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国学幼儿园联盟咨询] 教育部政策下看王财贵读经教育

[复制链接]
果雪儿国学 发表于 2019-5-7 10: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果雪儿国学
2019-5-7 10:37:50 1158 1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国家:全日制读经教育为“非法办学”,上半年开展全面排查严厉问责
    2019年3月20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各地要认真排查并严厉查处社会培训机构以‘ 国学班’‘读经班 ’‘私塾 ’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非法办学行为。”措辞“严厉”,明确定性为“非法办学”,明确叫停了全日制读经教育。
         果雪儿学前教育注意到,该通知下发后,不到两周,2019年4月1日,教育部办公厅又颁布《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并发出通知进一步指出:“近年来,一些社会培训机构擅自招收适龄儿童、少年,以“国学”“女德”教育等名义开展全日制教育、培训,替代义务教育学校教育,极个别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送子女去培训机构或在家学习,无正当理由未按法律规定保障子女入学接受义务教育,导致相关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不能依法实现,妨碍了国家义务教育制度的实施,严重影响适龄儿童、少年成长发展,危害国家和民族未来利益。”可以看出,通知是从国家法律权威尊严的角度,指出要依法依规办教育,“妨碍了国家义务教育制度的实施”的全日制读经教育,再也不能有市场了。
      短短时间内,教育部连续重磅发力,彰显了1月18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部长讲话精神,“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是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开局之年,是教育系统深入实施“奋进之笔”,攻坚克难、狠抓落实的重要一年。”
部长讲话共分为六个部分:
一、把“两个大计”转化为教育优先的实际行动;
二、从薄弱处着手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三、在全社会重振师道尊严;
四、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要取得决定性进展;
五、克服“顽瘴痼疾”破除体制机制障碍;
六、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全面领导。
     果雪儿学前教育认为,部长通篇讲话贯穿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思想,指出所有的教育工作都要放到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全局来推动落实。
     教育兴国,教育强国。去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提出的九个坚持(坚持党对教育事业的全面领导,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坚持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教育,坚持深化教育改革创新,坚持把服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为教育的重要使命,坚持把教师队伍建设作为基础工作),以及教育部提出的“四个回归”的基本遵循(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正本清源办教育,就是要遵循教育规律办教育,就是要创新发展办教育。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果雪儿学前教育认为,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中国教育必须与时俱进,迎面赶上。面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国家立法立规,正式叫停了拉历史倒车的全日制读经教育,可谓大快人心。通知指出,“2019年上半年尽快部署开展一次全面排查,对机构或个人违法违规导致适龄儿童、少年未接受义务教育的行为,坚决予以纠正,依法依规严厉查处问责,切实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
口水中的“读经教育”,结果呢?
     欢迎您来到果雪儿学前教育频道。 国家明确全日制读经教育为“非法办学”,并将全面排查严厉问责,结果怎样呢?听听这些人如何说?
一,儒家学者柯小刚给读经学生的一封信。
     柯小刚,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哲学系主任、中国思想与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
     儒家学者柯小刚在给读经学生的信中,一针见血地指出:“‘读经理论’所谓‘越是有口无心的背诵,越能深度开发右脑’,不知左右脑也是相须为用、相与涵养的。截然划分左右的脑根本就不是人脑,而是电脑;截然划分背诵和理解的读经根本就不是读经,而是流水线装配;截然划分13岁之前和之后的人生根本就不是人生,而是‘民族文化复兴计划的试验品’。”
     柯先生说“读经教育”过于极端,是因为“读经教育”“源于文化复兴任务的急迫。然而,这种急迫如果走向极端,就会成为‘反现代性的现代性’,不但无益于救治现代性疾病,反而是病症的体现和加重”。
    柯先生进而指出,“读经教育”的极端,就在于“急迫驱使人‘物化’‘工具化’,因为只有工具化和物化才能达到最高效率。”
