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典学习] 《论语》泰伯篇

[复制链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7:14 看全部
原文: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翻译:
孔子说:“即使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能,如果骄傲而吝啬的话,那其他方面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解读:
周公是个德才兼备之人,是孔子最崇拜的人物之一。周王朝奠基之初,周武王早逝,临死前他将年幼的周成王托孤于周公。但是,由于西周刚刚建立,各方势力都有些按捺不住,王朝内外都面临着不小的危机。不过,周公却以一己之力平定了各方的叛乱,稳定了社会的局面。同时,他还确立了分封制和宗法制,并着手亲自制定礼乐制度,奠定了周朝的基本政治制度。这对后来的文化、政治等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由此可见,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周公都有着经天纬地的才干。

了解这一点,我们才会对下面的话重视起来。孔子说,即便有这样的才干,如果为人骄傲,刻薄吝啬,也不值得一提。按说,一白遮百丑,何况有周公这样的盖世才华。孔子这样说,是在刻意强调骄傲与吝啬的危害之大。

骄傲和吝啬,难道真的有这么大的危害吗?从本质上讲,傲慢是个人自我意识膨胀,自我评价过高的表现。骄傲的人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对其他人总是不屑一顾,说起话来喜欢贬损讽刺他人。傲慢是人性中既可怕又悲哀的弱点,古往今来,多少人因为它而一败涂地。比方说隋炀帝杨广,他有着态出的车政才能,年纪轻轻就被隋文帝任命为平南陈统帅,并出色完成国家一统大业。在政治上,他开创科举,修订法律,手段不凡。但是,杨广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异常傲慢,看不起任何人。做了皇帝以后,更是好大喜功,狂妄至极,不仅挑衅北方强敌突厥,而且三次发动大车征伐高句丽,企图建立名垂青史的功业。在国内,不顾民力疲惫,开凿规模宏大的千里运河,还在江都和洛阳大兴土木。一件件近乎疯狂的举措,耗尽了大隋的民力国力,他本人也走上了那条自取灭亡的不归之路。

与傲慢一样,吝啬也是危害性极大缺点。所谓吝啬,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小气,吝啬的人也被我们称为“铁公鸡”。具有吝啬心态的人,往往非常计较个人的得失,非常看重自己的财富和利益,为了这些东西可以六亲不认。吝啬的人具有极强的贪婪心,极端自私和冷漠。这样的人必然会被抛弃,最终走向败亡。

五代时期后唐开国皇帝李存勖就败在吝啬上。李存勖在战场上是了不起的军事家,他即位时只有二十四岁,但却先后击败老谋深算的朱温,打败契丹铁骑,灭掉割据幽州的刘仁恭,一手创建后唐王朝。但是李存勖有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骄傲和吝啬。在他攻灭后梁之后,他骄傲自矜,说天下是他用十指取得的,从而抹杀了众将的战功。国家初定,他为了满足贪欲,便大肆收刮州县和藩镇。皇室内府钱财堆积如山,而负责军饷和朝廷开支的外府库却经常枯竭,即便是军情紧急,李存勖和皇后也不肯拿出一点。李存勖夫妇花天酒地,恣意挥霍,而后唐军兵却经常缺粮。为了吃饱壮子,有到山里挖野菜的,有卖妻子丿L女的。军士怨声载道,而李存勖却不闻不问。不堪忍受的士兵发动叛乱,李存勖调兵勤王,但应者寥寥。他自己亲率军队出征,还拿出府库的金帛赏赐给将士。将士们领了赏赐后非常愤怒,骂道:“我们的妻子丿L女都已经饿死了,还要这金帛何用?”出征不久,听说前锋失利,李存勖急忙率军返回洛阳,路上兵士逃走大半。叛军攻人洛阳后,李存勖为流矢射中而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7:47 看全部
原文: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翻译:
孔子说:“读书三年,没想到去做官得俸禄,这是难得的。”

解读:
从这一章也可以看出,孔子重视的是以学本身为乐,尽管孔子办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培养治国安邦的人才。古时一般学习三年为一个阶段,此后便可出仕做官,但孔子更看重的是以学为目的的人。读书学习有求官的念头,难免会有急功近利之想,心有杂念,则难以沉潜下去一心向学。所以孔子感叹:读书而不存出仕求官的念头,很难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2: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2:58:26 看全部
原文: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翻译:
孔子说:“坚定地相信我们的道,努力学习它,誓死守卫保全它。不进入危险的国家,不居住在动乱的国家“天下有道,就出来从政;天下无道,就隐居不仕。田家有道,而自己贫穷鄙贱,是耻辱;国家无道,而自己富有显贵,也是耻辱。”

