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毛泽东与吟诵

[复制链接]
老百姓国学会 发表于 2019-3-2 19: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百姓国学会
2019-3-2 19:48:08 391 0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毛泽东晚年吟诵《枯树赋》


作者:徐中远  原载于2012-12-27期05版《人民政协报》


  本文作者曾在毛主席身边担任图书管理员。在工作中,他目睹了毛主席在工作、读书等不同的时候,引证和吟诵中国的古典诗词。这些不同的场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为了让广大读者了解一些毛泽东晚年的故事,我们特请徐中远先生撰写了这篇回忆文章,希望能够为广大读者、研究者提供一段真实的资料。
  谈到毛泽东晚年读的中国古典诗、词、曲、赋,就需要说一说毛泽东在疾病缠身的最后的岁月里还一遍一遍吟诵《枯树赋》的往事。


  心情悲凉送战友
  事情是这样的:1976年1月8日,深受全国各族人民爱戴的周恩来总理逝世。周总理是毛主席最忠诚的战友,与毛主席一起并肩战斗了近半个世纪。毛主席得知周总理去世的消息,心里万分悲痛。那些天里,他老人家饭不想吃,觉不想睡,常常一个人独自坐在沙发上流眼泪。
  身边的工作人员看到,总理追悼大会的头一天,他在审阅总理悼词的时候,两只眼里不停地流泪。第二天下午两点多钟,总理追悼大会快要开始的时候,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他老人家的内心里是很想去出席总理追悼大会,向老战友送别。可是,当时他老人家两条腿肿得不能站立,两只脚肿得像发面馒头似的,鞋子都穿不进去。
  此时此刻,他难过的心情,身边的工作人员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形容才好。只好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泪水泉涌,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衫。那些天里,他一直强忍着,我们也无法知道眼泪往肚里流了多少。
  到了五六月间,毛泽东的健康状况明显恶化,6月初突发心肌梗死。中共中央一方面积极组织抢救,一方面把毛泽东主席的病情向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党政军主要负责同志通报。毛主席的生命力是极强的,经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又转悲为喜,他老人家又被抢救过来了。
  可是时间没过多久,到了7月初,朱德委员长又突然逝世。在半年时间里,周、朱两位与自己患难与共、风雨同舟几十年的老战友都走了,毛主席此时的心情更加悲凉。


  二读《枯树赋》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有一天,毛主席突然让机要秘书张玉凤给他读《枯树赋》。
  《枯树赋》的作者是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庾信。这篇赋写得很好,但较为长一些,有500多字,毛泽东早年就熟读过。这篇赋讲的是晋朝时候的一个人,来到一棵大树下,看到这棵大树过去也有过生长繁盛的时期,而现在已经逐渐衰老了,这个人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悲凉。
  几乎整天躺在病床上的毛泽东,此时突然让张玉凤给他读这篇赋。张玉凤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我读得很慢,主席微闭着眼睛,似乎在体味赋中描述的情景,回顾他一生走过的路。”
  张玉凤慢慢念了两遍,毛主席突然说:“你拿着书,看我能不能把它背出来。”张玉凤说:“我看着《枯树赋》,他老人家几乎一字不漏地全部背诵出来。他已不能像过去那样声音洪亮地吟诗,只能微弱而费力地发音,一字一句,富有感情地背着。‘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背诵一遍后,主席意犹未尽,又让张玉凤看着书,很吃力地背第二遍。张玉凤很为感慨地写道:“老人家的记忆力真是惊人,他的声音,他背诵时的表情,我至今历历在目,终生难忘。”
  《枯树赋》是我国赋史上的一篇著名的感伤身世之作。作者庾信在赋中着重表现的是对国破家亡之痛和故国故乡之思,情真意切,血泪迸溢。毛泽东此时正处在极度忧伤悲凉之中,在生命垂危之时还低声一遍一遍吟诵,一方面说明毛泽东对作者创作这篇赋的独特的艺术风格是很为欣赏的,另一方面也说明毛泽东对庾信这个人很为理解和对庾信这篇赋是很为熟悉的。


