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黑老大陈鸿志事件,王宁、陈秋平、骨气大不同

[复制链接]
回家 发表于 2019-5-1 09: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家
2019-5-1 09:52:46 3151 7 看全部

您好,您还没有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陈鸿志这种现实中的“黑恶势力”,其最大的罪恶,其实在于对当地社会秩序的控制和摧毁。

▲陈鸿志照片。

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成家庄镇原党委书记陈秋平近日接受采访,让当地“黑老大”陈鸿志的“跋扈”再次见诸媒体。

陈秋平的诉求是,“希望组织上给我一个正式的工作安排”——原来,在陈鸿志的逼迫之下,他此前不得不辞去了镇党委书记的职务。

▲陈鸿志下属煤矿门口,路边贴上了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新京报记者卫潇雨摄

━━━━━

“打县委书记耳光”与“让镇委书记滚蛋”

镇党委书记是基层政权的“一把手”,足以在一个镇上形成权威。但是,陈秋平这个“书记”却比较憋屈,因为没有满足陈鸿志的要求,他的祖坟被挖,自己也不得不辞职。

但他终究是个有血性的男儿,2018年1月实名向国家扫黑办12389网站举报陈鸿志。最终如其所愿,陈鸿志于去年7月被捉拿归案。

这里面有两个情节值得寻味:一是,陈鸿志想让他的马仔、时任成家庄镇副镇长刘某成为“镇人大主任”,被陈秋平拒绝。搞笑的是,在换届的时候,刘某仍然更上一层楼,成功晋升副书记。但陈鸿志仍不满意,让陈秋平“滚蛋”。

二是,陈鸿志被抓后,媒体广泛报道了当地一个广为流传的事情:陈鸿志曾经当面打了柳林县原县委书记王宁一记耳光,因为他办事不力。

那名县委书记已经落马,但很明显,他还够不上“保护伞”的级别。因为办事不力被打耳光,那只能是马仔的角色。

▲陈鸿志旗下的王家焉煤矿。新京报记者卫潇雨摄

就媒体报道的情节来看,陈鸿志在当地已经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他通过非法抢夺的方式,控制当地多家煤矿。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他成为“扶贫先进个人”,因为曾修了一条公路,但事实上,这条公路只不过是为了方便他运输煤而已。

既能打县委书记,又能影响舆论,要让一个镇党委书记“滚蛋”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某种意义上,陈鸿志算得上是穷“黑”极恶——他能直接让其权势触角伸到基层治理生态和人事任命中,顺他者昌、逆他者被扇耳光。他能制造某种“现实扭曲立场”,将红与黑、权与钱打通、连接。

▲2018年,吕梁市柳林县凌志集团董事长陈鸿志被警方刑事拘留。央视截图

━━━━━

“陈鸿志”们最大的恶是对社会秩序的摧毁

从去年开始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像陈鸿志这样典型的案例还不多见。这是标准的“黑恶势力“,称霸一方,无法无天。

这种局面的形成,自然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陈鸿志模式”,在山西有着一定代表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山西的发展都依赖煤矿为代表的资源型企业,“煤老板”成为山西形象的一个代言者。

在法制不健全的时代,有些煤炭企业的发展注定充满血与泪。新闻媒体广泛报道矿难中的矿工,而较少聚焦处在食物链顶端的阶层。那些聚焦此类题材的影视剧,大多都展示了掠夺、控制和斗争,残忍场面随处可见。

但是和现实中的陈鸿志相比,影视编剧的想象力就显得过于贫乏了。陈鸿志在公众面前是个文雅的慈善家,但其黑暗的一面或许又远超人们的想象。

▲陈鸿志旗下的煤炭大酒店,陈鸿志及集团高层管理人员曾长年居住于此。新京报记者卫潇雨摄

大多数人对“黑恶势力”有一种浪漫的想象,注重其中的斗争、复仇等离奇的情节,也动辄将其“古惑仔电影”化。

而陈鸿志这种现实中的“黑恶势力”,其最大的罪恶,其实在于对当地社会秩序的控制和摧毁。

它甚至会造成一定的后遗症——那个被他逼迫辞职的镇党委书记,到现在都还没有安排好工作。相比于这种具体人事的影响,社会关系和秩序的恢复,就会更加漫长。

这名镇党委书记的遭遇告诉我们,重建基层社会的秩序,有多么困难。而这,也是这次“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意义所在。