果雪儿按语:
     学习可以有热情,创业可以有激情,文化可以有温情;但是教育之落实,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大人而不失赤子之心”,这颗心一旦为人父母、为人师表,就要考虑客观,考虑小孩子的身心发育,考虑教育规律,考虑源远流长的中国启蒙教育传统,考虑历史的经验和现实的条件。
二、潘麟:我反对让孩子们机械地、教条地读经
     潘麟先生,东方生命研究院创立人,著名生命学家,千古绝学——皇冠瑜伽(心传体系)、茶道(正宗禅茶体系)、禅舞(飞天舞体系)、香道(秘传丹香体系)、医道(生命医学体系)、狮子吼(梵音唱诵体系)、光明大圆满(阿底瑜伽,虹身成就体系)、倒拨生物钟(时轮学体系)等若干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代传承人。
     针对有的家长炫耀说:“我家孩子才12岁,‘四书五经’都会背了。”潘麟先生认为,“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因为,在潘麟先生看来,“背诵“四书五经”要花多少精力,多少时间,浪费孩子们多少灿烂的笑容?”。潘麟先生讲授指出,要“正确对待儿童读经”,他并“不反对孩子们读一读圣贤经典”,但指出“什么事情都应该有一个度”,“我反对让孩子们机械地、教条地读经”。
    潘麟先生给出了他的原因,“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生命科学是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相互之间最好要平衡,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历史上凡是走极端的都不好”,“经典教育与数理化教育两者之间要平衡一下”。
    至于具体的目标和操作方法,潘麟先生说,“不要去追求背诵经典的数量,追求数量就会给孩子们带来太大的压力。但可以随着孩子们年龄的增长,适量地增加一些,多背一些也是可以的”。
果雪儿按语:
     安全大于教育,健康大于学习,快乐大于成绩, 好习惯才是硬道理。国学玩起来、动起来、活起来,让小朋友享受国学,让教师享受教学,让家长享受共学,就好像享受阳光雨露一样。
三、楼宇烈:我明确反对让孩子读经
     楼宇烈,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国学研究院教授、博导,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享誉海内外的资深学者,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和虔诚守护者。
     楼老开门见山地指出,“现在不少学校让孩子读经、背经。这个做法,我明确反对”。楼老反问道:“你倒背如流却做不到诚、敬,一点传统文化精神都没有,有什么用呢?”因为在楼老眼里,现在的时代,“我们要去学习其中的精神,根本的精神”,这个才是更有意义和价值的。同样的,小朋友的教育,不是孤立的、零碎的、偏执的,而应该是一个综合的有机系统;楼老认为,“中国传统的小学教育, 洒扫应对进退、礼乐射御书数、琴棋书画都包括”。
     楼老总结认为,“总体来讲,我主张不要给孩子讲抽象的道理,不要让孩子去背那些枯燥无味的文章,而要更多地从生活中能感知的层面去做传统文化教育”,“所以,我们现在不要把传统文化教育看得太难,关键在于通过生活和实践,让它变得活泼一些”。可以说,楼老的思想“中正平和”,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的理念。
果雪儿按语: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标志与特点,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坐标和梦想。脚踏实地,与时俱进,面向未来,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而创新发展,奉献出原创性的中国基础教育新方案、新智慧、新经典,这是新时代赋予今天中国教育人神圣而光荣的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
四、 专家说,语文教学改革要重视这两点相结合
    温儒敏,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教育部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教育部基础教育专家委员会成员,山东大学人文社科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北京大学出版社总编辑、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主编、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人教版高中语文教科书主编、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评审委员。
     作为《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部编本总主编的温儒敏,他主张“语文教学改革要重视精读与泛读(略读)结合,并且一定要指向课外阅读,把课堂教学引申到课外,和学生们语文生活联系起来。”这就和“读经教育”有了非常明显的分野。在具体的操作方法上,温教授给出了指导,“不要每一本书都那么抠字眼,不一定全都要精读,要容许有相当部分的书是‘连滚带爬’地读的”。温教授对“连滚带爬”给予了解释,“我说的‘连滚带爬’地读,包括浏览、快读、猜读、跳读”。可以看出,温教授不赞成简单粗暴的“读经教育”,但主张积极的文化传承。
果雪儿按语:
     去年的全国教育大会上,领导人指出“培养什么人,是教育的首要问题”,“必须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为了这个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务的达成,为了我们教育现代化方向目标的实现,就必须立足现实,立足时代,勇于改革,勇于创新。
五、王羲烈:王财贵式读经可以休矣!
