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是十分艰难的。人的思想心意,如露如电,念念不息,如大海中的浪头翻滚,谁能保证其没有罪恶的念头产生,就算是没有恶念,又怎能保证没有私心杂念?一旦产生恶念或杂念,人亡、就不再纯粹,就会有失慎独,背离仁道。

更为重要的是,人具有生物的本能,受欲望驱使。这些本能和欲望,驱使着人不自觉地去追求私利,去做利己的行为。在没有外在监督的情况下,人很难控制自己行为。坚持自己的道德信念,按照道德的要求自觉行事,做到谨言慎行,真是难乎其难。故而,曾子才引用《诗经》中的话,反复告诫弟子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人们的心里时常保持着这种危机感是好事。有了这种危机和恐惧,人们才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认真地处理自己所面对的每一件事。若是以此观之,曾子这种谨慎处世的态度,就不再是保全自身免于毁伤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种极为难得的高贵修养。

对于缺乏修养的小人而言,他们是说不出“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样的话的,因为这种人根本就不在意自己做多少坏事。曾子在《中庸》中说“小人而无忌惮也”,就是这个意思。唯有追求仁道、珍惜自己人格的人,才会千方百计地严格约束自己,怕自己生出坏念头,做出有损人格的坏事。

当然,我们也可以翻出新意,说一切的成功都需要危机意识。对此,我们可以看看身边的那些成功人士,他们的成功大多是仰仗着自己的谨慎,以及勇于付诸的行动才获得的。而那些过于粗心和自大狂妄的人,就算他们曾经接近成功或成功过,可最终还是要失败的。因为,成功只属于那些内心战战兢兢、行为上却是异常坚决果断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3:36 看全部
原文:
曾子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翻译:
曾子生病了,孟敬子去探问他“曾子说:“鸟将要死时,鸣叫声是悲哀的;人将要死时,说出的话是善意的“君子所应当注重的有三个方而:使自己的容貌主重严肃,这样就可以避免别人的粗暴和怠慢;使自己面色端庄严正,这样就容易庾人信服;讲究言辞和声气,这样就可以避免粗野和错误。至于礼仪中的细节,自有主管部门的官吏在那里。”

解读:
这一章是曾子对孟敬子讲执政要修身的道理。曾子用鸟将死而鸣哀来比喻人将死而言善的道理,表明了自己的衷肠。他一方面表示自己对孟敬子没有恶意,同时也告诉孟氏,作为君子应当重视三个方面的问题。其一,动容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一般都是先见容貌,其次观颜色,再用言语交谈,故礼义之始就在于正容止。从仪容举止,推及一切事,都要有秩序,这样就能远离他人的怠慢不敬。其二,正颜色,对人的态度要庄重,这就能令人以信实相待。其三,出辞气,谈吐言辞要适当而且清楚,这样就可以避免粗野和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4:04 看全部
原文:
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翻译:
曾子说“有才能却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知识广博却向知识少的人请教;有学同却像没学问一样,满腹知识却像空虚无所有;即使被冒犯,也不去计较。从前我的一位朋友就是这样做的。”

解读:
这一章与前述“不耻下问”的思想是一致的。曾子完全继承了孔子的思想学说。“问于不能”、“问于寡”等都表明了谦逊的学习态度。能够“问于不能”“问于寡”是明智的态度,没有知识、没有才能的人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在他们身上总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所以,善于学习的人即要向有知识、有才能的人学习,也要向少知识、少才能的人学习。曾子还提出“有若无”、“实若虚”的学习态度,希望人们始终保持谦虚不自满、虚怀若谷的态度。曾子说“犯而不校”,表现出忍让的精神和宽阔的胸怀,这是值得学习的。这里曾子所说的“吾友”,当指孔门中德行、学问都很出众的颜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白澈
国学会员给TA私信

查看:188 | 回复:20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