相比于那些在幼儿园门口挂出搞笑标语的行为,用心甄别出陈鸿志这样的“真黑真恶”,当然要困难得多——真正的扫黑,就是要揪出陈鸿志背后的保护伞,而不是张贴标语那么简单。

文/张丰编辑新吾狄宣亚校对郭利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回家 发表于 2019-5-1 10: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
2019-5-1 10:08:23 看全部
陈鸿志,1975年生于山西省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1999年退伍后,白手起家创建了“星火石料厂”,扩建后改名星火建材有限公司。2003年注册“柳林燎原商贸有限公司”。现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整合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7月24日晚间,山西长治警方通报,该市公安机关正在侦办一起有组织犯罪案件,已将犯罪嫌疑人陈鸿志依法刑事拘留。 [1]

陈鸿志出身寒门,父亲是一名铁匠。他从小不爱读书,学习成绩差,后来去当了武警,1998年退伍。 [2]
1999年退伍后,陈鸿志白手起家创建了“星火石料厂”,扩建后改名星火建材有限公司。开石料厂让陈鸿志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03年是他在商界崛起的标志性年份,时年28岁的陈鸿志借力煤炭经济的快速增长,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意,注册柳林燎原商贸公司,开始涉足煤炭业。仅这一年,他就承包了兴家沟煤矿、成家庄煤矿、田家坡煤矿等5座煤矿。 [2]
2005年,他正式组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公司。2007年,他又先后承包邓家洼煤矿、柳家庄煤矿,并购买了麻塔则煤矿。
2009年山西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后,凌志集团共拥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综合购物商厦1座(燎原商厦),五星级酒店1座(煤炭大酒店),全日制省级示范初中1所(成家庄示范初中),大型印刷厂1个,以及占地1152亩的绿色生态农业园区1个。 [2]
2013年,柳林县凌志农业科技开发公司成立。基地位于柳林县成家庄镇张家庄村,面积1280亩,总投资1.7亿元。柳林县盛产优质主焦煤,造就了不少暴富的煤老板,联盛集团老板邢利斌、凌志集团老板陈鸿志是他们当中最典型的代表。当地人谈到柳林的煤焦资产布局时如此评论:柳林南边的半壁江山是邢利斌的地盘,北边则大多数属于陈鸿志的势力范围。 [2]
现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整合为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近年来,关于陈鸿志恶行的爆料和举报频频出现。其中,有一篇名为《陈鸿志涉黑团伙41条犯罪线索》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发帖人称,陈鸿志以贿选、暴力威胁等手段,控制了以孟门镇为主的柳林县西北片多个乡镇的农村选举,使其煤矿所涉村庄的主要村干部,大多成为陈鸿志的代言人和利益共同体。文章还称,陈鸿志集团在强买强卖煤矿时,断路、决水、放火等暴力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2]
2007年10月,陈鸿志假借修路之名,将通往该矿的道路挖断,致使该矿场原煤无法外运,被迫停产。最终,薛武汉等人不得不将煤矿卖给陈鸿志。 [2]
2007年12月30日下午,薛武汉同王亮珠及其司机高三平等人一道去麻塔则煤矿验煤,高三平在返程中遭到陈鸿志团伙数十人围堵殴打。由于对方出手过重,高三平当场死亡,并被扔下30多米深的深沟。
柳林县一位企业家告诉记者,陈鸿志对雇佣的打手们“不薄”,很多人愿意为其卖命,甚至不惜遭受牢狱之灾。他举例说,陈鸿志有个打手几年前出事后,陈鸿志给其妻儿一个月发5000元生活费,还给他在柳林县城买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 [2]
2018年7月21日晚上,山西省公安厅联合长治市公安局同时出警,动用数百警力,包围凌志集团旗下的吕梁市柳林县煤炭大酒店。与此同时,在陈鸿志的老家柳林县孟门镇,警方也展开了抓捕行动。 [2]
2018年7月24日晚间,山西长治警方通报,该市公安机关正在侦办一起有组织犯罪案件,已将犯罪嫌疑人陈鸿志依法刑事拘留。 [1]  8月8日,吕梁警方通报称,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十分巨大的涉黑案件。 [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回家 发表于 2019-5-1 10: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
2019-5-1 10:08:28 看全部
善待“抗黑干部”,别让“法向不法让步”
“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包含两层意思:要打击不法行为,也要保护守法者——包括像陈秋平这样的“抗黑干部”。