     王羲烈,深圳中学语文老师,资深国学教师,作家。教学风格,纵横博学,自由大气。有教育、文化方面作品若干。 资深国学教师王羲烈就“读经教育”,专门发表了批判文章《王财贵式读经可以休矣!》。
     文章深刻揭露了深圳梧桐山上形形色色的“王财贵式的读经教育”。“死读书,读书死”;“生乎21世纪,却要用比18世纪还糟糕的办法来教小孩”;各路“堂主、山长们”,“多有私塾命名叫‘某谦学堂’,这个‘谦’字,就是表明惟王季谦先生马首是瞻的标识”。文章指出,“其迂腐、粗暴、弱智程度,恐怕连清朝三家村的学究也要瞋目结舌,叹为观止”。
     王羲烈老师对“那些至今还被关在屋子里,一天8小时读经的孩子”,表达了“深深的同情”;并把这些“读经孩子”与“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儒林外史》里面各类奇葩、疯人、书呆子、两脚书橱”做了对比。文章最后表示“王财贵式的读经,可以休矣!”,并在一百年之后的今天,再一次发出了“救救孩子!”的呼喊。
果雪儿按语:
     教育不是官僚主义,不是帮派主义,不是宗教和迷信。教育是理性视角下的爱的教育,而不是自以为是;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精神的传承,而不是简单的书本的堆积、知识的积累;教育是神圣而崇高的事业,而不是庸俗而谦卑的奉承、客套、没有头脑的跪拜。
六、 吴非:我为什么反对儿童读经
    吴非,语文特级教师、杂文家 吴老师2006年发表《我为什么反对儿童读经》文章,文中这样问道:“ 请想想,在儿童六七至十二三岁时,就不断地告诉他,你必须尽早地背诵那些‘经’,必须背,多背,那些‘经’是不可怀疑的,如果你敢怀疑就是大逆不道……那种教学法,对发展一个人的智慧有好处么?”显而易见,吴老师认为所谓的“读经教育”,是无法读出一个美好未来的。
     五年后,吴老师一字不差再次推出这篇文章时,按语指出:“五年前发这篇文章,触犯“读经派”,骂出脏话,也算是帮忙证明,读经,照样闹义和团。谁想让自家孩子读,有他的自由,不要逼天下孩子读。”这里用了一个“逼”字,其实一点儿都不含糊,也是有事实依据的。这么多年来,“读经教育”里面,确确实实也是滴过泪流过血的。
果雪儿按语:
    教育的目的,不是做孔子,不是做孟子,不是回到汉朝,不是回到唐朝,而是在今天,做好自己;在明天,做更好的大写的我。可怜天下父母心,作为小朋友的第一任老师、终生老师、最重要的老师,千万不要做糊涂的家长,万万不要做害人害己的“读经父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果雪儿国学 发表于 2019-5-7 10: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果雪儿国学
2019-5-7 10:37:57 看全部
七、 陈鹤琴:小学生应该读经吗?
陈鹤琴,“中国幼教之父”,中国著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早年入私塾学习旧学,后留学美国。曾任中央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和南京师范学院校长。
陈鹤琴提出了“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团设备。 一生主要从事于一系列开创性的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有《家庭教育》等著作。
1935年,《教育杂志》发起主题为《小学生应该读经吗?》的“教育救国”讨论。陈鹤琴参与该讨论,认为:“经书的文字古奥,叙事说理多偏于政治道德方面。幼年儿童不易明白,只好选择其适合儿童心理之记述,改编作故事或戏剧体裁,教他们阅读,教他们表演,他们自然就能明白了解,兴趣浓厚。”明确发声,反对“生吞活剥”、“一知半解”、“反刍式教育”的“读经”。
陈鹤琴还提出了现代儿童读物的三条标准:一是明白;二是浅显;三是饶有兴趣。只有做到以上标准,读经作为学习科目才可以有利无弊。值得一提的是,后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鹤琴参与主编的《中国历史故事》丛书,收录40个历史故事。尤其注重爱国主义主题故事,比如《史可法为国牺牲》、《精忠报国的岳飞》、《苏武牧羊北海》等篇章。
果雪儿按语:
拿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活教育”理论,与“读经教育”做一下对比,哪一个更适合小朋友的健康成长,是显而易见的。陈鹤琴毕生推行的“活教育”,认为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从做中学,做中求进步。果雪儿全力推动的全人格养成教育,离不开陈鹤琴“活教育”理论的滋养。向陈先生致敬。
八、蒙蔽与拯救,刘晓东评儿童读经
刘晓东,教育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兼职教授、《中国儿童文化》学术委员会委员,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幼儿教育》编辑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幼儿教育导读》顾问。 2009,刘晓东教授出版了专著《蒙蔽与拯救:评儿童读经》,该书后来获得了江苏省第十一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获《中国教育报》“2009年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入选书目。