  一读《枯树赋》
  这里,笔者再介绍一段与此有关的故事:1951年,彭德怀从朝鲜战场回到北京向毛泽东主席汇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情况,听取毛泽东对下一段作战方针的指示。将要向主席告辞时,彭德怀突然想起应该向主席说说毛岸英牺牲的事,便讲:“主席,我要向你负荆请罪,我没有照顾好岸英,他……”“岸英怎么了?!”毛泽东一惊。彭德怀顿时愣住了,心想:岸英牺牲后,自己很快给主席拍了电报,怎么他还不知道?看来是别人怕主席伤心……“莫讲罗!”毛泽东打断彭德怀的话,起身踱步到窗前,两眼看着窗外,身子背对着彭德怀。彭德怀接着说:“主席把岸英交给我,我没有照顾好,对不起主席……”彭德怀感到非常痛心。
  “你莫讲罗,”好久,毛泽东开口说:“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志愿军战士死了成千上万,岸英就是属于牺牲了的成千上万革命烈士中的一员,一个普通的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不能因为是我、党的主席的儿子,就不应该为中朝两国人民共同的事业而牺牲,哪有这样的道理呀!……”
  彭德怀离去之后,毛泽东依然站在窗前,久久凝视庭院里那一棵棵挺拔参天的松柏。过了好一会儿,毛泽东长叹一声,轻轻地吟诵起庾信的《枯树赋》:“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时,毛泽东处在老年丧子的极度哀痛之中,眼看窗外,心里想着岸英、开慧。在背诵完《枯树赋》最后一句:“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之后,毛泽东还自言自语:“开慧,岸英和你一样,是为革命,为人民牺牲的,人民将永远怀念你们……”


  《枯树赋》陪他走完人生
  据我们身边工作人员所知,毛泽东至少有两次背诵《枯树赋》。第一次是1951年,毛泽东58岁,在中南海丰泽园的办公室里,得知爱子牺牲的消息之后;第二次是1976年,毛泽东83岁,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地书房里。在周恩来、朱德两位国家领导人逝世之后,在自己突患心肌梗死被抢救过来之后。这两次背诵《枯树赋》,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极度悲痛忧伤的时候。
  我们无法知道,毛泽东一生中到底吟诵过多少次《枯树赋》,到底熟读过多少次《枯树赋》,到底边背边书写过多少次《枯树赋》,但是,我们知道,毛泽东读过的赋作是很多的,头脑里记住的赋作是很多的。在他生前的书房里至少有四种不同版本的《枯树赋》,上海专门印制的大字线装本《枯树赋》,一直放在他的身边,他伸手就可以翻看。


  应当说,《枯树赋》是一直陪伴着毛泽东走完人生旅程的书籍之一。




毛泽东喜读《唐诗三百首》


◆ 盛巽昌


毛泽东爱读唐诗,一生读了很多有关唐诗的典籍,其中有一部就是《唐诗三百首》,那是他从小读到老的一部唐人诗集。它也是被传统社会定格为最好的一家唐诗选本。


《唐诗三百首》全部能背上来
《唐诗三百首》是清朝乾隆年间蘅塘退士编的。蘅塘退士姓孙名洙(1711-1778),江苏无锡人。他做过几任七品芝麻官。本书是他家居时鉴于蒙学《千家诗》不足为用,因此,“专就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尤要者”,另行编辑的。几百年来,广为流传,直到今天仍有它的生命力,是一部家藏必备的常用书。
早在1910年,少年毛泽东在家乡韶山冲茅塘私塾就读期间,族叔毛麓钟就与他讲唐诗。毛麓钟极喜爱杜甫的《赠卫八处士》,认为它反映了古人珍视友情的思想主题;全诗读起来琅琅上口,很适宜少年学习和模仿,所以他要毛泽东熟读。这是我们目前所知的毛泽东较早接触的一首唐诗。也许是记忆尤深,20世纪60年代初,他在一次谈话里,说了它“以口语写心中事,毫无雕琢之工”。晚年,他也特别喜欢它,在要随从者朗诵之后,自己还要吟诵: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在走出韶山冲,到求学长沙的几年,毛泽东如饥如渴地读书。大概在此时,他已熟读了《唐诗三百首》,就如追悼同学写的挽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蜀相》)游览南岳衡山归来,与同学罗章龙谈刻在石板上的韩愈《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在北京时,看到杨柳倒垂在北海上,枝头悬挂着晶莹的冰柱,因而想起唐朝诗人岑参咏北海冬树挂珠的诗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些唐人诗句,都分别见自《唐诗三百首》。