解读:
在本章中,孔子首先强调处世要以“道”为准则。他认为,只有坚守住大道,才能成就自我。有学问,有信仰,然后依据社会环境发挥自己的能力和作用。时代环境允许,就出来兼济天下;社会动荡,则保全性命,等待机会,此所谓君子不处危邦。这段话,很好地反映出了我国儒士的进退取舍之道。

所谓“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强调的是对“道”的坚守,至死不渝。孔门高徒曾子就是一个“守死善道”的典型。在曾子的一生中,一直都坚守着儒家的道统,为人处世无不谨慎小心,直至病重之时,才发出了一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的感慨,守着自己的信仰走到了最后。这里时'道”,是一种信念,一种精神。如果没有牢固的信仰,人是很容易在纷乱的世界上迷失的。

君子为学,目的是学以致用。有了坚定的道德信仰,才能有正确的政治立场。为了国家和社会大众利益,既不屈从于来自上级的压力,也不会被下面的阿谀奉承所迷惑,更不会贪赃受贿,让金钱玷污自己的名节。到这个时候,就可以出来做官了。

儒家富有政治智慧,特别讲究出来做官的环境和时机。环境的选择原则是“危邦不人,乱邦不居”。所谓'危邦”,是指隐含着极大政治风险的国家或地区,这个国家或地区当时不一定是动乱的。西晋时期,齐王司马間执政,请著名的文人张翰做大司马东曹掾。当时,惠帝暗弱,贾后强悍,诸王觊觎皇权。张翰洞察时事,认为大乱将至,于是托言见秋风起而思吴中莼羹和鲈鱼脍,弃官还乡。时隔不久,齐王司马間兵败被杀,张翰因及时退隐而得免于难。张翰的做法,在历史上被传为佳话。

而“乱邦”则是指已经陷人动乱的国家或地区,这样的环境,不要说施展才能建功立业,而且想保全性命都不容易,所以应而远之。历史上,中国社会多次陷人大动荡之中。东汉末年黄巾起事,之后是车阀混战,向安定富饶的中原地区烽火连天,于是许多明智的士大夫举家迁徙,到相对安定的江南或荆州祸。诸葛亮就从山东迁居荆州南阳隆中。在荆州较为安定的环境中,他不仅成功地保全了自己,而且获得了充足的学习时间和良好的学习环境。高卧隆中数年,诸葛亮修为成才华盖世的英杰。在此条件下,才有后来的刘备三顾茅庐,诸葛出山辅佐,并三分天下的美谈。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说的是当天下太平,政治清明之时,君子可以出仕,一展自己的才能,造福于天下。若是天下无道,政治混乱,君子就应隐于世,在保全自身的同时,传道于后学。也就是说,君子隐现虽是可变,但是''道,不能废,学不可弃。君子或隐或现,应以天下是否有道而定,不应以个人的功绩作准。“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若想理解这句话,关键在于这个“耻”字。在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就应积极地人世,为民众贡献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倘若没有这样做,那就说明缺乏责任感和仁爱之心,而且德行才能都不够。因此而处于贫困低贱之中,那是非常可耻的。在国家无道、政治混乱的时候,趁乱谋取富贵,也是可耻的行为。

孔子的这段话,在我国历史上有着深远的影响,并且还将继续发挥影响力。他在本章中所阐明的个人在学问、信念、操守以及人世等方面的态度,为人们面临重大人生抉择时,提供了正确的指导,是极为高明人生智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7 13: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7 13:00:58 看全部
原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翻译:
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考虑它的政务。”

解读:
因为鲁国当时是三家专权,季氏、孟孙氏、叔孙氏,这三家专权。三家大夫把持朝政,鲁国国君没有地位,没有实质的权力,那就是搞错了,所以民心不服。在上位的人都不依礼行事,都僭礼而行,所以人民当然也就不服了。孔子讲这个,他其实是含有一个意思,说应该把三家的权力收回来。权力一国国君所有,这就正常,不能够把持在大夫手中。可是这个话他不能说,因为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要讲得太具体了,说你要怎么样把那三家的权力收回来,那完了,这就是谋其政,这就会什么?引来社会的不安。所以孔子只是讲一个理论,你自己去悟去。但是孔子在之前,他曾经做过鲁国的大司寇,那是大夫,是一国的宰相,那时候他就谋其政,他在其位就谋其政,所以你看看,他建议国君进行堕都,就是把那个三家他们各自的城墙都堕下来,消弱三家的势力,逐渐把权力收归国君所有,这是谋其政。他做大司寇的时候他这样干,不做的时候他就不干,也不给你具体建议,只是告诉你一个理论,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这是懂得进退。