刘晓东教授指出“读经教育”的结果,无非就是“人的天性、个性、自由全被阉割了”,无非就是“人的思想给禁锢了,人的生命给捆缚了,人的创新火花给浇灭了”,无非就是“在死记硬背里,人成了留声机,变为传声简,在古书面前,在古人面前,新生的一代又一代做了泥古的奴隶”。
该书从文化学、教育学两个角度,对“儿童读经运动”予以全面检视,从科学理论的基础以及严重后果性方面,充分论证了儿童读经其实与教育现代化是背道而驰的。“我以为儿童读经运动对于改革开放,重建中国文化,具有极大的阻碍作用。读经不能救国而只能误国。”
刘晓东教授“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针对“小朋友,跟我念”的“填牛”理论,非常形象地反驳道:“这很像我们认为猪大排很有营养,于是我们就让吃奶的小孩子改吃大排。吃不动,没关系,先塞进去,等小孩子长大了他会慢慢消化的。”
果雪儿按语:
1912年清帝退位,封建帝制废除;但是,被封建制度、封建社会熏陶了两千多年的中国人,一时半会仍然难以摆脱封建主义。“读经教育”对儿童的不尊重、不平等,给儿童带来的不自由、不幸福,可以说也是封建主义的沉渣泛起。
今年二月份发布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提出了推进教育现代化的七大原则、十大战略任务,尤其提出了推荐教育现代化的八大基本理念(更加注重以德为先,更加注重全面发展,更加注重面向人人,更加注重终身学习,更加注重因材施教,更加注重知行合一,更加注重融合发展,更加注重共建共享)。“读经教育”与这八大理念的落实、践行,背道而驰,可以说已经成为推进中国教育现代化道路上的“绊脚石”。
九、民间读经私塾书院该调整了
陈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现供职于中国社科院宗教所,副研究员。 陈明在一条题为“民间读经私塾书院该调整了”的微博中,这样问道:“仅仅读经,孩子如何谋生?”“如何与公立教育并轨?”陈明对于“读经教育”,并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指出:“在政府决定将经典教育纳入公共教育系统之后,民间读经运动的意义就下降一半了,因为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一半了,倒逼教育体系改革。”
果雪儿按语: 关注孩子,就是关注未来。做教育,就是为未来奠基,要有未来思维。然而,无论怎么样的未来,都不能损害了孩子们的现在。因为教育的事业,毕竟是人的事业,毕竟是创造的事业,毕竟是生生不息发展的事业。
十、台湾王财贵的“老实大量读经”,为什么能骗倒中产阶层?
刘伟,字百淞,苏州大学中国哲学博士。
刘百淞著文《台湾王财贵的“老实大量读经”为什么能骗倒中产阶层?》,指出“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中国中产阶层作为一支重要的社会力量开始登上时代舞台”;但是“中国中产阶层很焦虑”、“心火旺”,“病急乱投医”,“想让自己的孩子步入‘人希贤贤希圣圣希天’的轨道”。这个时候,“‘阿猫阿狗’用低劣的手段消费传统文化,扰乱文化产业,这无疑是李鬼的勾当”。
如何解决问题呢?刘百淞给出了明确的回答,“当然是全面推进体制内的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唤醒李逵,打击李鬼”,“富有儒学造诣的真正学者就应该主动走到人前,望闻问切,辨证施治,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
刘百淞的另一篇文章《文化自信应当成为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的强大驱动力》,认为“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推出标准化中小学传统文化教材,加强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能够从娃娃抓起,从学校抓起,有效回击历史虚无主义和文化虚无主义”。
果雪儿按语:
文化自信,不是文化盲信、瞎信;文化自觉,不是文化错觉、乱觉。随着国家的包容,以及国学包容之后的果断出手、大力倡导,真正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必将芝麻开花节节高。
十一、李存山:读经该不该读?如何读?
李存山,中国哲学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杂志主编,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兼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李会长在《中国读书报》上发表文章《读经该不该读?如何读?》。
首先,李会长回答了“该不该读”的问题,“我们传承和弘扬中国文化、儒家思想的“常道”,那就应该读经。”关于“如何读经”的问题,李会长给出了自己的三条意见:
“其一,青少年读经要与现代学科教育相结合,我反对那种完全封闭式的‘全日制读经’”;
“其二,青少年读经要与家庭教育相结合,我反对那种在偏远山林中‘出家’式的寄宿制儿童读经”;
“其三,今日之读经要借鉴传统的读经方法,而不应是那种强制性、机械式的所谓‘包本背诵读经法’”。
果雪儿按语:
中国自古就有“中庸之道”的传统,避免极端化、一根筋。《中庸》中讲:“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要广博地学习,要对学问详细地询问,要慎重地思考,要明白地辨别,要切实地力行。在两千多年前,古人学习就强调独立性,强调客观,强调勤奋和实践。二十一世纪的的今天,我们这些后人难道连这样常识性、基本性的简单问题,反而连古人都不如了吗?
