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国学幼儿园联盟】《红楼梦》省亲四曲

[复制链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14:31 看全部
其三,通过对【豪宴】的剧情与元妃出宫之前的实际情境相比较,我们可以发现小说借助戏曲的情境,暗示出了元妃的真实处境。小说原文显示元妃省亲之前,刚刚参加皇帝亲设的豪宴,“皇家豪宴”的背后危机四伏,既潜伏着政治斗争的动荡和残酷,蕴含着莫怀古家破人亡的危机,也潜伏着贾府未来家破人亡的命运。元妃被加封凤藻宫尚书,从表面上看是受到皇帝宠爱,过去许多读者也是这样理解的,但情况恰恰相反。小说写贾府上下众家眷包括贾母本人,五鼓时分就梳妆打扮好迎候于正门,但是元妃的省亲队伍迟迟不来,一直到傍晚时分宫里才来了个太监,告知众人贵妃不能马上出宫。书中写道:
贾赦等在西街门外,贾母等在荣府大门外。街头巷口,俱系围幙挡严。正等的不耐烦,忽一太监坐大马而来,贾母忙接入,问其消息。太监道:“早多着呢!未初刻用过晚膳,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只怕戌初才起身呢。”
元妃推迟省亲的时间,最直接的原因是皇上“未初刻用过晚膳,未正二刻还到宝灵宫拜佛,酉初刻进大明宫领宴看灯方请旨”,所以一直拖到 “戌时起身”。戌时是晚上七点半左右,这是很不吉利的一个时辰,中国古代新妇回门必须在太阳下山之前迎着太阳回家9,日落西山、傍晚时分才出门是非常不吉利的。至于如此浩浩荡荡的出行排场虽然体面,但这只不过是皇宫内眷出行的惯常仪制,目的是为了彰显皇室尊荣,据此也不能得出元妃受宠的结论。与此相反,元妃可能并不受宠,何以见得?明知嫔妃今日省亲,皇帝似乎并未将此事挂在心上,不仅要她陪同四处应酬,还几乎忘了省亲一事,需要元妃“再请旨”,方才得以成行,这是元妃之所以拖到戌时才动身的直接原因。而贾府上下“自贾母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为此苦等一天,从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也可反衬出皇权的威严,堂堂世家大族在面对皇帝嫔妃归来省亲之时,表现出的异常谦恭和隐忍,那种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紧张感,一览无遗地呈现了皇室和贵族之间的等级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14:55 看全部
读者稍加想象就可以发现,上元节晚间戌时,在北方已然是冰天雪地一派肃杀,贾府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斥资三万两银子建造起的这样一个美轮美奂的大观园,省亲的时辰居然安排在了晚上,这难道是恩惠?简直无异于羞辱。而紧接着内廷给元妃安排回宫的时间是“丑正三刻”(大约晚上1点45分),省亲过程前后大约持续了七个小时,难怪有学者指出这是“鬼时”,这个时辰大观园之外是黑灯瞎火,空有圣眷排场,绝不可能引起外界关注。这也应验和深化了作者所要暗示的元妃的真实处境,即便是归省也“不得体面”,即便是回家也“不得见人”。所有这些迹象和细节都表明元妃并不受宠,加之元妃没有子嗣,这也是她并不受宠和危机重重的隐忧所在。所以,皇室的“豪宴”,家中的“豪宴”,演出上演的【豪宴】,这一切非但没有让元妃感到轻松和喜悦,甚至强烈地激起她对豪宴背后那种阴冷和肃杀的政治氛围的恐惧和不安。所以面对大观园的胜景,她非但感觉不到轻松和愉快,反而一再强调:“不可如此奢华糜费。”此等诚惶诚恐,正如《一捧雪》第二十五出【泣读】所写:
【仙吕入双调过曲】【步步娇】[小生上]避弋孤飞鹪鹩寄,江右风烟异。巢倾磊卵危,不共深仇,痛愤填胸臆。对影自悲啼,向人前不敢弹珠泪。
