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国学幼儿园联盟】《诗经中的植物》

[复制链接]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志高
2019-3-29 16:34:16 1095 12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共收录了305首优美的诗,其中涉及植物的诗篇高达135首。《诗经》中植物的种类繁多,据统计,《诗经》中一共提到了143种植物。植物与人类的日常生活关系密切,不仅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物种类,而且还以其特有的属性成为人与人之间传递信息、表达情感的媒介与工具。自然的植物纯真可爱,不加修饰便把人打动众多的植物意象,除了展现出一幅幅广阔的自然风光的画卷外,在婚恋诗中更是通过草木比兴手法传达着先民的相思与爱恋,在先民们表达恋情的诗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而且《诗经》中的植物,多数是与古代男女情爱联系在一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34:33 看全部
花与女子      说到花,人们会马上联想到它们婀娜的姿态、绚丽的色彩和沁人心脾的气味,它们美丽的外表曾引起多少人对它驻足旁观,同时心生艳羡赞叹。这样的体验始自先民。他们在辛勤劳动之余,面对自然娇美、赏心悦目的鲜花,怎会不为它们含苞欲放、娇艳欲滴的形态而浮想联翩呢?它们正如青春活力、纯真健康的青年男女,那娇羞的形态怎不令青春少年想到他们的意中人呢?他们希望自己能有如此美貌,同时希望意中人亦如此,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花与人就产生了联系。如《郑风·有女同车》:“有女同车,颜如舜华。”“舜华”, 即芙蓉花,又名木槿。时当夏秋之际,木槿花盛开,诗中的男女一同出外游览。诗中赞美这个与其同车的女子的容颜就像绽放的木槿花一样又红又白,娇艳妩媚。还有以花起兴来渲染气氛,间接地以花喻美人的,如《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此诗为祝贺女子出嫁的贺婚诗。周代一般在春光明媚桃花盛开的时候姑娘出嫁,故诗人以桃花起兴,为新娘唱了一首赞歌。诗首句不仅以盛开的桃花起兴来渲染女子出嫁的喜庆气氛,而且还将新嫁娘娇美俏丽的容颜间接比作灿如云霞的桃花。清代姚际恒作《诗经通论》曾曰此诗以桃花比喻女子,“开千古辞赋咏美人之祖”。在这首诗歌当中,中国文学第一次出现了用花朵来衬托美人的比喻。后来的诗歌“人面桃花相映红”“美人如花隔云端”显然都受到了这首古诗的影响。与此相似的还有《召南·何彼襛矣》:“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写了贵族女子盛极的美貌正如桃花盛开一样端庄典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34:48 看全部
草木对举与男女情爱      和花草意象与女性有密切的联系相对应,《诗经》中的树木意象也多与男性有关。在《诗经》婚恋诗中,用来比喻男子的往往是具有高大、强壮特点的植物,如《周南·樛木》的:“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以“樛木”象征男子;《小雅·斯干》的:“如竹苞矣,如松茂矣。”以竹、松来形容男子等。但还是以藤蔓缠附于树木这一类草木相依的意象更为典型,如《周南·樛木》的:“南有樛木,葛藟萦之。”阴柔的藤蔓缠附在阳刚的树木之上,刚柔相济,阴阳相合,先民由此联想到夫妻相依相偎、琴瑟相和。      《诗经》还常常出现一种“山有××,隰有××”的形式,“山有”多是具有阳刚之美的木本植物,“隰有”多是富于阴柔之意的草本植物或花卉。这类意象常常是以“山有××”喻男,以“隰有××”喻女,构成一类草木对举的意象套语,以此来比喻男女情爱。如《邶风·简兮》的:“山有榛,隰有苓。”榛树,生于山地阳坡及丛林间,木质坚硬,耐寒耐旱,生命力极强,比喻男子;而苓(一说甘草,一说苍耳,一说黄药,一说地黄,在这取“莲”之意)比喻女子。诗作以榛树比喻诗中女子所爱慕的舞师,而开放在水泽中的苓则为女子自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35:05 看全部
寄托思念的植物      《诗经》中将说不尽的离愁,道不完的相思寄托于植物中的这一用法也不在少数。一如《陈风·泽陂》。         《陈风·泽陂》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蒲,香蒲,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在河滩上。蕳,莲蓬,荷花的果实,一说兰草。菡萏,荷花,莲花。诗人在池塘边看到蒲草与荷花相伴,想起自己曾经遇到过的一个高大丰满漂亮的女子,女子有荷花般的娇美,自己有蒲草般的韧性,可此时的他只能对物神伤,既羡慕蒲草,又想念那个美如花的女子,不禁心烦意乱,情迷神伤,晚上觉也睡不着,于是一腔愁闷,发而为歌。      这一用法在采摘诗中也同样有所使用且数量不少。女子借采摘野菜来表达思念之情,一方面是因为女子主要从事的是与采集相关的劳动,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其绵延不绝的外在形态与思念的悠长不尽有直观上的相似性。采葛是当时常见的女子劳动生活情景,而且葛之细长的外形、蔓延生长的态势,很容易让多情的女子联想到情思的悠长绵远。如《王风·采葛》。         《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采葛的女子在与意中人分开以后,就开始了悠长的思念,随着时间的推移,思念也越加强烈而深切。葛,葛藤,一种蔓生植物,块根可食,茎可制纤维。萧,植物名。蒿的一种,即艾蒿。有香气,古时用于祭祀。艾,多年生草本植物,菊科,茎直生,白色,高四五尺。这是一首思念情人的小诗。采葛为织布,采萧为祭祀,采艾为治病,都是女子在辛勤劳动。男子看到这些植物便思念起自己的情人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首诗以柔顺的葛、萧、艾起兴,表达对思念女子的相思之情,开相思情诗中“一如不见,如隔三秋”之滥觞。