十二、别指望读经班能培养出现代公民
张弘,凤凰网主笔,中国思想史研究学者。
凤凰网主笔张弘发表《别指望读经班能培养出现代公民》一文。文章通过回顾民国时期张謇jiǎn、蔡元培、胡适、鲁迅、傅斯年以及周予同、朱维铮等人反对读经的主张,指出“即便现行的学校教育有其弊病,但也不可有病乱投医”。
因为“让孩子进入读经班,是对现行学校体制的反抗,实际上,它不过是用另外一种晦涩和僵化的知识,以及同为灌输式的教育取代学校体制”。最后,作者认,“显然,它无法造就具有现代意识的合格公民”。
果雪儿按语:
一方面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方面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在时代和历史相似又相逆的进程中,新时代的教育变得愈加丰富多彩。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世界上也没有一种教育理念是完美的。所以,教育者要谦虚谨慎,要身体力行,万万不可固步自封,狂妄自大,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天若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偏执。
十三、朱文君:反对不让人思考的读经方式
朱文君,《当代教育家》杂志执行主编,当代教育家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曾任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小学语文教师》杂志副主编、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语文学科教研员兼科学学科教研员、全国中华吟诵协会理事,国家级课题“新经典诵读”实验研究核心成员。
作为中国教育报推出的“2016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朱文君老师在颁奖现场发表演讲。演讲指出,“我们读古文,动辄谈翻译,言必论语法,把母语教学变成了外国语教学,致使中小学生丧失了文言阅读的兴趣。”朱老师对“西化”教学不感冒,对“读经教育”也是一样的不感冒。“我反对把传统文化符号化,反对脱离儿童生活的‘圣人训’,更反对不让人思考的读经方式。”
朱老师介绍了“小古课堂”的追求,“第一是情趣,第二还是情趣”。具体做法就是“用丰富多样的读代替了枯燥的讲,用绘声绘色的演代替了生硬的解,用文白交互的表达代替了机械的练”。
果雪儿按语:
“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求索。”真正的教育者,一定要有探索的勇气,一定要有在路上的热情。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不是让小朋友回到昨天,回到汉唐,而是要让经典活在今天,活在当下,应用于小朋友的生命和生活之中。
十四、吴亚波:我曾服膺王财贵先生之教
吴亚波,2006年开始从事民间读经教育推广活动,2014年出版教育文集《为什么要读经》,曲阜崇儒学堂创办人暨堂主。
“堂主”吴亚波,一反常态,发表了文章《我曾服膺王财贵先生之教,现在又为何反对纯读经?》。 文章按语指出,文章的源起,是因为“余自2006年夏初识读经,长期工作于私塾教学一线,曾服膺于王财贵先生儿童读经老实大量之教,然随实践深入,日渐发觉此法有严重问题”。
文章从十个方面,回答了“何以言如此读经即违背天理人性”。这十个方面,分别是:一、纯读经对于大才养成认知错误;二、 纯读经对于圣贤经典认知错误;三、 纯读经对于少儿心性认知错误;四、纯读经对于教育目的认知错误;五、 纯读经对于读经方法认知错误;六、纯读经对于为学次第认知错误;七、纯读经对于记忆理解认知错误;八、纯读经对于基础学习认知错误;九、纯读经对于学生发展认知错误;纯读经对于内圣外王认知错误。可以说,检讨之真诚,认识之全面,剖析之深刻。
文章指出,“只要回归理性,常识,就会发现,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在鼓荡着一群不明就里人群的功利心,从而导致的自我陶醉与相互催眠而已。”
果雪儿按语: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教育不仅仅要有热情,更要有理性;不仅仅要有前行的意志,更要有改过的勇气;不仅仅要有思想上的追求,更要有常识方面的支撑。
