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鹤琴“中国化的新幼稚园”实践与启示

2019-4-8 18:20| 发布者: 老百姓国学会| 查看: 371| 评论: 0

摘要: 陈鹤琴“中国化的新幼稚园”实践与启示作者:未知  上世纪20、30年代,以陈鹤琴为代表的幼教界面对中国幼儿教育抄袭照搬、全盘西化的情况,主张采用实验研究的科学方法,创设符合中国国情与民性的现代幼儿教育。他 ...
陈鹤琴“中国化的新幼稚园”实践与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上世纪20、30年代,以陈鹤琴为代表的幼教界面对中国幼儿教育抄袭照搬、全盘西化的情况,主张采用实验研究的科学方法,创设符合中国国情与民性的现代幼儿教育。他旨在建立“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相关理念和实践经验至今仍对我国的幼儿教育改革有着借鉴和启示作用。 
  [关键词]中国化;新幼稚园;科学实验;幼儿教育改革 
   
  中国现代幼儿教育肇始于1903年张之洞在武昌设立的湖北幼稚园,而现代幼儿教育真正纳入政府和教育者的视野,则是1904年现代学制《癸卯学制》之《蒙养章程及家庭教育法章程》在全国的颁布。从1904年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真正开始到1923年陈鹤琴创立中国第一个实验幼稚园,中间隔了20年左右的时间,陈鹤琴何故决意创立“中国化的新幼稚园”?他的这种幼儿教育理想又是如何在实践中得以体现的?这对我国当前幼儿教育改革具有怎样的启示和意义呢? 
   
  一、“中国化的新幼稚园”产生的背景 
   
  中国近代新教育的兴起主要是受外力所迫,实为应对当时救亡图存的迫切要求,旨在强国兴邦之用,早期主要是模仿、照搬、抄袭国外的已有经验,因此存在全盘西化的弊端。为此,针对新教育兴起和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全盘西化的现象,民国时期的教育界开始对这种教育现状不断地进行反思,掀起了创建适合中国国情和民性的现代教育的学术运动,史称“新教育中国化”运动,其核心的价值诉求实为中国教育的现代化。可以说,这一运动是遵循着国势衰微――教育不良――移植外国教育――中国教育外国化――中国教育现代化这一逻辑展开的。此处的“中国化”在民国时期被称为“本国化”“本土化”,而当时大多数学者都是在“适合本国民性与国情”的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的。如学者庄泽宣认为“新教育中国化”至少要具备四个条件:合乎于中国的国民经济实力;合乎于中国的社会状况;能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点;能改良中国人的劣根性。 
  虽然当时学界已存在“新教育中国化”的学术取向,但这种学术取向是“一种内隐式的本土化,其主要特点是没有明确提出教育本土化的要求,也没有获得国内教育学术团体有意识的支持,本土化作为一种学术取向更多地是以隐蔽的方式存在于本土社会的教育学者的具体研究活动中。”我们认为,陈鹤琴于1923年创立鼓楼幼稚园并于1925年进行的“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全面实验和研究即在此列。 
   
  二、“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相关探索 
   
  上世纪20年代,伴随着整个教育界对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反思,中国幼教界也开始反思中国幼儿教育存在的弊端。如陈鹤琴早在1924年即敏锐地指出,“我们中国的幼稚园大抵是抄袭外人的,而外人的幼稚园已时有改进,但我们还是墨守成规,不知改良,以致陈旧腐败不堪闻问了。”

陶行知也指出,国内的幼儿园害了三大病:外国病、花钱病、富贵病。

张雪门批评了宗教式、日本式幼儿园的弊端。

陈鹤琴的学生张宗麟更是通过调查南京、苏州、杭州、绍兴、宁波5个城市的16所幼儿园和两所育婴堂发现:当时的幼儿教育几乎全部西化,不仅教育思想、教学方法照搬外国,连教材、玩具、唱歌和每年举行的庆典节日都是外国的。他同时指出,这种幼稚园实际上是为帝国主义传教士培养徒弟,完全脱离中国的教育实情。可见,当时中国的幼儿教育已深陷停滞不前、东抄西袭的状态。 

  在这种形势下,陈鹤琴之所以最终选择幼儿教育作为教育改造的突破口,正是与其对当时中国国情与民性的把握和认识有关。在他看来,“幼稚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教育,因为它的对象早于学龄儿童。它的功用,正如培植苗木,实在关系于儿童终身的事业与幸福。推而广之,关系于国家社会。”陈鹤琴将当时中国幼儿教育存在的问题归纳为:抄袭、不思改进、不合我国国情与民性。他决定要针对以上三种弊病为中国儿童建立“中国化的新幼稚园”,同时提出解决我国“旧幼稚园”之流弊的惟一门径只有科学实验,意即通过中国人自己的科学实验建立符合中国国情与民性的、与时共进的幼稚园。 