在《诗经》中,“葛”既是作品所描写的劳动对象,同时又作为比兴意象而存在——以葛喻思念,以葛兴祝福。      再看《唐风·葛生》的:“葛生蒙楚,蔽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数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这是《诗经》中一篇著名的悼亡之作。诗以生长在荒野中的葛草起兴,表达了丈夫对亡妻深沉的追悼与思念之情。另外,《周南·卷耳》同样借采摘卷耳抒发对在外行役的丈夫的思念:“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诗中的妇女“采呀采呀采卷耳,然而采来采去不满筐。因为我叹息着想念着远行的人儿,把竹筐放在大路的两旁”。诗中开头起兴就提到了“采采卷耳”。卷耳,又名苍耳,周身多刺,菊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古人作为食用植物,是一类多而易得的野菜。这种植物,因为多刺,经常会附着人身上,诗中用卷耳起兴,既体现了当时妇女劳作的场景,同时又用苍耳易附着于人,表明了思妇的心声,不管你去哪儿,即使远隔天涯,我也愿意追随你,与你相守,深切地体现了思妇怀人、天涯相随、永不离弃的心声。      此外,《诗经》中也不乏出征在外的征人,表达对家中妻子思念之情的作品,同样也常采用植物意象借以传情。如《卫风·伯兮》。         《卫风·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这是一首妇女思念远征在外的丈夫的诗作。诗中的妇女自丈夫出征之后,思念不已,无心梳妆,也无心打扮,牵挂着丈夫以致忧思成疾。“愿言思伯,甘心首疾”,如此痛苦,如何才能派遣呢?诗歌最后写道:“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萱草,即忘忧草。朱熹注曰:“谖草,令人忘忧。”程俊英《诗经译注》中说:“古人以为此草可以忘忧,故又名忘忧草。”诗中,这位女子将派遣相思的苦楚,寄希望于可以忘忧的萱草,希望得来萱草以排解心中的忧愁。再如《小雅·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追忆分别时的场景,用杨柳(留)的恋恋不舍,表达诗人的相思之情,开以乐景写哀情之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志高 发表于 2019-3-29 1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志高
2019-3-29 16:35:22 看全部
表达爱意的媒介      《诗经》中的花、草、树木、果实等植物被赋予了人类的情感,它们或是男女定情的信物,或是男女爱情的见证。其中,许多植物以其特有的属性和用途成为人与人之间传递情感和表达意念的媒介与工具,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类精神生活的需求。如《邶风·静女》。         《邶风·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彤管,不详何物。一说红管的笔,一说和荑应是一物。有的植物初生时或者才发芽不久时呈红色,不仅颜色鲜亮,有的还可吃。也可能是指涂了红颜色的管状乐器等,在这里暂且按植物红管草讲。诗歌写的是青年男女幽会,女子送了男子一支红管草。女子向男子赠物表达爱意,那支彤管草是女子跋涉远处郊野亲手采来的,物微而意深,可以说是女子对男子一片深情的美好寄托了。      还有《郑风·溱洧》。         《郑风·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勺药,即“芍药”,一种香草,与今之木芍药不同。《郑笺》:“其别则送女以勺药,结恩情也。”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云:“又云‘结恩情’者,以勺与约同声,故假借为结约也。”诗里的情景,就发生在一年中这最为明朗的一天里,有着轻快的流水声,花草也开得最为繁盛。那句“且往观乎”,若写成白话文,一定得是“去看看嘛”才行,分明是女孩子撒娇的口吻,于是才有了下句中的“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男子到底不忍拂了佳人的兴致,虽然嘴上说着已经去过了,终究还是一同前往。赠送芍药的情节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出现了,仿佛好风物的时节里,如同水流花开一样自然而然。而芍药呢,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男女之间表达爱意的媒介。      再看《卫风·木瓜》。         《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与“投桃报李”不同,回报的东西价值要比受赠的东西大得多,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高尚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友情)。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因而回赠的东西及其价值的高低在此实际上也只具有象征性的意义,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的情意的珍视,所以说“匪报也”。“投我以木瓜(桃、李),报之以琼琚(瑶、玖)”,其深层语义当是:虽汝投我之物为木瓜(桃、李),而汝之情实贵逾琼琚(瑶、玖);我以琼琚(瑶、玖)相报,亦难尽我心中对汝之感激。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们这个礼仪之邦的习惯和规矩。一般交往中是如此,男女交往中更是如此。男女交往中的“投桃报李”,已不止是一般的礼节,而是一种礼仪。所以礼物本身的价值已不重要,象征意义更加突出,以示两心相许,两情相悦。那么木瓜在此,自然也就成了男女之间表达爱意的媒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志高
国学会员给TA私信

查看:1095 | 回复:12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