▲陈鸿志下属煤矿门口,路边贴上了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新京报记者卫潇雨摄

“黑老大”被抓了,跟他对抗却遭其报复、最终被迫辞职的抗黑干部,是否该再予以重用?上游新闻日前的一则题为《“我是被黑老大陈鸿志逼得辞职的,希望组织上给我一个正式的工作安排”》的报道,就将这问题抛了出来。

据报道,近日,山西吕梁市柳林县成家庄镇原党委书记陈秋平反映,由于他未满足当地“黑老大”陈鸿志的干预官员任命、封堵运煤通道等诸多无理要求,遭到对方恶意报复,包括威胁“不想干就准备滚蛋”、联络村干部操纵基层选举、抢手机、断水电、扎轮胎,就连陈秋平家里祖坟都被挖,他为此被迫于2017年10月辞去镇党委书记一职。2018年1月,他通过全国扫黑办12389网站实名举报陈鸿志。

柳林县委组织部长对此表示,陈秋平事件后,柳林县委专门出台了意见保护抗黑干部;对他重回柳林工作的要求,也已向吕梁市上级部门请示。



▲陈鸿志照片。图片来源:新京报

抗黑干部也是“为众人抱薪者”

镇党委书记因不屈服于“黑老大”的淫威,频遭报复被迫辞职,若这属实,那无疑是黑社会、恶势力为害一方的直观映射,也是对扫黑除恶必要性与紧迫性的再确认。

从目前看,陈秋平所述情况可信度极高。据当地官方消息,身为山西知名煤老板的“黑老大”陈鸿志,是2018年7月24日被长治警方刑拘;同年8月8日,吕梁警方通报他涉黑。从媒体报道和多方说法看,陈鸿志确实曾气焰嚣张、作恶多端,其中就包括打击跟自己处在对立面的镇、村干部。

2018年10月,新京报的报道《山西煤老板的黑金人生:用美女贿赂,当众扇官员耳光》中,就披露陈鸿志与当地政府官员关系匪浅,甚至可以左右部分官员的升迁,他曾当众扇过已落马的柳林县原县委书记王宁耳光,只因王宁没有办好他嘱托的事。当年9月,央视《法治在线》亦曾对其起底:陈鸿志为控制更多煤炭资源,操纵基层选举,将当地多个村庄村干部培养成利益代言人,并锄除异己。

2018年5月,打着“部分受害者联合举报”名义的举报信《吕梁陈鸿志涉黑团伙41条犯罪线索》在网上热传。帖子中列举的第34条犯罪线索,就是打击“不听话”的原党委书记陈秋平,里面提到的打击报复情形跟陈秋平所说的契合度很高。而柳林县组织部部长的确证、部分村主任村民的“证词”,也都印证了这点。

陈鸿志的猖獗,反衬出的是陈秋平的可贵:如果说,他起初拒从同村长大的“黑老大”的无理要求,还拒绝其拉拢,是身为公职人员的“坚守原则”,那他在辞职后的举报且力拒“说和”,则是跟涉黑恶势力的执拗叫板。在当时他跟陈鸿志势力对比强弱立判的情境下,这份不卑不亢颇显胆识,其风险也如影随形——正如他自己说的,“当时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上了。这个事情,我别无选择。”