《唐诗三百首》是他当年常备的一册书。1927年9月,毛泽东上井冈山,在简陋的行装里,就有一册《唐诗三百首》。
在战争倥偬之空闲,他常与朱德、陈毅谈诗论文,唐诗就是其中一个内容。据贺子珍回忆:在井冈山的艰苦生活中,读书也许是毛泽东最大的兴趣了。他的口袋里常常装着一本书,有点空闲,就拿出来看。《唐诗三百首》他全部能背上来。他喜欢李白等人的诗词,不但熟悉他们的作品,而且喜欢逐篇进行评价。


毛泽东熟读《唐诗三百首》,也启导贺子珍跟着一起读。
1929年秋,毛泽东在闽西养病。有天,他教贺子珍读《回乡偶书》,说是她贺家的老祖宗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名作: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贺子珍背熟了,说怕自己将来回井冈山老家时,“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她要毛泽东教学写诗。毛泽东说:“写诗不难,要多读,多背诗,叫‘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


因为《唐诗三百首》所选内容多元,注意艺术的真善美,雅俗共赏,富有魅力,毛泽东也时常用其中的诗句抒发情感,且作为开导、教育干部群众的载体。
1949年3月,毛泽东乘车由西柏坡北上,途中即将经保定,当得知卫士李银桥在保定有亲人而又多年未见时,他感慨地说:“我记得两首唐诗,很能表达你现在的这种心境。”接着以低沉的语气吟了一首杜甫的《月夜忆舍弟》:
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接着,毛泽东又吟了一首李益的《喜见外弟又言别》: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
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
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吟罢,他说:“诗里讲的是李益见到他的表弟后,第二天又要分别时的心情。”
随口说来,娓娓是道,若非于《唐诗三百首》不熟悉,岂能恰到好处。


1952年9月,他在中南海会见青年时候在湖南学校的老师张干、李漱清等人,张干曾因在校长任上时要开除毛泽东,至此深感负疚,毛泽东却不以为然。他引用了孟郊《游子吟》中的诗句,然后真诚地说:“当时我虎气太盛,要是现在学点猴气,就不会发动那场‘驱张运动’了。”又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这棵寸草是怎么也难报老师的‘三春晖’啊!”
在谈话中常引用唐诗,丰富意境
唐诗的魅力能丰富人生,强化形象思维。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毛泽东视察大河上下,长江南北,一路上妙语连篇,引古论今,其中也有人们熟悉的《唐诗三百首》里的诗句。
毛泽东几次谈论李白乐府《将进酒》。早在1948年3月在川口过黄河至中流时,很有感触: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到底源头在哪里?
1952年10月,毛泽东视察黄河水利工程。他对周围工作人员说:“我们一定要把黄河治好。李白有诗云:‘黄河之水天上来’那我就要骑毛驴到天上去,从黄河的源头,一直走到黄河的入海处,我要看看黄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毛泽东非常喜欢崔颢《黄鹤楼》七律,早在1927年春就以此为题作《菩萨蛮·黄鹤楼》,“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1953年2月,当重游他所说的“白云黄鹤”处,登临汉阳城北龟山,向西眺望汉水和长江交汇处,挥手对随从人员介绍,这里正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地方啊!
毛泽东也很喜欢李白的《下江陵》。1958年3月,他在成都会议后乘轮出川溯长江东下,在船上面对三峡风光,当船顺利到达江陵时,又高兴地面对大江感慨吟诵: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听不见,
汽笛一鸣到公安。
后两句正表达他那时的心情,同船的杨尚昆听了,不由笑着对他说:“主席对李白的诗,发展到社会主义了。”


有时,毛泽东还巧用唐诗,为名山名胜题字。
1961年9月,他在庐山手书了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的四句:“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且有题:“李白庐山谣一诗中的几句。登庐山,望长江,书此以赠庐山党委诸同志。毛泽东一九六一年九月十六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查看:391 | 回复:0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联系人

公众号

知识店铺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