孔子的这句名言,成为后人修身齐家、为政治世的法则。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涉及“名分”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不在其位而谋其政,就有僭越之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是要“安分守己”。为维护社会稳定,就要有规则和秩序,这是一个有用的管理学原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白澈 发表于 2019-5-20 20: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澈
2019-5-20 20:06:01 看全部
原文: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翻译:
孔子说:“从太师挚开始演奏,到结尾演奏《关雎》乐曲的时间里,美妙动听的音乐都充盈在耳边。”

解读:
根据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记载,这件事情应该是在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后发生的,这是他在听到鲁国乐师挚演奏完音乐后的评价。在乐师挚演奏的过程中,孔子一直都听得很认真,甚至还有些如痴如醉。听完之后,还发出''洋洋乎盈耳哉”的赞美。不难想象,当一首内涵丰富、演奏手法多样,而且声音又很美妙的乐曲在耳旁响起时,它会带给我们多少美好的感受。这种美妙乐曲,会让人不知不觉陶醉其中。

在传统文化中,作为礼乐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音乐并不是单一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不仅可以陶冶人们的性情,提高人们的审美情趣,还能引导人们向善,是礼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而且,乐和礼又是紧密相连的,代表着深厚的文化和思想。在西尚时期,在有礼仪仪式举行的场合,必须有人奏乐。比如在祭祀礼中,庄严肃穆的仪式必须配合中正平和的乐曲;在飨宴礼中,就要演奏轻松快乐的乐曲。不仅如此,还要根据人们的身份、地位选择不同的礼仪形式和音乐,这就是礼乐制度。

孔子一直都在为恢复礼乐制度而努力,并将''礼乐”作为自己教育弟子的重要内容。在他看来,音乐不仅是艺术的一种高级表现形式,它还是和谐的体现,真、善、美的统一体。只有经过这种音乐的熏陶,才能让人们知礼、懂礼、守礼、护礼。孔子的这一思想,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历朝历代的皇帝大臣,都重视乐的作用,无不倡导醇正优雅的音乐,并对靡蘼之音保持高度警惕。

东汉初年,大臣宋弘向朝廷推荐桓谭,认为他学识广博,人才难得。光武帝信任宋弘,便任命桓谭为议郎、给事中。桓谭擅长弹琴,奏出的乐曲美妙轻柔。光武帝听后十分喜欢,每次宴会总是叫桓谭弹琴助兴。宋弘知道后很不高兴,认为这音乐不够庄重,对桓谭很不满意。有一天,宋弘身穿朝服,坐在大司空堂上,派人去叫桓谭。刚从宫中退出的桓谭来到大司空府堂,宋弘便责备道:“我推荐你做官,是希望你能用道德学问辅佐君主,但是,现在你竟然给皇上演奏郑卫之声,损害雅乐,这可不是忠正之士该做的。你打算自己改正,还是等我依法纠举你呢?”桓谭一听,便赶忙叩头认错,宋弘教训他很久,才让他离开。后来,光武帝宴请群臣时又叫桓谭弹琴。桓谭不敢不弹,但因宋弘在坐,非常不安,怎么弹也弹不好。光武帝很奇怪,就询问桓谭。桓谭不答,宋弘便离开座位,站起来向光武帝陈说其中缘由。光武帝一听,立即收敛神情,向宋弘道歉,并免去了桓谭给事中的职务。

在古代社会里,音乐有着制度性的意义,并被朝廷用来端正人心,敦厚风俗,希望借此教化民众,达到以乐治国的目的。所以,对庄重平和、悠扬和谐的雅乐十分推崇,而对轻浮萎靡的音乐持反对态度,甚至加以禁绝。在本章中,孔子赞美的“乐”,就是充满和谐意蕴,能够端正社会风气的雅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123国学网 家是我们永远的信仰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010-8886640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邮箱:www123guoxue@126.com ICP备案号: ( 京ICP备18019101号-2 )
Copyright © 2001-2019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