现如今,陈鸿志已被抓,在舆论场激起的回响就是“墙倒众人推”、各方都叫好,这也体现了除恶的民意向度。但事后“众人推”容易,事前“以鸡蛋撞墙”式的推墙却很艰难。村上春树曾用“鸡蛋与高墙”隐喻强弱者的对峙,在“陈秋平PK陈鸿志”这场正与邪的较量中,若对号入座,那陈鸿志就是“墙”,陈秋平则是“鸡蛋”。

毋庸置疑,最终推倒这堵墙的,是扫黑除恶的“推土机”,但有黑必扫、除恶务尽,也离不开陈秋平们“以卵击石”式的努力。也正是他们的坚持举报,让扫黑多了些线索,也向扫黑除恶精准打击提供了“瞄准镜”。



▲陈鸿志下属的柳林煤炭大酒店外观。 新京报记者卫潇雨摄

对抗黑干部就该善待

本质上,陈秋平这样的抗黑干部,也属于“为众人抱薪者”。“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让好人有好报,合乎社会的正义期许。就像此前公众呼吁,不能让追击肇事逃逸者被索赔的朱振彪、路见施暴见义勇为的赵宇“流血又流泪”那样,对这样的抗黑干部,社会各方显然也有必要温柔以待。

而吕梁市柳林县当地给出的回应,也彰显了这样的导向:按照该县组织部部长的说法,当初陈鸿志案发后,吕梁市委组织部专门下发文件把陈秋平借调,就是“先让他有工作做,远离是非之地”。

如今在陈秋平提出“希望组织上给个正式的工作安排,别无限期借调”的诉求后,当地也向吕梁市上级部门进行了请示,市里表示“会给他考虑合适的岗位”。该县组织部部长还透露,陈秋平事件后,柳林县还以县委名义专门从保护干部的角度出台了一个意见,“对敢于和黑恶势力作斗争的优秀干部会提拔重用,我们希望树立这样的干部任用导向。”

这令人欣慰。本质上,从人事任命层面善待包括抗黑干部在内的“正直人”,是对扫黑除恶立场鲜明的支持,也呈现了“不让老实人吃亏”的用人导向。

今年全国“两会”上,最高检检察长张军称,“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其意思包含两个方面:要打击不法行为,也要保护守法者。我们期待抗黑干部陈秋平得到善待,也希冀更多的守法者都能被呵护。

□佘宗明(媒体人)

编辑 孟然   校对 危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回家 发表于 2019-5-1 10: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
2019-5-1 10:10:37 看全部
三晋之声:从慈善企业家到涉黑的阶下囚,山西遭受煤炭经济的侵害

晋商印象

18-08-1415:48


黄河第一古镇孟门镇李家塔村

办学校修大桥的陈鸿志突然被抓

2018年7月末曾经备受媒体赞扬的山西慈善家陈鸿志被突然抓捕,这位为家乡百姓修建黄河大桥,修缮黄河第一古镇孟门镇,修建学校的慈善家突然被披露涉黑,其实在2018年陈鸿志被突然抓捕前似乎就有征兆,网络有很多自媒体披露了大量山西凌志集团的涉黑情节,遭到凌志集团四处公关,陈鸿志的慈善行为被当成典范得到很多权威媒体的赞扬,这些披露凌志集团的自媒体被迫删帖,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始终是真理,虽然外地人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是在吕梁县“陈大佬”的名气很大,叫陈鸿志,山西柳林县人,陈鸿志在柳林县深耕20年,靠围堵打砸、组织黑社会、强迫收购,控制柳林县政权发家。陈鸿志甚至敢于当众扇县委书记王宁(已经落马)耳光,此事在柳林县人人皆知。成家庄镇党委书记陈秋平因不配合陈鸿志围堵邓家庄煤矿,在2017年清明,陈秋平回家上坟时,陈鸿志安排人捣毁了陈秋平家的祖坟,所作所为令人发指。陈鸿志的疯狂行为源自当地官员的腐败,陈鸿志敢当众扇县委书记王宁耳光,源自王宁自身的问题,这位柳林县的县委书记早在2015年就因为腐败案发被双开处分!