  以陈鹤琴为指导,张宗麟任研究员,李韵清、俞选清任教导的鼓楼幼稚园于1923年全面展开了“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科学实验,具体包括:幼稚园的课程和教材实验;幼稚园的教学法实验;儿童的习惯研究;设备与儿童玩具研究。这些实验最终形成了我国第一个幼儿园课程标准、幼儿应有的习惯和技能表等研究成果以及《我们的主张》这一“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纲领性文件和宣言书。但陈鹤琴对建立“中国化的新幼稚园”的探索并不仅仅局限在幼儿园教育这一块,而是关注了影响整个中国幼儿教育现代化的方方面面,如他还认为“中国化的新幼稚园需要中国化的师资”,为此曾先后在江西实验幼稚师范学校和上海幼专进行了有关幼稚师范教育课程改革的实验和研究。 

  总而言之,适应国情民性是陈鹤琴建立“中国化新幼稚园”理念的出发点和灵魂所在,而国情与民性又都是历史与现实融合的产物。因此,适应国情民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适应历史和现实。这在鼓楼幼稚园的实验中具体体现为: 

  第一,根据本地区的社会情形和季节变化来编制课程、选择教材。如在编制课程的原则中要求教师调查当地社会情形,熟悉当地的自然界现象与普通自然物的生长状况,而教材则大部分是自然界、社会上日常所见的万事万物。 
  第二,根据我国儿童的心理特点和文化特色来选择教学法。如教学采用游戏式的方法;设计了读法教学中的缀法牌、挂图,算术教学中的点数牌、滚珠盘、旋珠盘和初学加法片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教具。 
  第三,根据我国国民素质较低的现实拟定幼儿的习惯表,包括:卫生习惯、做人的习惯(个人的)、做人的习惯(社会性的)、游戏及工作的习惯、智力上的习惯。 
  第四,根据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教育经费和各地情况来选择幼儿园设备与儿童玩具。其目标是:一要省钱的;二要与当地社会情形相近似;三要用本国货。 
   
  三、启示 
   
  陈鹤琴创立的“中国化的新幼稚园”在上世纪20、30年代可谓是独树一帜,他坚持的按照本国文化和教育实际,运用科学实验的方法建立中国自己的幼儿教育的改革路径,在教育界,尤其是学前教育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陈鹤琴的相关教育理念虽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但其中蕴含的思想仍对我国当前的幼儿教育改革有着重要的启示。 
   
  (一)尊重国情,建设中国现代化幼儿教育要突出“本土特色” 
  中国幼儿教育从上世纪初建立起,便历经西方化、本土化和现代化的艰辛历程。以陈鹤琴“中国化的新幼稚园”为先声的中国幼儿教育的“中国化”运动,目的是谋求建立适合中国国情与民性的现代幼儿教育。在这场教育改革运动中,“中国化”意即“本土化”“本国化”,重在建构适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幼儿教育,这是我国幼儿教育现代化的前提。我国当前的幼儿教育无论从理论基础还是受关注程度上讲,都已今非昔比,但没有真正关注如何“本土化”的问题。“本土化”重在“消化”,不是盲目排斥外来相关教育理论,不加批判的固守自身的教育传统,而是要“立足于中国文化背景,对古今中外学前教育理论去伪存真,根据自己的文化传统与未来发展的需要,形成适合中国幼儿教育发展,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学前教育学。”因此,建构中国现代化幼儿教育必须建立在尊重现有国情的基础上,重点挖掘我国已有的幼儿教育思想和资源,在把握世界幼儿教育发展趋势的前提下,批判性地吸收和利用国外已有的教育理念。 
   
  (二)面向实践,运用科学的实验研究法,探索中国幼儿教育的现代化 
  陈鹤琴力求运用科学的实验研究法,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幼儿教育。这种对中国幼儿教育现代化的探索虽最终没能实现他们“教育救国”的志向,但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我国幼儿教育事业的发展。在我国当前的幼儿教育改革中,对国外各种幼儿教育理念,如蒙太梭利教育法、High/Scope课程、方案教学、光谱方案、瑞吉欧学前教育等诸多幼儿教育课程和实践模式的生搬硬套,使我国的幼儿教育几乎沦为国外各种所谓先进的幼儿教育模式的“试验田”,这与陈鹤琴当时所面临的幼儿教育被“外国化”的窘境十分相似。相比之下,

陈鹤琴等幼教先辈在探索中国幼儿教育现代化的过程中,扎根实践,崇尚科学实验,尊重中国国情,提出了“活教育”的理论,在课程实施上主张构建“五指活动”,这与当前幼儿园实行的五大领域课程相吻合。这不仅显示了陈鹤琴的幼儿教育理论的现代性和超前性,也体现出了他务实的教育态度和深厚的时代责任感,这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联系人

公众号

知识店铺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