元妃自是不敢轻弹珠泪,但是她满腔的幽怨又压抑不住地表露出来,且看她对贾政所说的那番话:“田舍之家,齑盐布帛,得遂天伦之乐;今虽富贵,骨肉分离,终无意趣。”言语间流露出的骨肉分离的痛楚和万念俱灰的煎熬,和《一捧雪》二十二出【谊潜】的感喟如出一辙:
[旦]堂欢聚各天涯,[老旦]落落乾坤何所归。
[丑]时尚万般哀苦事,[合]无非死别共生离。
由此可见,盛大的归省仪典,在作者曹雪芹眼中只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大戏,他要借助舞台上演的小戏照应现实上演的大戏。这种“人生如戏”幻灭感,正如《中山狼》中的那一支【点绛唇】所唱:“奔走天涯,脚跟倚徙,萍无蒂;回首云泥,觑人世都儿戏。”《一捧雪》的结局是冤案昭雪,以“杯圆”告终,而《红楼梦》的结局以树倒猢狲散告终,作者借戏抒怀,悲愤之情可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15:19 看全部
《长生殿·乞巧》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元妃点的第二出戏是洪昇的《长生殿·乞巧》。《长生殿》写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杨⽟环的前⾝是蓬莱⽟妃的宫⼥,⼊世后被李隆基册封为贵妃。三⽉初三,唐⽞宗携⽟环、虢国夫⼈、秦国夫⼈等⼈游曲江。⽟环对虢国夫⼈受命望春宫陪驾⼼⽣不快,她的嫉妒令⽞宗反感,遂命⾼⼒⼠将她送回国忠府。⽟环托⾼⼒⼠带给⽞宗⼀缕青丝,以表思念之情,⽽⽞宗也因相思召回⽟环,⼆⼈情好逾初。安禄⼭奉命征讨契丹,战败被解进京,唐⽞宗赦其前罪,被封东平郡王,随后混乱朝纲。⽉中嫦娥梦授⽟环《霓裳⾬⾐曲》,⽟环急制成谱,与⽞宗共赏。唐⽞宗命永⼼、念奴⼆宫⼥⼊朝元阁,连夜为梨园班⾸李⻳年和众乐师传授乐谱,教演⼦弟。安史之乱,乱军将破长安,右龙武将军陈⽞礼及三千御林军护驾逃⾄蜀地马嵬驿,六军擒杀杨国忠,请杀杨⽟环。⽟环被赐死后,其灵追随⽞宗,不愿返回仙界,祈愿接续前情。后郭⼦仪收复长安,修葺宗庙,杨⽟环魂魄游长⽣殿后回到马嵬,⽟帝敕旨命其吁天悔过,允消夙业,即返蓬莱仙班。众仙⼈见⼆⼈情缘难解,代奏天庭,令⼆⼈永居忉利天上,⼆⼈终于在⽉宫相见,永结夫妻。
《长生殿》的深刻性之所以超越了一般中国古典的爱情悲剧,其主要的原因在于,作者洪升在《长生殿》的叙事中有意识地建构了“情之世界”、“世俗世界”、“天上仙界”的套层叙事结构,这一叙事形式超越了同时期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陈腐旧套和叙事模式,从而拥有了现代性品格。特别是对杨贵妃这一艺术形象的塑造,被作者赋予了前所未有的现代意义,同时李杨二人的爱情也蕴含着“人文的光辉”和“永恒的意蕴”。一方面延续并深化了汤显祖“情至观念”,通过刻画李杨二人的“至情”对于宗法朝纲和仙界永生的超越,展现了自由人性的觉醒和纯粹爱情的追求,可媲美《牡丹亭》中柳梦梅和杜丽娘的“至情”对于法理世界和生死两界的超越。另一方面《长生殿》虽然涉及到爱情和政治的矛盾,君臣关系和政治斗争,但主要表现的是人生难以两全的处境,表现现实的不自由和意志的自由之间的冲突,表现有限人生的终极意义的追寻,为了体现这种终极追求,洪昇把“情”的价值推上了形而上的意义和高度。正如《长生殿》【传概】所示:
【南吕引子•满江红】(末上)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笑人间儿女怅缘慳,无情耳。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子孝,总由情至。先圣不曾删郑、卫,吾侪取义翻宫、徵。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