陈鸿志姐姐被网上追逃

一名看似普通的邮电局职工不普通

作为7月末中央和山西省公安厅打黑除恶重点案件之一,抓捕陈鸿志的行动非常保密,属于突发抓捕,为了防止走漏风声,此次抓捕行动为异地出警,长治公安局秘密潜入吕梁进行抓捕,由于陈鸿志属于集团作案,造成需要抓捕的人员众多,至今还有三名重要嫌疑人在逃,其中一位是普通的邮电局职工,但是由于是陈鸿志的姐姐,也涉案其中,虽然还未被抓获,但是凌志集团涉黑案已经被做实,在听闻陈鸿志被秘密抓捕后,公安机关已经接到了很多举报案件的线索,说明了陈鸿志在当地已经作恶多年,民间积怨很深!


2018年8月7日长治公安局公告

政府给敢怒不敢言的民众做主

从曝光陈鸿志案件的细节来看,可以当中扇县委书记耳光,可见此人平日里多么的嚣张,连县委书记都不敢惹的地头蛇,当地的人民更是敢怒不敢言,2018年8月7日,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贴出公告,让吕梁地区的民众踊跃举报陈鸿志的涉黑行为,为了保证举报人的信息,打消当地民众害怕遭受报复的心理,此次属于异地接警办案,充分显示了政府对吕梁本地公安系统的不信任,估计未来吕梁地区官场还会有大地震发生!


敢怒不敢言的村民

近代山西的没落全是由于遭受煤炭经济的害

上图是受到凌志集团下属煤炭企业私采滥挖造成邓家洼村地基下沉严重,村里已到处裂痕残破不堪。而当地的居民却敢怒不敢言,陈鸿志的经历和山西的很多煤老板经历类似,没有读过多少书早年曾当过兵,从部队回到家乡的最初一段时间过得十分落魄,在洗浴中心当过擦鞋工,但是靠着吃苦大胆完成了人生转变,1999年前后,他在当地一位领导的资助下开了一家石料厂,后承包煤矿发了家。通过轻松获取的煤炭财富迅速成为当地的首富,有了钱陈鸿志不但成为了柳林县的人大代表,而且还成为当地有名的慈善家,光鲜亮丽的身份背后隐藏着却是欺行霸市涉黑的头领,他的财富源自家乡地下的黑色资源,最近几十年曾经青山绿水的山西美景已经不再,很多历史达到百年的村庄就像上图一样被迫搬迁!

如果山西人民有可以再选择一次的机会,那么山西人民一定不希望地下蕴藏着这些黑色资源,在没有煤炭资源的时候,山西晋商前辈们勤俭节约,一座小小的平遥县城就可以做到富可敌国,然而靠着挖煤卖资源的现代山西却不断乞讨国家拨款来救助境内的贫困县!轻易获得财富也会轻易地失去,现代的山西人靠着单一的煤炭经济变得慵懒,忘记了勤俭节约晋商的传统,奢靡的财富攀比占据社会的主流,造成山西整体的社会风气变化!

山西的煤炭经济是造成现代山西落后重要的根源之一!

三晋之声,我是山西儿女,我为自己的家乡而发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回家 发表于 2019-5-1 10: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
2019-5-1 10:11:02 看全部
山西柳林"首富"案抓捕39人!涉案78亿拥341处房,为风水改黄河道

澎湃新闻

18-09-0414:40
9月3日,山西长治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近日,检察机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对陈鸿志等39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警方同时表示,“为继续扩大战果,彻底摧毁陈鸿志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希望广大人民群众踊跃揭发,提供该犯罪集团的违法犯罪线索。”


此前,央视新闻频道以《山西破获特大涉黑团伙,暴力敛财巨额财富触目惊心》全面披露山西柳林首富陈鸿志涉黑案,报道称,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初步评估约78.4亿元。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数量“大得惊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于 8月14日曾刊发《起底柳林涉黑首富陈鸿志:从擦鞋工到煤老板,最仰仗保安队》,陈鸿志被抓后,其老家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仍能看到陈鸿志在此留下的点点滴滴。据央视新闻报道,陈鸿志的住宅达3800多平米,后靠山、前望黄河,曾为了风水修改黄河河道,在家门口修建大坝。