十五、媒体:读经的孩子背后
国家明确全日制读经教育为“非法办学”,并将全面排查严厉问责,结果怎样呢?看看这些人如何说?口水中的“读经教育”主题共十六小部分,果雪儿学前教育频道将陆续连载第15部分:
2016年《新京报》发表《读经少年:背了十年书,识字却成了问题》,起底“读经教育”的失败。报道中用“读经界一位人士”的话,这样总结道:“现在回过头去看,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场残酷的实验。”
《新文化报》刊发评论员文章《读经的孩子背后站着“执着”的家长》,分析了“读经家长”的两个特征:“第一个特征就是具有望子成龙的强烈欲望,这让他们对于孩子的学习成长急功近利,而对于任何可能影响孩子学习的事物深恶痛绝。第二个特征,是这些家长往往缺乏判断事物本质,明辨是非的能力,很容易被夸大其词的宣传所忽悠,而不去考虑这种事是不是可行,是不是合理合法,对孩子有没有伤害。”
文章认为,“问题在于,家长们掌握着孩子的教育大权,即使法律法规能够取缔那些不靠谱的教育机构,但却无法消除家长们望子成龙的执着”。
《中国青年报》发表黄帅的文章《读经少年悲剧背后有多少功利的家长》,认为:“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该做出背离时代潮流的事情,现代人不看电视、不用互联网、不学习数理科学知识,这就会自绝于现代文明,这不是回归古典,而是退回野蛮和荒芜。”文章从家长的角度指出:“苦心孤诣培养孩子读经,最后却让孩子成了游离于主流社会外的边缘人,这显然不是家长的初衷。”
果雪儿按语:
家庭是第一所学校,家长是第一任家长。梁启超讲“少年强则中国强”,而很多时候“家长强则少年强”。家长如何强?就要顺应时代发展,善于学习,不僵化,不固执,身体力行,营造民主、自由、活泼、温暖的学习型、成长型家庭。
十六、网友:无知的父母害了孩子
国家明确全日制读经教育为“非法办学”,并将全面排查严厉问责,结果怎样呢?看看这些人如何说?口水中的“读经教育”主题共十六小部分,果雪儿学前教育频道将连载最后一部分。
“梦里飞舟轻唤月”说:读经分明是中国古代用了千年的体制内教育,四书五经八股文里的挑出来用来培植顺民的工具,这是现代教育体制基础上的进一步倒退,是体制的体制。
“绘阅读”说:现代社会需要掌握信息技术、航天技术、生物工程技术等的尖端人才,单单靠背经如何达成?
“华学志6699”说:要让孩子们学习人文科学的同时,也要学习现代科普知识,让孩子们从小培养热爱现代科学的兴趣。
“sally428 ”说:没有考虑孩子的天性,更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让人感觉压抑!
“光电”说:有的书你要有一定的人生经历才会读懂读透,太早看的话不是读过了,而是错过了。
“圣殿骑士雨希”说:老子只留五千言,仲尼授徒仅口传,圣贤本不重经义,泥古何能成圣贤。
“勇敢的心”说:把术看得太重,忽略了道,忽略了德。
“山茶开花01说”:圣贤和人才都不是靠读经成才,靠的是生活实践的历练和智慧的沉淀。
“Szhang”说:如果孩子从小学开始就专注一个狭窄的领域,根本就是阻断了未来发展的路嘛!
“猫咪小舒”说:可笑的是学堂,而不是国学本身。这种读经学堂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教育,真正的国学才不能那么学。
“风儿牵着花香的手”说:读经学堂与体制教育一样,弊端都在于‘去个性化’、局限人的思维模式,培养甘于‘受控制’的人。
“一朵叫小白的云”说:孩子在最有创造力的时候,被这样强制的局限在这个狭隘的空间里,日后再也补不回美好的少年时光了。
“九九72”说:这些鼓吹各种读经,无非是包装美化的商业项目罢了,无非是想用噱头搞的低成本忽悠。
“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说:读经学堂的问题,一是商业化,二是形式化,三是披着国学的外衣传教。
“leu89”说:可怜的孩子,小时候三观还没确立,被自以为为孩子好的父母牵着走,无知的父母害了孩子。
果雪儿按语:
我们所有的知识学问乃至精神信仰,都来自生生不息的生活本身;我们的读书学习也必须和当下的生活发生关系、发生链接,学以致用,作用于当下,关照于当下。尤其是小朋友的读书学习,更要和他们的一日生活,更要和新时代背景下的新生活,紧密结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1158 | 回复:1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