《长生殿》第二十二出【乞巧】,舞台本称【密誓】,写杨贵妃在华西阁拾得受宠伴宿的江采蘋遗落的首饰,无限悲戚,唯恐“日久恩疏”“恩移爱更”,担心有朝一日“魂消泪零,断肠枉泣红颜命”。玄宗复来,慰藉百般,二人释怨,玉环被赐浴华清池。正值七夕之夜,两人对天盟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传奇叙事到此,笔锋转向天上的织女及众仙,天上神仙遥观二人恩爱情形,【越调过曲·山桃红】写众仙李杨二人“天上留佳会,年年在斯,却笑他人世情缘顷刻时!” “却笑他人世情缘顷刻时”概括了这出戏的要旨: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是无常,没有永恒和确定性的未来,这个要旨也呼应了小说《红楼梦》的大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15:38 看全部
《红楼梦》借鉴了《长生殿》的叙事结构,太虚幻境就好比忉利天上,“大观园—贾府内外—太虚幻境”,正好对应着“皇宫—大唐天下—忉利天上”的空间叙事层级。《红楼梦》引用洪昇的《长生殿》,借由天上对人间的审视,仙班对俗世的玩味,道出世间繁华的真相是“人世情缘顷刻时”,意在揭示:人生的悲欢离合在人心的体验是悲剧,然而在更浩渺的天宇和仙界看来则是司空见惯的人间喜剧。从宇宙的角度俯瞰人世,人世的悲欢离合本就是幻梦一场。李杨二人“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永恒誓言在天界众仙看来是毫无永恒性可言的,因为一切在世的富贵荣华、永恒誓言只不过是时间中转瞬即逝的幻光。对天盟誓、生死相依的李杨二人仿佛就是众仙注视下正在经历“悲欢离合”的“戏中人”,他们苦苦追求情的永恒,却根本无法识破尘世的虚幻和无常。誓言相比命运而言是微不足道的,没有永恒可以依凭,没有圆满可以相信,安史之乱的劫难即将摧毁这想象的永恒。盛世繁荣,恩爱缠绵之际,无法预知命运的风暴就在附近,突如其来的安史之乱即将导致二人生死两隔。戏剧在更广阔的宇宙视角表明,无论是台上敷演的传奇,或是台下的正在发生的世事,只无非是是短暂的幻梦而已。天上的神君俯瞰人世的沧桑巨变,就犹如此刻大观园里看戏的人看舞台上的悲欢离合,梦外还套着一层幻梦。《红楼梦》借用了这样的叙事手法,元妃省亲之时,大观园里的人还在梦中。
另外,小说叙事安排元妃点《长生殿》,照应和寄寓了元妃对人间真情的渴望。元妃之所以点这出戏的愿望是出于和杨贵妃一样的身份,希望自己在有限的人生中能够得到皇帝的真爱,能够体会人间最真挚的男女真情。但是她没有杨贵妃幸运,杨玉环在短暂的生命里还有一位君王与自己有人间的真爱,元妃既被隔断了家庭的人伦之爱,也没有人间的情爱。她省亲回家见到家人的第一句话就是“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可以想见她痛彻心扉的苦楚。而元妃希望的这种“有情有爱”的人生注定是虚幻的,她注定得不到人间真爱,并且生活在恐惧和危机之中。《长生殿》最后的结局是杨贵妃被赐死马嵬坡,等待元春的是早亡和短命,这正是曹雪芹通过曲文特意预设和铺垫的“戏谶”。
而《省亲四曲与<红楼梦>关系探佚》一文认为脂砚斋此处的夹批:“伏元妃死”没有根据,文中说:“元妃与杨妃既无共同之处,说此曲与之有关,就难以成立了。”10此文认同妙复轩所言此曲当与宝钗有关的理由是:“密誓”者,谓男女双方誓盟密矢,两情无二;《乞巧》者,则惟女子单方虔热心香、伏祈鉴佑耳。宝钗一心要得到宝玉之主,但结果仍不免‘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这番解读虽有新意,但与小说的整体叙事和人物命运的关联来看,未免有些不着边际。元妃与杨妃的身份,二人所处的政治地位,其家族与皇室危险的结构关系,有着诸多的相同。从戏文和小说的情节、矛盾、人物等多个层面分析,方能见出《红楼梦》借助《长生殿》来深化小说内涵和悲剧意义的天才妙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