8月30日,公安部发布十名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逃人员A级通缉令中的唯一一名女性陈富香,其身份为陈鸿志的姐姐,她的丈夫张泽平已经被抓,系柳林县法院成家庄法庭庭长。


坐拥341处房产,曾为风水修改黄河河道


央视8月28日报道称,山西公安机关采取提级管辖、异地用警等方式,近日破获了一个盘踞在山西省柳林县多年的黑恶组织,铲除了以陈鸿志为首,长期为害一方的社会毒瘤。


陈鸿志被抓后,其老家柳林县孟门镇李家塔村,仍能看到陈鸿志在此留下的点点滴滴。据央视新闻报道,陈鸿志的住宅达3800多平米,后靠山、前望黄河。专案组办案民警在采访中称:“(陈志鸿)民宅有喷泉,住宅在老宅的基础上翻新,造价非常昂贵,看起来非常奢华。”陈鸿志还为了所谓的“风水吉利”,将黄河河道改修,在家门口建起了大坝。


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约252481.93㎡,估价50.1亿元。


暴力敛财,涉案财物超78亿


上述报道称,包括大量房产,公安机关共扣押、查封、冻结涉案财物初步评估约78.4亿元,冻结银行账户133个,冻结资金共计6.3亿元;冻结银行股份3.6亿元;土地16.25公顷,估价5.4亿;查封汽车估价13亿。同时,在财务状况审计中,初步认定该集团偷税约1.9亿元,应入未入账收入6.25亿元。


长治市刑警支队办案人员在接受央视新闻频道采访中称,陈鸿志名下黄金总共20公斤,价值550余万元;手表12块,价值约800万元。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瓷器、挂件、字画、石头、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车辆。


长治市公安局局长乔亚民称,陈鸿志这个人就是一切为了金钱,为了金钱不顾一切,打击涉黑犯罪要求“打伞断血”,“在北京、太原等地几百处房产,这个量是大得惊人,超过人们想象。他的这个财富帝国都是受害人的血和泪为基础的。”


乔亚民还称,以陈鸿志为首的犯罪集团,是一个具备了所有黑社会组织犯罪特征的、以公司型架构为载体的犯罪集团。这个犯罪集团主要的犯罪点就是,煤炭和相关的煤矿。


据央视新闻,“以打开路”是陈鸿志犯罪集团的一个首要特点,暴力手段贯穿在陈鸿志黑恶发家之路的始终。


办案民警在采访中称,通过调查发现,陈鸿志及其手下不仅对社会上的群众实施过多起殴打,也对单位内部员工实施殴打和体罚。


一位受害者称,体罚包括俯卧撑、仰卧起坐、蹲下起立,人称“251”:两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一千个蹲下起立。“做不了也得做,不做就打。”


陈鸿志姐姐被公安部通缉,姐夫被抓


9月3日,山西长治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近日,检察机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对陈鸿志等39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此前,警方接连发布通告征集线索,追捕该案在逃嫌疑人。根据通报,该案嫌疑人包括当地村主任、村支书、派出所所长、刑警大队教导员,以及陈鸿志控制的山西凌志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高管等,其中多人陆续被抓,而涉案的陈富香一直在逃。


7月30日,长治警方发布通告,敦促陈富香尽快自首。通告披露,陈富香系柳林县邮电局职工。而上述公安部通缉令则显示,陈富香户籍地在天津市河北区,现住地在柳林县。8月30日,陈富香登上公安部A级通缉令。


据《中国新闻周刊》引用知情者的说法,陈富香是陈鸿志的姐姐,同样涉该案的柳林县法院干部张泽平,是陈鸿志的姐夫。柳林县法院官网显示,张泽平系该院成家庄法庭庭长,目前其已被抓。


另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张泽平及陈富香两个名字均出现在凌志集团高管名单中,分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回家
国学会员给TA私信

查看:3151 | 回复:7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